【抗疫日记】为了抗疫 我刚出生的孩子亦不能见父亲一面


2020.04.1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diary-wc diary-wc
AFP

2020年4月14日  香港  晴

今年2020年是我最难忘的一年,去年底湖北省武汉市卫健委首次通报肺炎疫情,表示该市发现了27宗「病毒性肺炎」病例,其中7人病情严重。但通报指,未发现「明显人传人」证据,这个时候我正在怀孕8个月,听到中国当局指未出现「明显人传人」证据,即时松了一口气,心想未至于17年前「沙士」那么严重吧,我照常到餐厅用餐,而且上街亦未有戴上口罩。

但在不足一个月,武汉新冠肺炎的疫情不断增加,更出现死亡个案,各省市亦陆续出现确诊病例,同时香港愈来愈多人从武汉回来,均出现新冠肺炎的症状,令我怀疑大陆当局指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的说法,及觉得大陆隐瞒大幅上升的确诊数字,我当时临近分娩日子,每次到医院覆诊都心惊胆跳,怕自己得了肺炎,造成一尸两命。

直至一月底, 一直强调新冠肺炎「可防可控」的国家卫健委武汉肺炎专家组成员、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主任医师王广发亦自称患上新冠肺炎。他的一句「可防可控」真的害人不浅,令到很多民众未有加强防疫意识,以致疫情一发不可收拾。

其后,我入院分娩了,看到香港疑似肺炎个案不断增加,我在留院期间,看新闻直播,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指由于疫情加剧,将疫情宣布为严重级别,整间医院的医护即时紧张起来,院方亦加强戒备,所有亲友都谢绝探访,以致我刚出生的孩子亦不能见父亲一面,整间医院的医护及病人都人心惶惶,怕好像当年「沙士」的翻版,医院出现大规模感染。

直至我出院时,新冠肺炎疫情已经失控,武汉每天亦有数千宗确诊个案,直至武汉封城,香港的确诊数字亦不断上升,香港政府在医护罢工后、在群众压力下,才对大陆封关,但是疫情已在香港蔓延,其后疫情传到西方国家,多国疫情亦失控,香港不断有海外回来的留学生确诊,香港政府仍然「慢几拍」,又是在市民多方面的压力下,才作出封关的决定。

2020年2月,由于香港市面的口罩供应不足,大批市民为了防疫,在商店外大排长龙等候买口罩。(黄乐涛 摄)
2020年2月,由于香港市面的口罩供应不足,大批市民为了防疫,在商店外大排长龙等候买口罩。(黄乐涛 摄)

我由孩子出生至今两个多月,除了带孩子覆诊外,一直坚守在家,不敢外出,孩子几个月亦没有接触太多的阳光。市民一窝蜂「盲抢」口罩,市面一片愁云惨雾,死城一样。一场新冠肺炎的疫情造成百业萧条的景象。天灾固然可怕,但是人祸更可怕,明明病毒是可以人传人的,一句「可防可控」,大陆没有新闻自由,在媒体协助当局隐瞒疫情下,最终中国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更连累全世界。

而香港政府更是可笑,明知大陆正在病毒大爆发,却一直不肯封关,其后外国又大爆发,又是到了最后一刻才封关,就港府的错误决定,令到不少香港人受苦,受到感染。而我确不太相信政府的防疫措施,现在4月仍坚守家中避疫,唯有自求多福吧。


记者/黄乐涛_于香港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