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介石日記(4)—抗戰之後

接著是專題時間--“蔣介石日記”,上一節我們講到,日本偷襲珍珠港之後,中國戰區得到了美國的加持;但在暗潮洶湧的大國關係中,美國總統羅斯福只當蔣介石是一顆棋子。美軍主帥史迪威將軍更曾計劃用三套方案來暗殺蔣介石。當史迪威拿著羅斯福的最後通牒,來到蔣面前的時候,他的反應是如何呢?請繼續收聽美國胡佛研究所研究員郭岱君的介紹。

2011.08.03

郭岱君比對存放在胡佛研究所的史迪威日記和史料,披露美方在1943-1944年,要換掉中國戰區的主帥蔣介石,暗殺的手法包括刺殺、毒殺和製造飛機失事。史迪威更要美國人有好感的蔣夫人宋美齡都要陪葬,讓飛機失事看起來更真實。郭岱君說,“(史迪威的助手)很天真,問說‘那美齡怎辦?’因為美國人對美齡都很好呀,(大家)都會講英文,對美齡的印象都非常好。史迪威就說,這個我們不能夠考慮,還提醒說,’要確保(飛機上)要有美國人’,不能夠只有中國人,才像是一個真的意外事件。不過還好,這個事件之後並沒有發生。”

逃過飛機失事,美國總統的最後通牒還是要迫蔣介石將兵權交給美國人。“最後,羅斯福有一個電報給蔣介石,要他把中國戰區的指揮權全部交給史迪威。這時蔣介石面臨一個非常大的考驗。因為很為難的地方,是沒有美國,這個仗(抗日)沒有美國的軍援、金援,這個仗沒有辦法打下去。但是如果把我們的軍隊交給外國人,我們還算是一個國家嗎?”

1944年9月30日這一天,蔣介石在日記中形容,是他生平最受羞辱的一日。“他的日記裡,他認為這是此生最大的污辱,最大的羞辱。9月30號的那一天,史迪威拿了羅斯福的電報給蔣介石。按照史迪威的日記,我們可以同一天,比對兩人的日記。史迪威說,我把這個電報拿給他,而且電報是親自拿給蔣介石。”

打開史迪威的日記,更直接露骨的是,這個美軍主帥,用近乎“小不點”的低俗詞彙來代替蔣介石,原文是“花生”。郭岱君說,“當時也有美國人在,史迪威說不行,我奉命要親自。他說,我看到‘花生’(Peanut),都不稱他為大元帥。Peanut(花生)在英文裡面就是不足而道(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史迪威看不起蔣介石。他說‘花生’臉都綠了,不講話。”

這一刻,蔣介石先是送客,繼而抱頭痛哭。“只點頭,招手叫我(史迪威)退出去,所以史迪威就出去了。蔣介石叫別人也退出去,只有留宋子文在裡面。這個時候蔣介石抱頭痛哭。”蔣介石在日記中,還有以下的描述,“所以在那一天他的日記裡,他寫‘余已心碎筋疲,不能久持’。已經心力交瘁,無法自持。”

蔣介石於是與宋子文商量後,並作了最壞打算,即一個沒有主權的國軍,不能算是國家。“最後他決定,他做了最壞的打算。他堅持國家的主權完整,就是即使美國不高興,把軍援全部都撤掉,中國獨立作戰。反正中國在1941年之前,自己已經打了這麼多年的(抗日)戰爭。”而這關鍵的博奕,最後反而使得史迪威失勢。“(蔣介石說)這種恥辱‘為有生以來,最大的窘困’。不過他堅持以後,羅斯福讓步了,最後反而把史迪威召回去美國。”

政局如棋,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一年之後,日本宣佈投降。“1945年的8月10日,根據他的日記,他那天早上正在禱告,突然聽到下面有鞭炮的聲音。他(當時)在四川的重慶,住的地方叫黃山,美國人就在山下,距離不是很遠的一個小學。”聽到鞭炮,蔣介石叫陳不雷去看怎麼回事,原來美國已經收到消息,日本投降。“抗戰勝利了,日本天皇剛才已經表示,願意接受波茨坦宣言的條件。雖然還沒有遞出,但已經有這個意願,對盟軍表示了。”

而世事輪流轉,在大眾歡欣祝捷的一刻,蔣介石已經看到更遠的前景。郭岱君說,日記中寫到:“他(蔣介石)在8月10日的日記,照理應該很高興,可是他奇怪,他說‘此心但有憂懼與恥辱,毫無快樂之感’,並且他說,‘未來艱鉅十倍於抗戰’。我想他是很清楚狀況,也不幸一語成讖,一句話真的給他說中了。”那就是,抗日之後,還要抗共。“因為抗戰勝利之後,就是共產黨的問題必須要解決了。”

郭岱君說,當時的中國領袖人,是很了解自己的問題所在,了解國民黨與國民黨軍隊的問題。“他在日記裡面寫了很多,很想也經常談到改革。他經常看中國共產黨的參考消息,他讀毛澤東的文章,他很想改革,他甚至想把中國國民黨改為勞動國民黨。他說,只有兩種人可以加入,一個是農民,一個是軍人,從根本上他要改變國民黨的組織結構。”

郭岱君說,蔣介石明白國民黨只有一個上層的結構,下層是很虛浮的。共產黨的“上山下鄉”,蔣介石也思考過,“另外他說,幹部一定要下鄉,他要在3年內造就10萬個幹部,讓他們先到農村去。即使是高中生也要先下鄉兩年,了解農村再來考大學。知識份子要跟工農結合,要幫農民種地等等,我如果今天不跟你們說是蔣介石的日記,你們會以為是毛澤東的日記。”

而就算蔣介石知道中國的問題在農民、農村、在基層,但一直的戰亂,沒有給他時間、機會來改革。“他非常關心土地的問題,真正的關鍵在土地的問題,他日記裡經常講到‘耕者有其地’,有成立土地銀行。很多的學生到各地去進行土地的丈量。準備要做土地的改革,但是抗戰爆發就沒有,可是他們這批人後來到了台灣,於是他們開始在台灣做土地改革。”

在蔣介石的日記中,他多次提出“二五減租”,即地主的地租不能超過25%。蔣介石在抗日戰爭的末期,就是勝利在望的時候,原來還想過毛澤東對農民的那一套,可以搬過來,行得通。“他曾經在日記裡面講,看到毛澤東的著作寫到做法,例如把地分給農民等等。他就說農民應該有他的土地,他一直說耕者有其地。”

但國民黨是一個上層結構的黨,阻力也就重重。“他(蔣介石)打算把共產黨給農民的土地,讓農民留著。復員之後,這些農民本來是佃農,沒有土地。他就想讓他們留著。他這個想法跟陳不雷講,陳不雷就報告行不通,當然也因為地主、資本家都非常反對。”歷史沒有如果,土地改革在49年之前的中國大陸,蔣介石不成功;直到遷台之後,土改才得以實現,但那已經是後話了,江山已失。

另外,蔣介石日記不能不提的,是他與宋美齡的關係。“他跟宋美齡夫妻非常恩愛,很多人會懷疑,是不是政治的婚姻,我想看過的學者,沒有一個會懷疑。”日記中,宋美齡稱為“三弟、三妹、妹妹、愛妻”。

郭岱君說,“蔣介石的整本日記,都不羅曼蒂克。但有一天他講,‘見余愛姍姍來出,如雲霞飄落,平生未有之愛情,此時不知身置何處矣’。宋美齡在抗戰的時候要到美國去,幫助中國找到援助,蔣介石送她到機場的時候,他說‘余跟愛妻低頭不忍相望’。我們兩人的眼睛都不敢直視相望,因為依依不捨,‘心甚淒楚’,我想這是日記裡他最羅曼蒂克的(一段話)。”

而宋美齡對蔣介石的影響,不單是宗教,還有他的脾氣。“‘接三妹信,憂喜交集,勉我國事,勸我和藹,心甚感愧’、‘三妹勸我患明日之事’、‘三妹勉我勤勞國事’……你可以看到宋美齡對他的勉勵,鼓勵、修身、信仰。因為蔣介石很喜歡發脾氣,常常打人,甚至打人。所以宋美齡經常警惕他,不要這樣做。都是讓他和藹,勸他和藹。”

蔣介石在日記中,也坦言與宋美齡之愛,除“夫妻之愛”,還有“同志之愛”。日記的公開,也為一段蔣介石的野史,提供了參考。“外界傳說蔣介石因為年少的時候,很荒唐,所以得了性病沒有辦法生育,所以宋美齡一生沒有生育,國民黨沒有解釋過,蔣自己也當然沒有解釋過。可是這日記裡清清楚楚說宋美齡懷孕了。”

據郭岱君介紹,有大陸的寫手,就親自到胡佛研究所尋寶,手抄蔣日記中的荒唐之事,如在香港的尋花問柳之舉。不幸言中,蔣介石野史之類,不久的將來,在大陸也將面世。“1928年8月24跟8月27日,兩次有人要到他家裡暗殺,宋美齡驚嚇,所以小產,‘妻病小產’。而且這個暗殺也不是大的政治陰謀,是黃埔被開除的人,是小事情,個人的積怨來暗殺。所以我也覺得很奇怪,有這麼多對他不利的謠言,尤其是左派把他講得繪聲繪影的,他得這個病那個病的,為甚麼不澄清呢?後來我自己明白,我在總統身邊做過事,你不是甚麼話都可以去跟總統報告。當時也不可能有人去跟蔣介石報告說,委員長外面說你有性病,你要不要澄清一下?(笑)”

好啦,各位聽眾,蔣介石日記先以四集告一段落,由於版權的問題不能出版,要看蔣介石日記的真身,唯有耐心等待,或到美國胡佛研究所打書丁了,我是何山,下次再會。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