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思行书评】《管治之失:香港奋力求存》

2018-08-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曾经在香港回归前,担任港英政府在1989年成立的中央政策组首席顾问的顾汝德(Leo Goodstadt),自言每当离开香港,总觉得自己身在异乡。他表示,毕竟除了香港,对别的地方不是很了解。正是由于他对香港甚为了解,在他的新书《管治之失:香港奋力求存》(A City Mismanaged: Hong Kong's Struggle for Survival),就一矢中的地指出,香港回归短短20年,由一个繁荣的殖民地,变成一个需要「奋力求存」的特区,原因是历任特首和许多司、局长,在过去都作过不少值得商榷或者可谓错误的决定,而他们又非常抗拒去将这些错误的政策纠正过来,因而令市民在生活和工作上很多重要领域都饱受痛苦。

方思行看的是英文版,因为并未有中文译本,只有中文书名。

作者语带讽刺地说,要管治好香港其实并不艰难。香港人在回归之后,面对多番威胁,包括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03年的「沙士」、07年的环球金融海啸和在大陆的港资工厂倒闭潮,甚至14年的大型示威与占领行动,但香港经济仍然稳步向前,商业利润有可观的增长,例如利得税占政府收入的比例在过去20年,从20%上升到25%。政府丰厚的财政储备高达9,360亿港元,几乎是97年的两倍。只是负责管治香港的官员,包括特首本人的表现未逹标准,令香港变得面目全非。

顾汝德整本书,其实都将香港管治的缺失,归咎于政府的领导班子。自从2002年政府实行「问责制」之后,顾汝德认为,多位特首的不足就更为突显,因为政治任命的高级官员资格,一般都不怎么令人信服。

顾汝德在书中毫不客气地评论每个特首的缺点,认为董建华政治才能不足,面对亚洲金融风暴,他的紧缩财政政策,令香港大部份家庭收入下降、住屋状况恶化、医疗及教育开支上升等。最后也得公开承认,因为他的个人决策,令市民受苦。

董建华下台,并没有令香港从他的错误管治方式中转过来。接替董建华的曾荫权,顾汝德认为他偏帮商界的决策,令他诚信破产。不能保持政治中立、捍卫大众利益,成为他的污点。其中一个例子,是他坚持停兴建居屋,避免影响私人楼宇价格,包括他自己的物业。他亦没有办法回应社会大众对贫富悬殊恶化产生的广泛不满。

对于第三任特首梁振英,顾汝德说从他第一天上任已经无取得公众的信任,大众认为他并不认同香港的核心价值。因此,但凡他提出的任何建议或决策,都遭到社会人士反对。梁振英认为自己与中央政府和领导人关系比前两任特首都密切,但事实并非如此。2015年他到北京汇报工作时与中央领导人的座位安排,以至他每次访问北京,需要由国务院港澳办安排,都显示他在中央眼中,并不如此般亲密。最终,他无法如愿连任,只做了一届特首便黯然下台。

第四任特首林郑月娥去年接受任命后的首次公开致辞中,顾汝德认为,点出了香港的管治缺失:政府表现差强人意、制定政策者与公众的意向脱节。因此,这位特首指出,香港需要「管治新风格」,政策要更贴近市民的期望和渴求。

不过,顾汝德指出,林郑月娥错判了香港面对的挑战。林郑月娥在她的选举政纲中承诺,会针对管治不当而推行改革;包括「以客观研究和实证为基础,从事实出发,持续检视现行政策」。顾汝德认为,这似乎意味著在决策层面上,专业精神将取代过去由错误认知衍生的管治不当,以及决策层缺乏根据的臆测,并矢言一定要改善管理。

不过,顾汝德批评林郑月娥错判了香港面临的危机。林郑月娥说,「香港多方面的优势正面对不同的冲击,既有政治原因,也受外国经济影响。加上过去几年出现的社会矛盾、政治争拗和经济发展缓慢,不少人都对香港前景关心、担心,甚至灰心。」但顾汝德批评林郑月娥的说法极不准确,因为过去几年,香港的社会和经济都大有改善。2007至2016年间,香港的犯罪率下降了29%;工业纠纷而损失的工作日数由2007年的8,027天下降至2016年的169天;香港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在这段时间足足上升了46%。

顾汝德认为,以一个有十年司、局长经验的人来说,林郑月娥竟然会对香港所面对的挑战,作出如此谬误的陈述,实在令人惊讶。反映香港历任特首与级每个司、局长的水平不足、表现不济的事实。

顾汝德自从上世纪1962年来香港从事学术研究,在担任中央政策组首席顾问前,曾任香港大学讲师、研究员,报章、杂志的驻香港特派记者和副总编辑等,对香港问题非常熟悉。他曾经表示,自己从香港得到一切,故有责任回馈港人,因此写了一系列关于香港政治及经济发展形势的著作。这本《管治之失:香港奋力求存》,中肯地道出香港在过去20年管治的问题所在,非常值得细阅;不过,由于言辞尖锐,相信又会惹来不少无谓的批评。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