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云会客室:香港七一大游行

今天是香港回归中国十三年的日子,每年在这时刻,民阵都会发起游行,今年的主题正是热门话题的香港政改,他们仍坚持争取2012双普选,废除功能组别。国际特赦组织(香港)分会今年亦有参加,更准备了一些纸牌及小卡沿途派送,究竟那是什么,由该组织(香港)分会策划经理黄子玮亲自讲解他们今年参与游行的目的。

2010.07.0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问:民阵今天举行主题是「争取2012真普选,取消功能组别」,国际特赦组织(香港)分会今天也参与游行,是你们认同这主题或是另有主题讯息欲传递?

答:国际特赦组织支持任何形式表达自己的活动,「七.一」游行是香港人每年表达他们多元意见的活动,因此,我们每一年都会参与。今年的主题,我们目睹香港现有的政制跟世界人权宣言第廿一条有矛盾之处,因为廿一条选举必须要公平,任何措施有碍人民自由表达都是违反宣言的。现时功能组别议席的出现,我们都觉得有一定程度的歧视性,再看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之下的妇女委员会的意见指,香港的功能组别违反或安排不适当而侵犯了妇女的人权,又或侵犯了参与政治的权利,因此,我们其实也甚为关注。

我们今年其实也有自己的主题,一如概往,今年的主题是表达意见的自由。我们目睹不论是警方或参与游行或抗议人士间的冲突增加了,又或在六四前,香港政府采取了一项令我们感到讶异的行动,就是利用《公共场所娱乐条例》没收了里座民主女神像,这些令我们感到政府有些举措侵犯了香港人一直珍视的言论自由及表达自由,所以,我们今天的主题是要求香港政府捍卫香港人的言论自由,此外,我们也会派行动卡呼吁参与者写信到行政长官表达我们的诉求。

我们印制了三千张中文的行动卡,一千张英文的行动卡。当市民收到这张卡都能够传给朋友著他们行动;此外,在我们的网站里也有把相关的活动上载,倘有人没有此卡,可到我们的网站里了解详情。

问:在这张卡里,你们述明立即行动,致函予香港特首曾荫权,兼且有地址及传真号码。今年这个做法是否仿效中国境内的民众都是用这方法在网络中传递,呼吁网民有行动,或是因为目睹香港市民表达自己的意见较为内敛,导致你们作出一些提示?

答:行动的源起跟国际特赦组织一直呼吁人写信拯救一些良心犯,这也是组织一直动员群众使用的方法之一,我们在香港也是用这方法如希望香港人就一些被判死刑的人士或因政治而被判刑的良心犯如刘晓波、谭作人,望香港人致信予有关当局,反映我们的诉求就是释放有关的良心犯及特赦死刑犯。

不过,今次是我们首次针对香港政府而做,因为我们目睹言论自由在收窄中,我们担心政府会采取更激烈或继续打压香港人的言论自由。所以,我们觉得现在是时候于香港做类似的行动,呼吁香港人写信予行政长官。

我们的做法有参考中国境内网民的做法。这行动模式在我们较早时一项有关柬埔寨人民被迫迁时,在其他国家也派过类似的行动卡,呼吁他们寄送到柬埔寨政府正视人民被迫迁的问题,所以,我们是参考了不同的行动而设计这卡。

问:能否再详述你们目睹香港政府在这去的日子里如何收窄香港人的言论、集会及结社自由?

答:刚提及在六四前,支联会在香港时代广场曾竖立了里尊民主女神像,但香港警察分别在五月三十日及三十一日采取行动没收了,他们所持的理由是主办单位没有跟从《公共场所娱乐条例》申请牌照,因此而要没收。我们认为这举措反映了香港政府似乎利用另类的手法打压表达另类政见的自由。

我们认为表达政治意见絶对不是一个公共娱乐,即使用娱乐的手法,根据《公民权利及政治权利》的国际公约任何人可用任何和平的表达形式表达自己的意见。香港在此公约下是一个受规范的地区,所以,政府是次的举措给予我们一个好强烈的讯息,我们感受到香港政府正在收窄言论自由。

我们再回顾高铁事件或往后数次的示威游行,目睹警察的安排,令我们质疑警方的安排是否能容许参与示威或游行者有效地向目标表达他们的政治诉求。我们见到示威区安排到一处远离示威目标的地区,又或者见到他们放开多少条马路让游行人士使用,当中有警方值得改善的空间。

我们见到这些举措会令到香港人表达意见或政见的时候,不能够好有效表达,所以,今次我们派发一些行动卡呼吁大家一起写信给曾荫权或行政长官知道,我们珍视我们的言论自由,促请政府做好一点捍卫我们基本的言论自由。

问:我们亦见到近期有不少人前赴西环,在中央政府驻港的中联办门前示威,但是,我们目睹警方派驻的人手越来越多,同时间把行人道越来越收窄,游行人士亦在远处已被警方阻挡。你怎样看游行人士前赴到西环表达不满,警方同样派驻大量人手维持秩序,这手法是否同样都是一个讯息就是阻挡香港人表达自由?

答:是的,因为过份的警力都是会疾阻了游行人士和平表达意见的权利,有些场合警方的人手更是多过游行人士,所以,我们认为这方面警方絶对是须要进行检讨。现时,香港的做法是游行人士须要事先通知警方,倘人数超过了有可能要申请牌照,不过,当中双方可以有商讨的空间。

为何会出现过份的警力?我相信警方须要好好的检讨,不要因为说警察要维持治安而打压我们和平表达自由的权利。

问:最近不少示威人士尤其在政改问题上,他们都会用语言或肢体来表达自己的不满,语言使用方面亦造成对被针对者有人身攻击或尊严受损的感觉,你们的组织对这些行为的表现又有何看法?

答:国际特赦组织基本上是支持多元的和平表达模式,但是,我们絶不支持人身攻击或暴力的抗争,因为这类暴力抗争方式对制度的改变没有建设性,另外,亦超越了我们认知的道德标准。近期,我们亦目睹有些人使用了言语暴力或不尊重别人的说话表达自己的意见,我们见到这方法不独对他们争取的事不能有帮助,甚至惹来群众的反感,我们觉得这些方法不值得提倡或鼓励,亦不会认同。

问:中国不同的省份或地区,当地的人民要上街示威表达不满,或一些怨愤都会受到不同类型的阻挠。但是,不同地方的政府都会立例予以规范,阻挡民众表达自己的声音。这些法例并不是不许他们上街而是不准他们拉横额或喊口号等,若滋扰了社会秩序就不容许。你对于这些法例的定立对民众和平表达自由的权利,会造成怎样的影响?

答:这都是以法治国衍生而出的境况。我们关注的是法治精神,立法时是透过一个民主的议会进行立法,甚至有监察,互相制衡的制度,并不是透过立法来限制人民示威游行,之后,就说大家要守法,这不是我们麻木鼓吹守法就一定和平表达示威。

我们一直关注国内的自由,中国境内其实一直收紧,尤其是奥运之后,不论是上街游行,甚至是网上自由不许youtube、 facebook或 twitter这些社交不准登陆,甚至有些网络似被「河蟹」了,所以,我们都一直好关注,所以,我们一直都呼吁各地人民写信予中国政府表达我们对有关方面的忧虑。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