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看书】李建军介绍《学苑》之《本土革命,誓守族群》

2015-01-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学苑》之《本土革命,誓守族群》封页。
《学苑》之《本土革命,誓守族群》封页。
Photo: RFA

去年初我介绍过香港大学学生会学生报《学苑》封面提出的《香港民族 命运自决》的一期,这期杂志在香港网络界引起广泛回响。去年九月,我亦介绍过以《香港民族 命运自决》一期内容为基础,再加上五篇学者文章编成的《香港民族论》这本书。《香港民族论》这本书,出版时已经引发不少讨论。

有关的文章﹐触动了不少俗称土共的人的神经,于今年香港特首梁振英的《施政报告》中,点名批判《香港民族论》以及《学苑》。《香港民族论》因此洛阳纸贵,销量暴增﹔但另一方面,在梁振英打响第一枪后,明眼人都看出,这是中共典型以文艺批判来掀动政治批判的手段。毛泽东藉批判《海瑞罢官》来发动文革,而梁振英藉批判《学苑》来达到政治目的,这是很明显。

只不过,最新一期《学苑》,不单在社论中反击梁振英在《施政报告》中对他们的抨击,而且这一期《学苑》部分文章提出的激进程度,更为以往学生刊物,甚至主流传媒刊物所罕见。

最引起关注的一篇,是由署名梁辰央所写《本土革命,誓守族群》这篇文章。以往在香港泛民讨论如何推进民主运动的文章中,甚少认真讨论采取武力手段这个问题。虽然占中发起人之一﹑同时是港大法律系教授的戴耀廷在《信报》提出公民抗命,以占领中环行动,达到以法达义的效果,已经被不少香港人认为是相当激进的论述,只不过,戴耀廷由头到尾,都反对以武力反抗,强调和平、理性、非暴力。因此,才有在金钟占领区,大批泛民中人和平被捕的一幕。

而梁辰央在文章中,提出公民抗暴权的理念。他指出,美国的马丁路德金透过和平公民抗命成功争取黑人公民权,皆因英美等国都是民主国家,政府民选产生,对手亦为道德之士。文章又引用John Rawls的理论,指公民抗命适用于民主国家,但不适用于极权国家。现时香港特区政府,却是中国这个极权政体的傀儡,因此,应该以武抗暴。文章又认为香港近日出现的涂鸦潮,虽然流于发泄,但明显是激进主义的苗头,证明香港激进主义已经兴起,香港人有背水一战的觉悟和准备。

上届《学苑》总编辑梁继平,在接受本台记者访问时表示,《本土革命,誓守族群》这篇文章,他认为旨在为读者提供另一个方向的思考,让大家去思考一下,公民抗命是否唯一搞抗争的出路。他特别指出,在去年龙和道冲突期间,已经有示威者一度意图向警察抛掷杂物,反映出年青人在这个问题上,可能已经与传统泛民,以至当时主导运动的学联有不同的想法。

梁继平:这篇文章主要回应雨伞革命期间,学联等人提出公民抗命的概念,其实有理论,这指你公开去犯法,但亦愿意承担罪责,去自首去法庭,彰显法律的不公。有这个框架去限制参与者,如果你不去自首,参与者就不负责任。那位编辑主要想去争辩,那是公民抗命并非唯一理论。他特别指出,通常公民抗命,通常用在成熟民主社会,有普遍正义感的社会。这样才可以感召到人,反思法律是否需要修改。他又加上自己的观察,在最后一次冲击龙和道时,已经有年青人自己做盾阵推进,甚至有些想掷石掷杂物情况或掷一些雨伞等较轻散杂物,未去到掷石。慢慢观察到人的斗争意志不只去捱打,而是愿与警察正面冲突的时候,引用公民抗暴权等概念,等大家知道,泛民学联静静等拘捕,并非唯一抗争方式。

香港的民主运动,会否最后走向武装冲突,仍然是未知之数。但《学苑》这篇文章,不单会掀动起未来香港民主运动应否坚守和平、理性、非暴力路线的争论。中国近年的维权运动,不少坚持和平理性路线的,都无法取得成果,甚至有不少维权运动的主要搞手,都受到中国当局的迫害。当局迫害部分维权人士的手段,甚至相当残暴。维权律师高智晟,太石村维权先锋郭飞雄等人的待遇,大家有目共睹,倘若香港的情况已经要考虑以武抗暴,那类似乌坎村的维权事件,群众推倒公安车辆,或更为激烈的维权手段,又是否在理论上得到充分的合理性,这问题在海内外民运圈子都未有作出仔细的讨论。

倘若《本土革命,誓守族群》一文提出的理论,不单影响到香港,而引发现正在困局之中的维权运动作出策略上的转变,那《学苑》不单会改变香港政局,亦会影响到中国的政局。而梁振英想仿效毛泽东的手法整治异见,但换来香港甚至中国民运论述激进化,日后历史真不知会如何评价梁振英,以及为他出谋献策的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