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看书】李建军评《香港民族论与中国的体制未来》

2014-09-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大学学生报编辑﹕《香港民族论与中国的体制未来》
香港大学学生报编辑﹕《香港民族论与中国的体制未来》

 

在今年二月,香港大学学生报以「香港民族,命运自决」为封面标题,提出香港人是一个民族的论述,一石激起千重浪,引起香港社会对香港人是否一个民族的讨论。

往后,香港大学学生报纵使编辑委员会换了内阁成员,都仍然继续有涉及香港人自主身份的专题,引起香港知识界的注意,甚至引来亲北京报章如《文汇报》发表评论员文章,重点抨击香港大学学生报这一连串的报道和文章,不单引起香港内部的注意,甚至亦引起了北京的关注。

由于香港大学学生报这一连串讨论,已经不单引起港大的震动,而是成为香港公众关心的议题,香港大学学生报亦将「香港民族,命运自决」专题内其中四篇文章,再加上五位特邀学者所写的文章,编成一本《香港民族论》的书。这五位被邀撰文的作者,包括台湾中央研究院台湾史研究所的吴睿人博士、前香港政府中央政策组全职顾问,以及《信报》主笔练乙铮教授、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孔诰烽教授、本身正于中文大学社会学系从事本土历史相关研究工作的徐承恩医生,以及已经移居加国的资深时事评论员苏赓哲。

在港中之间关系进入低点的时刻出版这本书,固然再度引发震撼。而五位学者所写的文章,当中吴睿人和练乙铮两位,不约而同提出公民民族论来界定香港民族身份,这颠覆了一般香港人,甚至中国人对香港人身份的论述。中国在大部分情况下,除了回族因宗教不同,纵使有汉族血统仍自成一族外,大部分情况下,都以血统来界定民族成员。亦因此,中共不断推出「血浓于水」等血统主义浓厚色彩的政治论述作政治统战。而公民民族论的出现,不单会影响中共对香港的统战策略以及成效,就算对台湾的统战工作,亦会有一定程度的影响。因为独派一直以来,都无法于中国和台湾之间长久的文化渊源作出切割,所谓的「去中国化」一直未能成功。而「公民民族论」若广泛受到接受,就大大解决了两地独派理论一直以来未能解决的盲点。

但「公民民族论」能否令上海等城市都有类似的「民族主义」思维,《香港民族论》其中一位作者徐承恩医生在接受本台记者访问时表示有保留,因为香港和台湾与中国之间都有一条清晰边界,台湾和中国更长期处于敌对状态,当这种状态维持了两三代,双方相互了解越来越差时,就会出现另一种民族意识,而上海由于已经取消了租界,就很难维持这种条件。

徐承恩说:上海由于开放,上海与中国其他城市的人民是有相互往来,因此,就不存在一种隔阂。但台湾和香港有一条边界存在,其中台湾与中国之间更是一海之隔,双方亦维持敌对状态,双方人民难以自由往来,当这种状态维持两三代,就会出现自己的民族意识。

当然,上海、广东等地会否受香港、台湾的启发,由「公民民族论」做出发点,提出自己的民族论述,这有待时间验发。毛泽东年青时都曾经提出湖南独立论,这种论述对个别中国省市并非没有吸引力。但如果中国的民族界定,并非以血统界定,而是文化、公民社会等来界定,中国当局现时一味靠高压的做法,不单会在新疆、西藏等地踢到铁板,在香港、台湾等地,甚至中国个别省市都会踢到铁板。中国如果想维持统一,一个新民族界定方式,以及尊重不同民族文化的政制和管治方式,似乎肯定是刻不容缓的议题,否则,连汉人为主的地方,亦都只会与中国越走越远。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