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举步维艰的中国民主路

四川民主人士刘贤斌,因参与民主运动两度入狱,出狱不到两年,近日再被公安以涉嫌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拘捕,事件引起海内外广泛关注。出狱后的民主人士除了持续受当局监控,随时会再被捕外,亦要面对因牢狱生涯导致健康受损,经济困难等问题,反映在中国追求民主的道路,举步维艰。(姬励思报道)

2010.07.07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刘贤斌曾因参与八九民运被判刑两年半,出狱后又因筹建中国民主党四川筹委会,于1999年被法院以 “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3年,其后获减刑于2008年11月获释。不过,平静的日子并不长久,刘贤斌又再度面临牢狱之灾。

刘贤斌上周一与友人茶聚时,被国保从茶馆带走。一周后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逮捕。事件引起海内外广泛的关注。中国各地包括四川,贵州,安徽,北京,陕西等,及海外民运人士纷纷成立关注团,声援刘贤斌。此外,公民关注团发起 “营救刘贤斌黄丝带行动”,呼吁民众向四川省,及遂宁市各相关部门,打电话或发传真,要求释放刘贤斌。有关的营救行动至今已有超过四百人签名。

熟识刘贤斌的四川民主人士陈卫表示,刘贤斌是朋友间公认的好人,出狱不到两年,当局又以莫须有的罪名拘捕他,引起民间强烈的回响及愤怒,从各地声援刘贤斌的呼声可见一斑。

他说:这是对人民主权的示威,刘贤斌出狱才一年多,他是长期坚持和平理性,非暴力,非常温和的异见人士。很多希望参与刘贤斌营救行动的团体联系我,我看到很强大的民间力量。

事件中公安另一引起民众反感的举措,是前往刘贤斌未成年女儿的学校调查。刘贤斌的妻子陈明先表示,公安竟然查问一个只有13岁的小孩,令人发指。女儿因此受惊,弱小的心灵受创。

他说:孩子对爸爸的印象很模糊,出狱后,两人的关系还不是很密切,她根本不知道爸爸的事,公安真是甚么都干得出,这样伤害小孩,无良心。我肯定要协助你,但你不能在我不知情下,去询问小孩。

出狱后的民主人士,由于仍在剥夺政治权利期间,一举一动往往受到当局严密的监控。刘贤斌在被捕前一个月曾接受本台的访问,当时他刚刚遭国保传唤完,他说国保查问他近期参与过的维权活动,同时警告他六四期间不能离开原地。

他说:主要问我5月上旬我到北京参加了福建三网民案的说明会,另外是我最近几个月,在海外网站发表过几篇文章。最后提到六四快到了,问我有何活动,叫我不要随便离开当地。

曾因参与民主运动坐牢8年的中国民主党北京成员高洪明表示,当局把剥夺政治权利所限制的范围无限扩大,变相成为打压民主人士的手段。

他说:当局过份扩大剥夺政治权利的条款及范围,按规定是剥夺选举权,被选权,还有言论,集会等自由,但没有包括剥夺人身自由,当局往往限制你的自由,这是违宪违法的。

他们除了要面对当局持续监控,随时会再被拘捕外,牢狱生涯往往令他们的健康受到严重损害,馀下的日子都要承受病患的痛苦。高洪明说,出狱后,他的健康大不如前。

他说:不管身体多健康,精神状态多好的人,关到监狱里十年八年,生理心理都会受到严重的伤害,我前后坐牢十年,身体状况大不如前。

另一名曾坐牢9年的中国民主党成员查建国表示,由于监狱的环境恶劣,饮食,医疗等各方面的条件都欠佳,导致他的身体非常虚弱,苍老。他两年前出狱时,朋友都认不出他来。

他说:很衰老,头发,牙齿全掉了,朋友都不认得我。用中医的话说是元气大伤,就是身体特别衰弱,上三层楼就气喘,腰酸退疼的。

中国民主党四川成员佘万宝,1999年被法院以 “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2年,于今年3月出狱,服刑期间,患有高血压,心脏病,现时经常头痛。因筹组中国自由民主党入狱长达16年的前北京语言学院讲师胡石根,关押期间被打断右手中指,服刑期间患上肝病,心脏病,及严重神经衰弱。去年1月被判刑的中国民主党浙江成员王荣清,服刑期间导致严重肾衰竭,在家人多番要求下,当局因不愿负担其昂贵医药费,今年初才准许他保外就医。类似的例子可谓多不胜数。

王荣清表示,获准保外就医对他的病情有帮助,但就要面对沉重的医疗费用,他不知道能够维持多久。

他说:我现在一周做两次血透,刚出来时走一百米也不行,现在可以走两,三百米,但跑楼梯还不行。经济方面得到朋友的帮忙,暂时问题不大,可维持半年。

他们饱受健康受严重损害的痛苦之馀,亦同时面对经济困境。中国民主党北京成员高洪明说,他三年前出狱时已57岁,接近退休之年,加上身体欠佳,亦无法工作,只靠每月数百元的低保津贴过活,仅足以糊口。

他说:我现在都60岁了,无工作能力,只能到政府要个低保,每个月现在是430元,我就靠这生活,430元在北京只能够生存,不可能生活。

高洪明说,即使他们有工作能力,但招聘单位都不愿意聘用他们这些政治犯。有幸获聘用的,亦会因国保经常前来骚扰,最终被解雇。

他说:出来之后找工作挺难的,我们这种人各单位也不要你。即使找到工作,遇到敏感时期,警察要天天跟著你,公司的人看到天天有警察,还能让你继续干吗,不可能。

从他们的经历反映在中国追求民主的道路,举步维艰。不过,他们都不约而同表示,虽然因此而坐牢,失去人生中最宝贵的岁月,但仍然感到无怨无悔,而且仍然坚持追求民主的信念,同时亦相信中国最终能有自由民主的一天。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