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揚的電影新作《盲山》

中國農村拐賣婦女問題嚴重﹐大陸導演李揚最近在紐約推出其新作《盲山》(Blind Mountain)批判在官官相維及人口販子的勾結下﹐被拐賣的婦女多年也逃不出偏遠的山村。(紫竹報道)

2008-04-04
Share


李揚在紐約。(RFA/紫竹)

四年前以一部批判大陸煤礦問題的電影《盲井》而獲得柏林影展銀熊獎的大陸導演李揚﹐近日推出其新作《盲山》(Blind Mountain)來剖析大陸農村拐賣新娘的歪風。

李揚的第二部劇情片《盲山》以寫實的仿紀錄片的風格,在陝西的一個小鎮取景並起用非職業的農村演員和影壇新秀黃璐,來講述四川一名叫白雪梅的大學生被拐賣到農村的悲慘故事。

現在是紐約哥倫比亞大學駐校藝術家的李揚憶述當初想拍攝《盲山》是因為在二零零一年從德國留學回國﹐對於中國巨大的經濟變革和人們的價值觀念的淪喪感到十分震驚。李揚想不到古老和封建的人口販賣勾當居然還在大陸出現。導演表示拍攝《盲山》更想批判人們難以跨越心靈上的盲山﹐在官官相維的農村和人口販子的勾結下眾多被拐賣的婦女多年也逃不出偏遠的山村。

李揚表示婦女拐賣問題在大陸改革開放初期甚為猖狂﹐因為大量的農村婦女到城里打工﹐令村子的單身漢難以找到老婆。他說﹕這個社會問題在九十年代比較嚴重﹐當然現在還有﹐不過沒有那麼嚴重。因為各種的情況都變好。改革開放的時候﹐大家都想出去工作賺錢﹐走出山裡﹐走出自己的環境。有很多女孩子輕信別人給她找工作﹐就被騙。而且當時一個特殊的情況是中國的電訊不發達﹐城市和家庭都沒有電話﹐何況農村。所以當時的情況是特別嚴重。

由於人口販子與農村的幹部和村民勾結﹐令營救被拐賣的婦女尤其困難。不少被拐的婦女由於被強暴和生了小孩﹐基於羞恥的心理都不敢回娘家。而公安則常常以不想干涉家事和造成另一個家庭悲劇為借口不想介入﹐令搶救異常困難。導演指出被拐賣的婦女的人數多得數不清。

李揚說﹕很難統計﹐因為當地的派出所、村民、村幹部不配合的話﹐是很難統計。再者﹐好多的婦女在農村一待就是十年八年。根據公安部的數據﹐在一九九一到九五年期間﹐被營救的婦女就有八萬零五百五十人。那麼沒有被搶救的就不知道。因為搶救是很困難的﹐必須有線索﹐被拐賣的婦女要通過任何渠道通知家人她在那個地方﹐要不然沒法追查。現在變成是集體犯罪、集體包容。所以我這個電影就是要批判人性的冷漠和自私,對他人的不關心。

從《盲井》裡草管人命的大陸煤礦到《盲山》所批判的人口走私犯罪﹐李揚一直關注中國最邊緣的低下階層。他說自己不會像某一些大陸的導演一窩風的去拍古代帝王將相、與現實不沾邊的故事。李揚說﹕在改革開放中﹐最大受損害的就是這些底層的人。他們從農村出來﹐出賣自己付出勞動力﹐獲得到是最少的。我關心他們因為畢竟他們是中國的大多數﹐而不是少數的精英。精英有太多人去拍他們的馬屁了﹐我就不用去了。

《盲山》以四百多萬元的低成本拍攝﹐這部嚴肅的藝術片去年先後在廣東、北京和香港上映。雖然大陸公映的版本曾作出四十多處的刪改﹐並把結尾改為大陸公安把被拐賣的婦女救走的大團員結局﹐導演表示《盲山》可以與大陸觀眾見面已經很高興。

李揚指出雖然近日出現廣電總局打壓《色戒》的大陸影星湯唯和《蘋果》的導演李玉等被列入黑名單事件﹐但他認為大陸的審查制度比五年前他的首部電影《盲井》被禁已經有進步。他認為《盲山》在大陸沒有被禁是因為影片是對於人性和道德淪喪的批判﹐而且拐賣婦女的消息在大陸的新聞媒體已經披露。

李揚笑說自己現在已經學會豁達的看待審查問題﹐他說“《盲山》至少沒有被槍斃。”他說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或民族都會一直往前發展﹐但依然會有倒退。電影經過修改後終於可以與大陸的觀眾見面﹐並引起很大的反響﹐這也達到了他拍電影的目的。

李揚正在籌拍其《盲》系列的三部曲﹐下一步新片的片名暫定為《盲流》﹐他將會把目光投射到在大陸城市里兩百萬的流浪兒童。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