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书评:《从九七算起--公民社会的第一个十年》

香港刚刚渡过回归十一周年。回归后,香港经历过其历史上的低谷,经济低迷,自由收紧,政府又领导无方。随著董建华下台,曾荫权接任,中央推出连串政策,本港经济又重回上升轨道。但领导人可以一朝下台,社会问题却往往根深蒂固,非朝夕可以改变。问题是,经过董建华的昏庸统治,我们是否已经擦亮眼睛,摸清社会问题所在?又能否找到方法和步骤,向锁定的目标进发?
2008-07-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从九七算起--公民社会的第一个十年》
《从九七算起--公民社会的第一个十年》
Photo: RFA

《从九七算起》这本书,正是从民主和管治、参与和民权、经济和市场、民生与和谐四个方面,检讨过去,确立议程,为未来订立方向,寻找出路。

全书后两部分最可观。如曾澍基对本港经济困局的分析,清楚点出香港的死穴。他指出,本港虽然受惠于内地发展和对港政策,但随著大陆经济逐步注重重工业和高新科技,香港可以参与、从而得益的机会不多,而本港物流业和旅游业正面对激烈竞争,优势逐步下降,商务服务在内地的发展,主要得益者是个别公司。换言之,香港四大经济支柱,只剩下金融业依然占优,为内地未来经济发展服务。问题是,只得金融业有望持续发展,如何为本地劳工提供足够的就业机会,又为香港打造更繁荣的未来?

令问题更形沉重的是,本港人口质量偏差,智力投资不足。目前十五岁以上的人口中,只有中三学历的超过四成,而本港的研究与发展开支,不及发达国家的三分一。这两项指标显然与「知识型经济」背道而驰,加上本港不少商业机构均在海外大规模投资,数量达到本港经济生产总值的两倍半,要他们为香港打拼,推动新产业的发展,未免只是奢望。

令香港困扰的另一问题是社会状况日趋恶化。几位作者都指出,香港的经济神话已成过去,努力工作不一定可以改善生活。相反,本港贫富悬殊加剧,过去十年,最低收入的两成住户每月入息下跌接近两成,最高收入的两成则增加一成收入左右。目前月入四千元以下者达到39万人,比十年前增加三分一,可见在职贫穷问题严重,而长者贫穷率达到32.6%,儿童贫穷率亦接近三成。加上离婚率日增,全港有十分之一的家庭是单亲家庭,而家庭暴力事件近年亦大幅提升,在在需要社会政策的支援和救助。

遗憾的是,政府不是欠缺全盘计划,就是推出只能隔靴搔痒的强积金计划,对扶贫及退休保障缺乏承担。更甚的是,政府一而再削减综援金额,更通过「整笔拨款资助制度」,迫使服务机构开源节流,降低服务质素。

特区政府看来只是眼光短浅,罔顾经济发展以至社会基层的需要。这显然是原有的管治架构出了毛病,无法应对新形势、新问题。张炳良的解释是,随著政策生态改变,民间力量坐大,参与者增加,民间诉求多元纷杂,政策过程亦较前涉及更多不同方面和考虑,加上政策思维谨小慎微,令特区沿用的殖民地管治架构失去效用。

问题是,同样是殖民地架构,何以从七十年代到九十年代,港英可以因时制宜,与时并进,偏偏特区政府没有这种审时度势的能力?同样是殖民体制,何以港英政府可以一面应付北京的压力,一面处理内部问题,又要避免过早沦为跛脚鸭政府?每个历史时空,施政环境都有不同,问题是执政因何未能面对新环境新问题采取有效的新措施呢?何以特区政府既垄断权力,对社会经济问题却往往无计可施?本港的管治架构何以沦落至独裁而无能?张炳良的论述或有助其他人的思考,却无助于解释管治质素下降。

《从九七算起》共有文章十二篇,质素虽然参差,部分亦欠严谨,但不少文章都能够点出目下香港的问题所在,免去学术文章的迂回曲折,让大家从不同方面继续思考仍未过去的困局。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