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3周年(三)】一年之间六四在香港「被屠杀」 「抹不掉忘不掉、这里倒下那儿开花」

2022.06.0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六四33周年(三)】一年之间六四在香港「被屠杀」 「抹不掉忘不掉、这里倒下那儿开花」 六四是中国的禁语和忌讳,莫说要公开悼念。唯独在一河之隔的香港,他们真的坚守了这个诺言,30年来仍能看到大型的悼念晚会。图为2019年、未有《港区国安法》前的维园六四晚会。
路透社资料图片

六四是中国的禁语和忌讳,但30年来,只有一河之隔的香港却每年有大型悼念集会。然而踏入六四33周年,六四或成为香港的新禁忌。支联会已不复存在、骨干成员甚至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个个六四象征物被强行清拆,在港共政权打压下维园难以再现烛海,意味属于港人的维园之约正式终结。本文将整理六四如何于短短一年,在香港这民主标志地「被消失」。而海外群体,如何让六四之花再次盛开。

1989年6月4日,中国解放军坦克开进天安门广场,血腥镇压示威学生,当时有学生在面临生死之间,叮嘱在现场的香港人,包括前支联会主席李卓人,一定要将六四真相告诉全世界。

港人的维园之约 正式告终

血腥镇压后,六四在中国成为了禁语和忌讳,更莫说公开悼念。但在一河之隔的香港,港人坚守了当年的诺言,30年来风雨无阻在六四当日举行大型悼念晚会。翻看支联会公布的数字,历年来的六四晚会参加人数有著巨大波幅,最少只有3.5万人,最多则超过18万人。但直到香港实施《港区国安法》,这「一国两制的童话」终归要破灭,点点烛光,难再在每年六四重现于维多利亚公园。

前年,香港警方在六四31周年,以疫情为由,拒绝批准支联会在维园举行悼念集会;去年六四32周年,则封锁维园一带,令维园不敢再有烛光亮起。这一系列动作只是连串的清算及大清洗的前奏。

六四31周年,警方以疫情为由,首次不批准维园悼念集会,多名民主派人士与大量民众自行进入维园悼念。(路透社资料图片)
六四31周年,警方以疫情为由,首次不批准维园悼念集会,多名民主派人士与大量民众自行进入维园悼念。(路透社资料图片)

警方在六四31周年,以疫情为由,拒绝批准支联会在维园举行悼念集会;去年六四32周年,则封锁维园一带,令维园不敢再有烛光亮起。随之而来的,是一连串的清算及清除。

海外网上另建「六四纪念馆」 王丹:把香港人的坚持继续传承下去

对于六四在港被消失,六四学运领袖王丹认为,港府的打压并不会令港人忘记六四,只会引起更多人不满。他们一班海外民运人士,现在能做的,便是把香港人坚持了30多年来的精神,继续传承下去。

王丹说:相反因为这种倒行逆施,会让更多的香港人内心感到愤怒和不满。我相信香港人的经验,虽然不能在维园举行,但会在每个人的心中,点起蜡烛。所以当局的做法,我认为只会起到反作用。

王丹表示,因为香港六四纪念馆已被迫关闭,所以他们将在纽约筹建新纪念馆。目前已筹得30万美金,还差20万美金。他说希望在六四35周年时将纪念馆建立起来,展品包括六四相关宣传品、旗帜等,亦会介绍香港30几年来悼念六四的情况。但王丹遗憾表示,因为支联会主要成员已被捕,及部分展品已被港府扣押,他们未有接收过原本放在香港六四纪念馆的展品。

王丹说:我是非常钦佩他们(支联会成员)的勇气,我也知道他们是求仁得仁,通过坐牢这种行为继续他们的反抗,只是希望他们能够保重身体,能够早日脱离监狱,希望香港这种反抗精神能继续保存。

除了海外的六四纪念馆,八九民运亲历者、「六四记忆.人权博物馆」总策展人长平,去年8月也在网上「开馆」,并分为6个展馆,收录八九民运文献、报道、照片等史料,以六四事件为主轴,延伸呈现发生在中国的这场民主运动对世界民主运动的影响。他对本台指,过去大半年致力建立双语博物馆,并将于今年六四纪念日,正式上线部分英文翻译资料展品。

多间大学强行移走六四雕塑品 陈维明:教学园地成了最不讲理的地方

除此之外,与六四相关的艺术品也在香港一年之间陆续「被消失」。

2010年在超过2千人见证下,新民主女神像落户在香港中文大学,时任中大学生会会长黎恩灏当时对着群众高喊:「如果有一天,大学要强行将民主女神像由中大拿走的话,我呼吁今日的群众,回来中大保卫神像!」

新民主女神像早于2010年落户在中文大学。(资料图片)
新民主女神像早于2010年落户在中文大学。(资料图片)

11年的岁月里,「民女」成为中大人的老地方,不时有人相约于「民女见」。这尊雕像寄托著中大人的集体回忆,盛载了六四民运之历史、亦见证了香港大大小小的政治及社会运动,往年六四前夕,女神像前总会看到白色鲜花;2013年曾有人在女神像上挂上彩虹旗;2014 年 9 月反对政改方案时,为女神像头部盖上黑布并封上黄黑色封条等。然而去年平安夜清晨,民主女神像却突发地被校方悄悄移走。时至今日,民主女神像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她曾经所在的地方,如今只剩下的只有一片空地。

新民主女神像被校方悄悄移走后,有人用蜡烛重现女神像。(路透社资料图片)
新民主女神像被校方悄悄移走后,有人用蜡烛重现女神像。(路透社资料图片)

而在岭南大学,描绘了「坦克人」以及被解放军射杀的受害者的画面的「六四浮雕」亦在那段时间,被校方悄悄移除;二楼学生会外墙的民主女神壁画,同样被灰色油漆掩盖。

创作这两件艺术品的旅美雕塑家陈维明忆述,当初建立新民女主神像,是想把在天安门广场前倒下的「民主女神像」,重新竖立起来,象征自由民主薪火相传,永不断绝。新的女神像除了一手举火炬,另一只一手还拥着写有「自由、民主、公义、人权」的书本。而「六四浮雕」是不希望世人遗忘这些在天安门屠杀下身亡的学生、人民,「想用艺术手段把真相告诉大家」,教育下一代八九民运的历史。

陈维明唏嘘道,自从有了《港区国安法》,「一国两制说拿走就拿走」,香港都变了,很多为民主自由发声的社团,例如支联会都被赶尽杀绝,理应有学术自由的园地竟然成为野蛮不讲理的地方,他觉得非常遗憾。

陈维明说:教学园地成了最不讲理的地方,我这个雕塑放在你们学校10多年,你们说不要就不要。当时沈祖尧(中大前校长)初上台时是同意的,他认为我们这是学术自由的园地,应该能容纳不同的政治观点。但他们现在不承认,不承认也罢,你不希望要这个雕塑,你们询问一下当局还给我也没问题,现在处处刁难,没有任何自由可言,都看著中共的脸色行事。

他说,虽然最近与两间大学也有联系并有律师处理相关事宜,但目前仍未能取回雕塑品。而中大还提出,若因展出雕塑品导致法律纠纷,要他一人负责。

陈维明说:更苛刻的就是说,这个雕塑在他们(中大)园校展出时,发生任何问题,反而要我赔偿,像一个无赖一样。你问人家借了一个东西放你那边观赏那么多年,你不给我钱还要说如果有任何法律纠纷,要找我算帐,简直变成无赖了。学校领导已经没有任何学人的风范。

陈维明表示很气愤,而他明白整件事的罪魁祸首都是中共的极权统治,他至今仍深信「独裁专制总有一天会被人唾弃,相信香港的天空总有一天会亮起来」。

而在香港大学,原本则摆放了另一尊纪念1989年天安门民运死难者的雕塑品——「国殇之柱」。这件雕塑呈现了50具撕裂和扭曲的尸体堆叠在一起的样子,基座正面写上「六四屠杀」、「老人岂能够杀光年轻人」,「国殇之柱」有「香港言论自由试金石」之称,在香港回归前最后一场六四集会后,由数百名市民和学生通宵护送下运抵港大,其后在这里展出长达近25年。但直到去年1222日,「国殇之柱」被校方盖上白布,一分为二的漏夜移除。

「国殇之柱」被清拆移走的一刻。(路透社资料图片)
「国殇之柱」被清拆移走的一刻。(路透社资料图片)

港大学生不能再延续洗刷「国殇之柱」的传统,它原本安放之处现在围着大量花盆,如同「禁地」。甚至太古桥的六四标语「冷血屠城烈士英魂不朽,誓歼豺狼民主星火不灭」,亦已被校方抹去。

支联会被控煽颠 骨干成员纷纷入狱 

而过去30年,香港维园六四晚会的主办机构支联会(全名「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现在已经「被迫解散」。支联会是在1989年北京爆发民运后,于同年521日在港成立,目的是支援中国的爱国民主运动。六四被镇压后,支联会依然继续悼念六四和要求平反八九民运,其5大纲领是释放民运人士、平反「八九」民运、追究屠城责任、结束一党专政及建设民主中国。虽然支联会被大陆官媒定性为「颠覆分子」,但过往约30年也算是安然度过。2003年港府推动《基本法》23条国家安全法立法时,亦曾多次表明支联会并不涉及采取武力推翻中央,强调支联会并不构成颠覆,立法也并非针对他们

不过支联会终难逃被港共政权整肃的命运。支联会在去年9月9日,被港府控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并于翌日提堂,另3名被告包括前主席李卓人、前副主席何俊仁及邹幸彤,他们将面对最高可判处10年监禁的刑期。支联会约220万港元涉案资产亦被警方国安处冻结。据港媒了解,控告的原因是支联会坚持「结束一党专政」的纲领,控方认为是为了推动及提倡结束中共领导,等同要求推翻破坏中国《宪法》确立的根本制度,或推翻中国中央政权机关。

此外,国安处指有理由相信支联会是「外国代理人」,要求7名支联会常委提交资料被拒,邹幸彤、前支联会常委梁锦威、徐汉光、邓岳君及陈多伟5人被控「没有遵从通知规定提供资料」。其后梁锦威及陈多伟认罪,同被判监禁3个月。

六四纪念馆几经风雨 最终倒下

去年支联会被控煽颠同日,六四纪念馆也被「抄家式搜查」。警方持法庭手令,突击搜索位于旺角的六四纪念馆,以及支联会设于葵涌的仓库收证,并且没收文件、电脑、文宣等物品,身穿「平反六四、薪火相传」黑衫的司徒华卡通展板、以及20多箱放在胶盒内的书本和报章等物品,同被警方抬上货车带走。

六四纪念馆的展品被香港警方带走。(路透社资料图片)
六四纪念馆的展品被香港警方带走。(路透社资料图片)

六四纪念馆早在2012年成立,经历过多次搬迁并停运、曾被恶意破坏,最终也要在强权打压下关闭。这个规模不大的展览馆,却印证著八九民运的历史,收藏了约百多件六四遗物、证物、纪念品。支联会拒绝透露六四纪念馆原有的展品目前保存在何处,仅仅表示所有的六四遗物、证物已经被拍摄存档。

打压的方式不止一种,六四纪念馆曾于去年5月30日重开,却在六四32周年前3天(6月1日),食环署赴馆地执法,指六四纪念馆未有领取公众娱乐场所牌照,最终支联会的代表认罪,判处罚款8千元。

支联会终被宣告「死亡」 蔡耀昌:石在,火种是不会绝的

支联会被控煽颠约半个月后即9月25日,支联会在香港六四纪念馆举行特别会员大会,终以41比4表决通过解散议案,支联会被宣告「死亡」。意味日后,再没有支联会举办坚持了30多年的悼念六四晚会。前支联会秘书蔡耀昌说,支联会的理念已经承传在每个香港人的心,最后又引用鲁迅名言「石在,火种是不会绝的」。

26人因悼念六四 被控「非法集结」等罪

除了支联会被控煽颠的罪名,也有人因悼念六四而被捕入狱。六四31周年,警方以疫情为由,首次不批准维园悼念集会,多名民主派人士与大量民众自行进入维园悼念。事后24人被警方拘捕,并被控「非法集结」等罪,包括8名支联会常委。同时,警方通缉已流亡海外的罗冠聪及张昆阳。

去年5月6日,黄之锋、岑敖晖、袁嘉蔚与梁凯晴认罪、被判囚4个月至10个月不等,成为1989年以来第一批因参与六四集会而入狱的人。

第二批12位被告何俊仁、尹兆坚、张文光、陈皓桓、郭永健、赵恩来、麦海华、梁国华、何秀兰、梁国雄、朱凯廸及杨森亦全部认罪,去年9月15日分别被判监6至10个月,其中张文光、麦海华、梁国华获缓刑。

到12月13日,最后一批共8名被告包括黎智英、邹幸彤、何桂蓝、李卓人、蔡耀昌、梁耀忠、梁锦威及胡志伟分别被控「煽惑他人参与未经批准公众聚集」、「举行一个未经批准集结」及「明知而参与未经批准集会」等罪,被判4个半月至14个月不等。

此外,去年警方第2次以疫情为由,反对支联会的六四晚会申请,但邹幸彤以个人名义恪守「已有32年的约定」,至今年1月4日,邹幸彤因于2021年6月4日发表文章,涉呼吁市民参加维园六四集会,被控煽惑他人明知而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罪,再被加监10个月。

邹幸彤尽显不屈不挠精神:有六四的英灵在,岂敢退让?

邹幸彤就六四涉多项控罪在身,总绑著马尾、架著黑框眼镜、外表斯文的她在被捕后仍展现不向强权低头的性格,反指被控煽颠后反而觉得「松一口气」,并说「如尘埃落定,就来场光明正大的辩论吧。到底屠城责任该不该追究,一党专政该不该结束,而不是纠缠于『外国代理人』这类指控。直接面对这些人民自发的诉求吧,然后看看道理在哪一边。有六四的英灵在,岂敢退让?辩论,正要开始」。

六四31周年,警方以疫情为由,首次不批准维园悼念集会,多名民主派人士与大量民众自行进入维园悼念。(路透社资料图片)
六四31周年,警方以疫情为由,首次不批准维园悼念集会,多名民主派人士与大量民众自行进入维园悼念。(路透社资料图片)

墙内外前支联会成员 继续「毋忘六四 抗争到底」

今年5月31日,是支联会「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第3次交付提讯。这一天,雏幸彤出庭时亦高呼「毋忘六四,抗争到底!」,并做出「六四」手势。他们正在用不同方式,提醒世人毋忘六四。

虽然不论支联会多名核心成员或是民主派人士已身陷牢狱,但也有人用仅有的方式,表示当天会点燃一根火柴,延续心中的信念,坚守多年来的诺言。至于早前同因六四集会及支联会案件而入狱的前支联会常委梁锦威和赵恩来,目前已出狱,这没有令他们心中坚守的信念消失,他们都说今年会坚持用自己的方式悼念六四。

被捕、被控告、象征物被消失——到今年,警方表示,至今没有收到关于六四当天在港岛区举行公众活动的申请。虽然今年没有晚会,然而维园硬地足球场预约显示已经爆满,但6月其他日子大部分时段仍有空场。康文署称当天所有段节已被个别市民预订作足球活动用途。特首林郑月娥最新的回应中,仅表示任何公众活动不论目的,都必须守法,目前香港有不同相关法律要求,例如社交距离限制及《港区国安法》等。悼念六四是否等同已被定性为犯法呢?市民至今未有清晰明确的答案。

记者:淳音 责编:李世民 网编:刘定坚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