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韬书评】《末代王朝与近代中国︰晚清与中华民国》

2019-01-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本书作者专门从事太平天国硏究,从太平天国起谈论近代中国的历程。相当多的内容中都没有特别独到的看法。本来值得期待的是,作者用了一些篇幅谈到香港及台湾。不过,可惜的是,他几乎完全接受了中国主义中国史观,因此作者的用辞都不经意地运用了中国习惯的说法。例如,他会用香港回归中国的说法。作者认为此书的特色在于从「南方边境吹来新时代之风」的视角去看所谓的中国近代史,因为太平天国、辛亥革命及共产党革命都从南方吹起,其实亦没有甚么新意。

当然,作者对所谓中国历史的诠释有别于中共历史学家,换句话说,他不接受中共的近代中国史观。他正确的指出,中共将中国近代史的终点及现代史的起点同时放在1919年的五四运动。事实上,这是配合马列主义关于帝国主义的论述,中国人在1919年始得到启蒙,而这也是共产主义在中国发芽的开端。作者则认为近代史结束于中日战争爆发前后的1936年。这跟日本一些历史学家雷同,因为中国是在日本的侵略下才发奋图强,摆脱旧社会。另外也有一些在论述不同的方式,例如,作者在谈到满州国的时候,不会用中国史家会用的所谓「伪满州国」。

或许读者最有兴趣的应该是他谈及的香港及台湾,对作者而言,香港及台湾都属于所谓的中华世界。两地跟上海一样都是「地处中国世界的边缘地带」,「接受外国的统治」并在「与异国文化交流下累积而成的社会」。因此,作者似乎认为香港及台湾最终回到中国怀里似乎属于正常的事情。但这样的思维忽略了香港及台湾的独特性。

作者完全忽略蒋介石政权统治台湾的正当性问题,故此,他不经意地接受中国历史家的用语,并套用蒋介石所谓「接管台湾」之说法,但其实蒋介石只是接受盟军委托暂时托管台湾而已。作者亦没有谈到有关「旧金山和约」等文件或条约的具体历史意涵,对当前台湾面对的历史问题亦没有深刻的研究。另外,作者虽有谈论到「雾社事件」等跟原住民有关之事件,但却完全忽略原住民以往作为福尔摩沙主人的事实。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作者似乎十分重视鲁迅在不同事件中的角色,似乎是用鲁迅来贯穿1919年以后的历史陈述。作者更是用了「鲁迅的遗言与日本人」为结尾,这显得非常的突兀。书中没有独立一章作结论而只有一页的「二十一世纪的日本与中国」一节作为结语,甚是可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