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樂偉書評】 《帝國:大英世界秩序興衰以及給世界強權的啟示》


2016-02-05
Share

今天的國際社會以民族國家為主導,要建立由16-17世紀的歐洲帝國似乎有點不可思議。然而,近日「一帶一路」成為熱話,不少學者均指當代中國似乎想重建新的朝貢制度及華夏帝國。借台灣前經建會主委秘書曾昭明語,「一帶一路」及早前的亞投行為中國「新興資本帝國集結號」,指出今天的「一帶」是德國陸權的面向,但「一路」卻屬英國海權面向。假如由此進路出發,重讀知名史學家尼爾.弗格森(Niall Ferguson)的著作《帝國︰大英世界秩序興衰以及給世界強權的啟示》(Empire: The Rise and Demise of the British World Order and the Lessons for Global Power),便有一定意義。

根據弗格森的理解,大英帝國作為一個歷史上其中一個幅員最廣、經濟實力最強的歐洲帝國,是今天全球一體化的基礎及推動者。弗格森以生動的擬人手法,將大英帝國的不同面向代入為不同的角色︰有帶動商品全球化的海盜、帶動勞力市場全球化的莊園主、帶動文化全球化的傳教士、帶動政府全球化的官僚、帶動資本市場全球化的銀行家,以及因著戰爭全球化最後成為破產者。弗格森在書中暗示大英帝國的存在及興衰也許有一定的瑕疵,但他在序章中質疑假如沒有大英帝國,國際社會是否就有一條不比大英帝國文明的全球化道路?明顯地弗格森認為沒有,反而大英帝國及其延伸美國,正正是國際社會走向文明之路的先行者及捍衛者,甚至在書中末段認為帝國的存在似乎是一種國際化政府行之有效的方式。這樣觀點與霸權和平論(Hegemonic Peace Theory)如出一轍,亦往往被一些學者視為美國須要肩負世界警察重任的依據。

當然,國際社會是否需要一個世界警察是另一個議題,但帝國的特質以及不同面向是否適用於形容今天的中國外交政策卻是這次希望帶出的重點。根據研究帝國的學者如Ashley Jackson及Stephen Howe的框架,中國在歷史上都是一個帝國而非民族國家,例如相對多元的文化及族群在單一的政體下存在,帝國本身既是一個文明體系及知識體系,也是一個被建構的身份來概括治下不同的臣民及地方,因此帝國治下多元而且不穩。以古代中國為例,嶺南地區的文化與黃河地區的文化不盡相同,在中央政權以外也有百越之地或南粵國的存在,而這些文化傳統有部份在今天也一直保留至今。因此,以帝國形容中國管治實非貶義,只是一個特別的政體模式及政府 – 社會關係。

從涉外關係而言,華夏帝國也一直有著大英帝國那「傳教士」及「海盜」的面孔,「天下」的概念以「文明 – 蠻夷」為依歸,經濟擴張同時以文化作為扶助「教化」萬民,藉此建立一個以華文化係中心的中華帝國系統。而古代的陸上及海上絲綢之路正好承擔著這個角色,漢唐後先多次以絲綢之路通西域並接納西域社會來朝,宋明則以海上力量開拓東南亞市場。因此,古代的一帶一路本來是以經濟貿易改變文化及地緣想像的帝國政策,透過絲路改變中華帝國本土與周邊國家的地緣想像,建立一個有序但鬆散的中華帝國。如此觀之,今天的「和平發展」、「一帶一路」似是中國希望重拾古代的帝國外交政策。

當然假如從弗格森的觀點出發,一個帝國的興起對國際社會而言不一定是壞事,但從現實主義的角度出發,當陸權國家希望獲得海權或挑戰當時的海權國家,最終結果往往是一場戰爭。特別是今天的中國不再是以帝國的方式管理內政,而是走向西方民族國家化的管治體制。一個被西化的華夏帝國重新崛起是福是禍,相信會是今後西方學者要思考的問題。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