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街故事:港人身份与“六四”情怀

还有一个多星期,就是六四天安门事件20周年纪念日。20年来“六四”对香港及大陆的70后,80后,以及90后这三代人,产生了不一样的回响。对于当年只得18岁的香港人,就算移居了海外,20年来的这一段情怀都没有改变。在这一集的唐人街故事,何山找来童年时由大陆移居香港,在香港长大,中学六年级经历了六四,现任教英国华威大学翻译与比较文化中心的助理教授陈美红,同大家讲下,香港人的六四情怀。

2009-05-27
Share

陈美红:“我70年代初在大陆出生,70年代末整家人从广东去了香港,我父母那一辈都是印尼华侨,他们是有经历的一代人,接著他们在大陆成了家,有了儿女就去了香港。我其实在香港长大,对我来说,成长过程六四最关键的,也影响了我日后就业,甚至人生观各方面。看世界看香港,各方面都有很根本的影响。

“六四的时候我在念中六,那个时候在港岛的一家中学念书,那时候我们是会主动上街,帮支联会筹款,对六四当时的感受是与天安门广场上的北京人民,甚至全国的人民,对民主运动抱有希望的所有市民是一样的,同舟共济。

“当时的投入程度是100%,也十分相信支联会所做的一切,很欣赏他们采取主动,他们做了很多筹款,也都送了北京的帐棚等等。成个感受是很正面的,决得大家是同心协力,同坐一条船,香港与中国一起的那一种情怀。

“但我父母因为经历过文革,在国内,有些比较惨痛的所谓政治教训,所以他们对我与弟弟的积极参与是不赞成,还会尝试阻止我与弟弟去游行。我记得有几次,要偷瞒著父母出去游行。之后,我很记得六四当年,对我是一个人生极大的打击,从来没有尝试过甚么叫痛心疾首。

“你想像一下,一个17、18岁的女孩,第一次感受到甚么叫痛心疾首,很深刻!看到政治的残忍,某程度可以这样说,现实也明白到为甚么父母会反对我们参加,但之后我也觉得,同样在香港长大,我们这一些70后、80后的新移民也好,都有一个共同的愿望,希望中国走向民主,或者中国的社会越来越多的平等,越来越多的尊重,以及财富越来越平均。所谓的富强,是全中国的富强,而不是一小部份人的富裕。

“我觉得在香港是提供了这样的机遇,特别是现在有一些香港的年轻人,提出一些新的思维,希望香港的年轻人承担香港的未来,对于香港未来的承担,我觉得这些年轻人有很多是因为经历了六四,在六四的运动中,学到了为自身,或者民族的使命有新的体现,我觉得是真实的承担,是一生的经验,经历过六四的经验,支接影响了我们对香港的认同。

“我在英国已经以10几年,但我始终认为香港是我的家。我在香港长大,我接受典型的英式教育,结国响往英国就过来了读书,也是因为这种殖民文化之下成长,令我看中国、香港与中国的关系、中国与世界的关系,是有更多的批判的可能,而这可批判的可能,也能够导致一个正面的贡献,所以对我来讲,六四决对不能够忘记!

“必须肯定的是,至少在1989年,支联会带动了全香港的市民,投入了那个运动,以及抒发对国家、民族的感情。很重要的是,他播下了一个种子,对新移民也好,我们这一代也好,那个经历是非常正面,尤其是社会参与,我个人觉得很多重要的启迪。”

记者:接下来我要讲的是一个个体的认同,很多历史的大事见件,会成为人生一个关键的转捩点,很多时候我们觉得香港与国内的年青人,80后、90后,70后也好,很一样,有甚么是令大家都同样经历,但国内的年青人现在看来,与香港、海外的差距真的很大,差别在哪呢?

陈美红:“我想是经济环境不一样,当时上街游行的香港学生,很幸运是没有受到秋后算帐,我们没有这个0威危胁,但在国内参与这个学生运动的,后来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惩罚,前途事业受阻,我觉的在这一方面,可能是会影响了他们从此不再出声,或者对政治抱有很不同的态度,但我想这是一方面。

“另外,香港毕竟自由度很大,随时你可以走。你在香港,我成长之后可以离开,但在国内,很多人是走不了。所以当时,参与这个六四学生运动的时候,大家都同样的热心,关怀组国。但是事后的代价不一样,我们能够选择的路很不同,我觉的香港的学生,是幸福很多。”

记者:接著我要问,如果要你写一封家书,给香港与国内的朋友,你会用怎样的心情去写呢?

陈美红:“我的直觉是,首先我对香港是非常有感情,我非常感谢香港给我与我的家人,一次机会。也很感激我父母当年来到之后,所负出的个人的代价,他们基本上是牺牲了在大陆的事业,跟著到了香港,为的是后代。所以我对香港的感情是非常正面的。我会与香港说,无论我到了哪里,香港都是我的家。每次听到一些80年代的粤语流行曲,狮子山下、或者楚留香,自己会很感动。那感动是很直觉的。不能够解释,不是一个理性,完全是一个感性的反应。

“至于要写一封家书给中国的话,我会觉得希望中国这块土地,可以容纳多元,包容越多不同的声音,越多不同的可能,而不是尝试将不同的声音变成同一把声音。”

各位听众,以上是英国华威大学翻译与比较文化中心的助理教授陈美红,讲香港人对六四那种不离不弃的情怀。也因为有这份的情怀,香港人无论是否海外,与大陆的20年来的这一代都有所不同,我是何山,下次节目时间再会。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