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看书】吴亦桐评《无声入侵︰中国如何将澳大利亚变成傀儡国家》

2018-03-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澳大利亚新书《无声入侵︰中国在澳大利亚的影响力》(Silent Invasion︰China's Influence in Australia)于上月26日正式发行之前,中国官方对此书已表震怒,本月1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例行记者会上,批评该书「对中国恶意炒作和抹黑攻击」。

官媒《环球时报》亦随当局意向而动,在文章表示「澳大利亚这艘好船,应该把汉密尔顿,还有那些污染我们思想的其他垃圾一起扔下船」。《环时》在抨击文章中使用了该书的原名《无声入侵︰中国如何将澳大利亚变成傀儡国家》(Silent Invasion︰How China is turning Australia into a puppet state),我更喜欢锋利直白的原书名。

在过去的两年里,我的报道中,包括澳大利亚人士阻击中共红歌会、中共购买达尔文港、和透过一些特殊人物向澳大利亚政界提供政治献金的新闻,接受我们的采访的嘉宾,都指向新闻背后的「操控之手」,但也因报道的碎片化,无法形成最直接的证据链。

而汉密尔顿教授的这本书系统地记录了许多特殊人物,包括不能公开背景和中共有密切联系的亿万富翁、扮演北京喉舌的媒体从业者、被洗脑的爱国学生、以及亲北京的社团人士」,这些人全方位渗透澳大利亚公共生活,数千名中国间谍涉足政界、学术界、商界、教会、社会团体。翔实而完整地形成证据链。

汉密尔顿在描述的每个事件都清晰对应当事人,这比不指名道姓更加有说服力,也代表了学者坦诚的态度;本书列出了四十多位为中国政府工作的前任或在任澳大利亚政治人物。比如鲍勃‧霍克和保罗‧基廷,汉密尔顿写道「在这些人的政治生涯结束后继续前进,成了中国的可靠朋友,穿梭于两国之间,与顶级的官员和企业大享们混在一起」。

这本书还详细列出了一张澳大利亚华人学者的名单,这些人将潜在的重大国家安全研究,从澳大利亚的一些大学转移至中国军方。这些研究所针对的是包括太空、人工智能和计算机工程在内的敏感领域。笔者去年曾读过《悉尼先驱晨报》一篇关于中国军事院校藉著与澳大利亚的合作项目,借鉴或系统性剽窃大量技术。在汉密尔顿的书中,你会发现这是冰山一角,是一个酝酿已久将澳大利亚打造成中国后花园的整体计划中的一小部分,北京与世界的联结中,学术交流是中国最为常用的安全保护罩。

汉密尔顿在书中,还揭开了澳大利亚华人基督教会的潜流暗涌,2014年堪培拉华人卫理公会教会发表声明称,习近平的崛起是上帝的意旨。

不过,本书中我最喜欢的部分,是一章名为「北京鲍勃」的描写,生动和有著无处不在的讽刺意味。曾在工党的党内会议中,推广激进亲中立场的前任工党外交部长及新州州长鲍勃‧卡尔,2015年被委任为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研究院首任创始院长,而该研究院是由华人亿万富翁黄向墨出资180万澳元创办,黄向墨是澳大利亚和本书中政治献金事件中绝对的主角。在汉密尔顿的笔下,黄向墨身居影响力网络中心,这个网络贯穿政治,商业和媒体。

对此,汉密尔顿在书中毫不留情写道︰一个由北京支持的宣传机构伪装成一个合法的研究机构,其最终目标是提高中共在澳大利亚的政策方面和政界的影响力。由一所致力于学术自由的大学所主办的组织被金钱欲望所困扰,并由一位前政治人士担任院长,他看不到自己已成为北京的一笔宝贵资产。

笔者透过邮件与汉密尔顿教授取得联系,他告诉我澳大利亚的一些出版商已经做了自我审查,先后有两家出版商中断该书的出版计划,他亦回应了外交部的攻击。

汉密尔顿说︰中共统战的目标是在主流社会和华人移民社区都赢得「朋友」。政治家和学者们是被施加影响的首要目标,其中很多人已经倒戈成为中共的代言人;中国政府在其宣传影响力上取得了巨大进步,澳大利亚很多有影响力的人现在主张我们应该和美国保持距离而接近中国。但很多澳大利亚人开始理解允许中共在这个国家拥有如此大影响力会带来的危险;中国外交部对我的书的歇斯底里的反应是为了在中国国内进行宣传的目的。对于世界其他地区,北京的尖锐反应恰恰显示中共试图在掩盖什么,我的书揭露了中共的诡计。

就在笔者筹划这篇书评计划时,在悉尼组织发布会的澳大利亚前华人议员胡煜明,3月20日入境上海时被拒并遭直接遣返。胡煜明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应该与《无声入侵》相关。他赞赏汉密尔顿和Hardie Grant出版社逆境而行的勇气,亦希望本书成为西方国家审视中共独裁制度的读本。

胡煜明︰中共害怕见不得光的东西暴露在阳光底下了,这本书里面最主要讲的就是中共在海外操作的一整套完整步骤,我相信现在还在进行,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就是非常典型的例子,虽然他(汉密尔顿)focus 的是在中共在澳洲(澳大利亚)的渗透,但我觉得这本书所揭露不光是澳洲(澳大利亚)的现象,是非常普遍的在世界很多地方都存在的现象,现在还有不少人没有感觉到共产主义的邪恶程度在哪里。

也许华春莹抨击该书时说出的「轻舟已过万重山」正是中共当局攻城掠地后的得意写照,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德国前总理施罗德早成北京常客,德国前总统武尔夫和前副总理吕斯勒,都悄悄入职中共背景的机构。昔日的政治明星冒著声名狼籍的风险,与北京达成各取所需的契约,在民主、文明与专制和野蛮的对垒中,到底是什么样的筹码收买了这些灵魂?我想从汉密尔顿的书中,从中国外交部的暴怒中,从官媒的谎言中,从西方绥靖政策的退让中、以及西方渐次的惊醒中寻找答案。如果你不希望面对「坏果子遍地」的世界,请看到《无声入侵》,捍守家园和秩序不仅是学者的职责。

本书作者汉密尔顿(Clive Hamilton)是来自澳大利亚查理斯特大学(Charles Sturt University)的一名公共伦理学教授。这本让北京不高兴《无声入侵》已附加一份建议书提交给了澳大利亚国会情报和安全委员会。汉密尔密也透露本书的中文出版正在接洽中。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