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電專題(二):惠州低調建核電站 市民多不知情(視頻)

2014-12-08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在當地建房施工現場的阿叔說,他聽說過有建核電站這回事,但不知道具體在哪兒建。其實,未來的核電站就在他身後不足一千米處。(粵語部視頻截圖)
在當地建房施工現場的阿叔說,他聽說過有建核電站這回事,但不知道具體在哪兒建。其實,未來的核電站就在他身後不足一千米處。(粵語部視頻截圖)
Photo: RFA

核電專題(二)﹕惠州低調建核電站 市民多不知情

廣東掀起核電建設的高潮,雄心勃勃要建設成為“核電大省” 。本臺記者發現,廣東當局正靜悄悄興建第六個核電站﹐選址落實在惠東縣的黃埠鎮東頭村海邊,距離香港不足七十公里。當地很多市民對核電站的興建﹐毫不知情。(陳廣宇/林樂同報道)

記者從惠東客運站出發,到達六十多哩外的黃埠鎮﹐是粵東有名的皮鞋生產基地,污染非常嚴重。但這兩年廣東經濟調整,不少污染企業都被迫搬走了﹐而面對市民﹐是全速興建的核電站。

不過,鎮上不少居民對此並不知情,記者問了十多名當地人,沒有一個知道要建核電站。路邊一間工廠的當地女工說:“供電所我就知,核電發電站我唔知哦。你去供電所問呢。”

另一名年輕女工說:“供電所我知係邊度,但核電站唔知。”

中國廣核集團惠州核電有限公司去年七月成立,惠州市政府與中國廣核集團去年九月已經簽署了“深化合作補充協議”,同意加速前期準備工作。惠州市長賣教猛在全市幹部大會上,承諾全力配合盡快建成惠東核電站。

無論是陸豐或惠東核電站﹐對鄰近的香港都存在嚴重的威脅。因為粵東沿岸流域主要流向西南,一旦發生洩漏事故,污染物將源源不絕地流向香港海域。

這位姓張的青年來自北方,原本是一間皮革廠的保安,現在失業了,只好到黃埠鎮開電單車,做黑車生意。他是鎮上的居民中﹐少有的知道要建核電站﹐只因其老鄉去辦事時獲悉﹐四個村莊要被迫搬遷。

他說:“他準備還要搬遷嘛,四個村莊都要搬走嘛,(政府)還沒有宣佈呢。文件都弄好了,還沒有宣佈 … 那都是無理的,遷也得遷,不遷也得遷,上次我找我老鄉,老鄉去辦事知道,他說,不遷不行,強制性的遷.。“

與其他粵東地區一樣,黃埠鎮的房地產同樣非常蓬勃,每平方米價格賣到八千元人民幣,並沒有因為要建核電站而卻步。到處都有樓盤廣告。買房者以深圳人為主,特別是那些在深圳打工而買不起房的人,他們希望在惠州地區買房投資,但想不到這裏即將建設核電站,未有想過會與核電站為鄰。

這位在建房施工現場的阿叔對建核電站一事也是一頭霧水,他聽說過有這回事,但不知道具體在哪兒建。其實,未來的核電站就在他身後不足一千米處。可見政府說建核電站一定會事先咨詢當地村民並且進行環境評估的說法,都是謊言。

這位李先生說:“不知道係邊度,黃埠那邊應該還未建吧?以前有聽人說過,不知道有沒有做哦。應該沒有吧。好像沒有聽說這兒有核電站哦,大亞灣那邊有,大亞灣那邊離得好近呀。”

記者問他是否擔心核電站會影響人們安全,他表示不擔心。記者問既然距離大亞灣核電站這麼近,當地有沒有搞過演習,萬一發生事故怎麼辦?他說惠東以及整個惠州市,都從來沒有任何與核電站有關的演習,平時連宣傳教育都沒有。

他說:“演習是正常的,萬一有什麼事,人家有應急嘛,提前演習肯定好些啦!對不對?這些好像車、學校呀、逃生呀。”

記者在黃埠鎮遇到一位姓李的司機,他曾經在鎮政府屬下的企業做過司機,所以知道一些情況。他對粵東地區大搞核電非常不理解,因為這些地方並不缺電,已經有了不少的火力發電廠。就在黃埠鎮附近五十公里範圍內,就有兩個大型火電廠。

他說:“搞不懂,這一路邊上都有很多電廠呀,好像那邊還有核電廠吧,這裏還有個火電的就是,平海(鎮)這邊也一個火電廠,這邊小漠(鎮)這邊也有個火電廠,八萬(鎮)那邊有一個,難道這兒要四五十公里就搞一個電廠?”

實際上,籌建中的核電站在距離她們不足兩公里的東頭村。這裏原來是個游泳場,現在路邊還殘留著一塊游水的指示牌。

記者來到東頭村海邊,幾名正在用飯的漁民對記者表示﹐這兒要建核電站了,他們打漁的日子也結束了。門外這位漁民的妻子對記者說﹐這些日子,從對面港口天天都有人坐船過來,除了勘察測量外,還要逼他們盡快搬走,而賠償只有五千元人民幣。

這些紅色的兩層樓的房子是核電站籌建組的辦公室。過去一到夏天,這兒人頭湧湧,但今年不要說遊客,連當地村民都被迫遷走了。這些村民承包的養殖場都貼出了告示,聲稱因為有工程拆遷而結業。

香港綠色和平項目幹事古偉牧對本台表示﹐中國政府重新啟動核電發展﹐是由於政府以至不少企業已投放了大量資金﹐越快復工,對他們利益有直接影響。

古偉牧說﹕很多地方政府或已經投資的企業好想推動項目﹐原因很簡單﹐因為涉及投資額已在裡面﹐如果一日不開工﹐他們借的錢要俾利息﹐便沒有收入。所以越快開工﹐對他們生意來說是最好的選擇。

古偉牧表示﹐香港市民的安全﹐會因鄰近的核電廠增加而風險提高﹐不少環保組織﹐包括綠色和平﹐亦曾與香港政府商討核安全問題﹐但港府承認﹐在大陸核電廠政策規劃上﹐香港沒份參與。

他說﹕只有(香港)保安局﹐在(大陸)出現核事故影響香港的時候﹐才會作出應對計劃﹐換言之﹐無一前設關於核安全規劃的參與。

記者﹕”香港政府“比較被動﹖

古偉牧說﹕可以說逆來順受﹐若果有核事故﹐我們才會有反應﹔如果無核災﹐其實內地的核計劃香港是無分參與。

古偉牧指﹐中國的核電賠償機制﹐亦令政府大力發展此工業。他指﹐若出事﹐中國核電廠只須就整個事故承担上限3億人民幣的賠償﹐但反觀日本﹐其核電廠要向受影響人士承担無上限的賠償責任。

有關項目在網上資料不多﹐官方傳媒亦未有提及﹐只有深圳商報去年7月曾有簡短的報道惠州核項目的揭牌儀式﹐指核电厂采用AP1000技术路线,冷却水源取自红海湾。

目前中國正在運營的核電站有15座﹐另有26座核電站正在興建中。

--------------------------

核電專題(一):廣東核電大躍進 抗核市民被打被捕 (視頻)

核電專題(三):大亞灣核電站派“掩口費”年花10億 (視頻)

核電專題(四):大亞灣核電站保安如同紙老虎 (視頻)

--------------------------

本專題榮獲紐約節2015年度國際電台節目銅獎及2014年Sigma Delta Chi Awards。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