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云书评:司徒华回忆录 《大江东去》

今天想跟各位听众介绍的一本书,可以用「火辣」来形容,因为当中的内容近日已成政界中的热门话题,这本印发了六千本的书本周三推出后,便立即要加印出售,个中原因很简单,因为这本书就是香港支联会已故主席司徒华的回忆录《大江东去》。

2011.07.2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Szeto_book240.jpg
已故支联会主席司徒华回忆录《大江东去》,将于周三推出发售。(司徒华家人提供)


这本回忆录的萌芽,据书中记载是司徒华一九九六年往加拿大多伦多跟聚居海外的亲人一起见面时,构思而成,但是,华叔心愿未偿便已仙游,故此,回忆录能够付诸印刷,除了依据华叔生前接受侄儿工作的电视台进行连载式的访问外,还包括他过去亲自撰写过的书稿及录音等。

由于资料来源的隐密性,一直不为外界所知,甚至华叔数十年争取民主的战友也谓未有所闻,而爆出的消息更是惊人包括「华叔曾加入共青团」,又「想加入共产党」,故翻阅这本书时,不难令人瞄准方向,欲看清楚这位生前一直争取民主并严斥共产党苛政待人的司徒华,是否真如其亲人口中谓「司徒华要求加入共产党」,甚至「已加入共青团」的记述。

然而,在翻阅整本书时,读者不难感受到司徒华热爱自己国家民族之情。年少时,他已渴望新中国的出现,以致他的所言所行,均往这个方向而努力及发展,即使两名妹妹的升学前景也受司徒华的指示,哪管当时中国境内进行大跃进,学生也要被迫停学下乡工作,但华叔仍著两妹妹在中国境内继续读大学。此外,华叔的一家跟中共扯上千丝万缕的关系,除了弟弟司徒强出任新华社外事部副部长外,他的妹妹后来也被安排在一个左派组织工作,自己亦可以跟不少干部级的领导见面。但是,一场八九民运,司徒华对共产党藏著的那股妙微情怀,终于彻彻底底的破灭。

回说书中首先记录司徒华加入共青团的说法是这样的「一九四九年九月,廖一原介绍我加入新民主主义青年团,秘密的宣誓仪式后,我成为中共组织的一名成员。新民主主义青年团,是中共领导的青年组织,在一九二一年和中共同时成立,叫社会主义青年团,后改名共产主义青年团;建国前,配合中共提出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又改称新民主主义青年团。据团章规定,青年团是中共的助手和后备军。」

书中内容有徒华「加入」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并进行过「秘密的宣誓仪式」,就「成为」了中共组织的一名成员。可是,细阅司徒华执笔的文稿,读者不难发现,司徒华喜欢仔细描述过程及就一些事情作出原因解释,但是,在此重要的一笔,却以极简洁的笔触完成,再者,倘有执笔写书经验的人,不难猜想新民主主义青年团的历史可能是编辑后期补充材料。换句话说,司徒华倘真「成为」共青团的团员时,他在「加入」其前身即新民主主义青年团时,是否清楚知道这个团跟中共的关系﹐书中未有交待。

再者,华叔是否真的「成为」共青团的成员,也许可从书中这段文字感受一二。文字是这样纪录「加入青年团,是源于我青少年时代就开始的政治理想,现在竟然因一个随口而出的谎言而消逝。我决定作最后的努力,先后找介绍我入团的廖一原,和在新华社香港分社工作的弟弟阿强,委托他们打探组织对我若即若离的原因。」

最后,细佬司徒强向上司寻求协助,终成功安排华叔与当时《文汇报》社长兼港澳工委常委孟秋江,在澳门秘密见面。虽然,孟秋江答应把华叔在《学友社》被赶出来且遭盟友诬告的委屈的申诉材料带回去,但是,一场文革,孟秋江亦被批斗,最终更跳楼身亡。

书的另一章又记述了中英就香港前途问题谈判期间,当时任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许家屯著新华社副总编辑林风邀请司徒华加入共产党,但是,华叔当场拒绝。不过,中共未有因此中断与华叔的接触。华叔在回忆录提到「许家屯对我是有厚望的,可能列为培养对象,甚至是,如果听话些,将来有可能做行政长官」。书中更提及,新华社香港分社副社长李启新在一次内部讲话中曾表示:「司徒华应该可以成为香港的李光耀」。

司徒华与中共的关系,在整本书里,不难感受到有一种若即若离之感,俨如游走于天堂与地狱之间,再看到细述中共渗透工作的缜密,更不难有惊心动魄之感。不过,华叔加入共产党的讯息,在新书发布当天便被记者锲而不舍追问,负责回应传媒的司徒强就先后就上述问题这样回应

「加入共青团,你看过本书便会知晓,书里有讲。过去无透露,突然讲,也不足为奇!」

但是,司徒强最后在书商职员及其媳妇王慧珉先后打断并带离现场,出版商纵使曾表示书出版前要经过牛津大学一个包括校长在内的独立委员会查看,此外,出版社亦按合约赋予的权限曾索阅华叔的资料等。不过,却未有仔细交待那部份的资料,故此,答案迄今仍是一个谜。不过,可肯定的是,华叔的手稿、声带及其他资料等材料,将会公开,可是,却是在二十或五十年以后的事。

「为何要分二十年或五十年才公开?是因为有些人现时仍在生,所以,你需要念及对方的私隐。」

那些资料届时才公开?司徒强没清楚交待,但是,他说,自己对黄雀行动中有些资料也不知晓,而这些数十年后才公开的资料将会交予一个学术机构的处理,是那一所学术机构?还须拭目以待。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