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蘋果》(二)】前記者設專頁繼續持守真相 冀活得真誠磊落為港人在黑暗照明

2022.06.2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香港《蘋果日報》倒下後,前記者梁嘉麗和陳珏明在社交網開設個人專頁,以獨立記者的身份,繼續報道香港人的故事。在《蘋果》消失的一年之間,梁嘉麗撰寫數十篇2019年抗爭者的人物專訪,記錄香港在大時代的改變。她說,這項工作能使自己活得光明磊落,也盼這些文字能為在黑暗中堅持的港人照亮一點曙光。陳珏明指,雖然獨立記者之路風險處處,但他仍堅持報道,只盼能為下一代守護真相。他又相信更多同行的加入,能開闢新出路。

一年前,香港人用掌聲和淚水,送別在香港創立26年的《蘋果日報》。

hk-apple7.jpg
《蘋果日報》消失一周年,對很多前記者來說仍是一份傷痛。(石頭 攝)

事隔一年,這個傷口仍未復原。因為一份「不甘心」,有前《蘋果日報》記者發悲憤為動力,以獨立記者身份,繼續以文字與無力感抗衡。

hk-apple1.jpg
《蘋果》倒閉一年後,前蘋果記者梁嘉麗(左)與陳珏明(右)重回蘋果大樓。(石頭 攝)

「對於很多記者來說,無力感是在過去一年最大的傷痛。痛其實是無停過,因為《蘋果》(倒閉)半年之後,就有《立場》和《眾》。這種傷痛,其實大家不必急於去療癒,你去想辦法與它共存,傷痛都是一個動力。」

——前《蘋果日報》港聞專題記者梁嘉麗

要療癒的是那份無力感

梁嘉麗在《蘋果日報》被消失後的第2天,重啟她的個人專頁,以獨立記者的身份,繼續新聞報道。她表示,《蘋果日報》倒下,她的情緒處於傷痛、無力感、憤怒和不甘心交錯當中,不想《蘋果日報》無疾而終,成為推動她繼續寫香港人的故事的力量。

梁嘉麗說:是不甘心,為何(官方)能用如此暴力的方法,使一間傳媒機構刪除?《蘋果日報》不應該就這樣的消失,應該還有一些工作我可以繼續去做,這份不甘心的狀態,變成一種推動力。

在過去一年,梁嘉麗在個人專頁,發布了約40篇報道,大部分與2019年反修例運動相關,梁嘉麗形容,選擇寫已出獄的抗爭者故事,是希望用文字為時代留下記錄,拒絕遺忘。

梁嘉麗說:(抗爭者)很多時被說成是被遺忘的一群,他們的經歷其實是代表一個時代的精神或狀況。記憶是會被遺忘的,要留下歷史事件和真相,便要做記錄。因為我的專長是做人物訪問,在能力範圍下,把他們的事做記錄,將他們的想法和經歷留下來,是很重要,如同在洪流當中撈沙,能撈下來就先收起。與其說是報道,我覺得更像一個記錄,如同說書人的角色,把他們的故事記下來。

用文字圍爐 「可見性」變得重要

她承認,失去了《蘋果日報》這個大台,變成單打獨鬥,資源不足,的確令影響力減弱,但另一方面她與讀者有了更多的交流。與讀者互動讓她發現,透過書寫抗爭者的故事,能為經歷香港巨變、心靈受傷的一群港人提供互相取暖的泉源;而即將入獄的年輕人,亦可以透過閱讀其他人的故事,為即將面對的囚徒生活做準備,減緩恐懼。梁嘉麗也期望,她的文章,能成為同路人在黑暗中的一點曙光,在記錄時代的同時,添加多一份意義。

hk-apple2.jpg
梁嘉麗認為,今時今日的香港除了「圍爐」,存在的「可見性」亦變得重要。(石頭 攝)

梁嘉麗說:今時今日的香港,我想除了「圍爐」之外,大家存在的「可見性」好重要。我記得去年最後的六四專題,我訪問了鄒幸彤,她帶出一個重點,對於抗爭者或記者,要借鏡中國維權人士保持的那種「可見性」,那怕只是一點燭光,最少能讓大家彼此相知,還有人在努力當中,我卑微地形容是一點曙光,這邊有一點,那邊有一點,那種「可見性」在今時今日是很重要。

做人要活得光明磊落

總結沒有了《蘋果日報》的一年,對梁嘉麗而言,獨立記者只是「此路暫通」,但面對如《基本法》23條立法、假新聞法等,這條崎嶇顛簸的彎路也隨時走到盡頭。但梁嘉麗說,會抱著「Be Water」(如水)的心態,和要活得光明磊落的信念,在艱險中奮進。

hk-apple3.jpg
梁嘉麗盼文章能成為仍在堅持港人的「指路燈」,也能使自己活得光明磊落。(石頭 攝)

梁嘉麗說:哈維爾說要活得光明磊落真的很重要,是一個生作為人很重要的價值觀,你走的每一步都是磊落地生存,而不是利益和權力而隨波逐流,別以為你今天的沉默、助紂為虐,你就不是邪惡,做人是要有基本的原則和底線。如果2019年香港人最大的一課是學會Be Water(如水),這不應是口號,而是要融匯在生活當中。

梁嘉麗發現,在過去一年,加入香港獨立記者之路的人愈來愈多,她相信,同行之間能夠互助互補,把《蘋果日報》散落的新聞碎片拼湊起來。她前同事陳珏明,也是這張拼圖中的一員。

一年前,陳珏明在《蘋果日報》倒下前的最後一晚,走出辦公室外,感謝門外守候的市民。

「真的只是很想繼續做記者,繼續報道。」——前《蘋果日報》人物專題組首席記者陳珏明

逆風而行的獨立記者

因為一年前的一句說話,陳珏明延續記者身份,開設個人專頁,以報道時事及法庭新聞為主,希望繼續發揮所長,成為與港人互勉的微光。

hk-apple4.jpg
陳珏明認為,獨立記者之路難行又風險處處,但相信更多同行的加入,能開闢新出路。(石頭 攝)

陳珏明說:當你看到仍然有很多香港人因為很愛香港,用不同的方法去付出;也因為我在過去多年的採訪經驗中,認識了不同的人,他們現在因為不同的原因被還押,透過在法庭旁聽的機會,我可以與他們見面。我也很喜歡做記者,繼續報道,便嘗試把法庭的資訊寫成報道,記錄下來,如同微光一樣,讓彼此知道對方的存在,我不知道是否能稱為使命感,只能說是我選擇用的方法。

一年過去,陳玨明說,深深體會當獨立記者的難處——他只有一雙手,難以應付香港瞬息萬變的社會,在《港區國安法》下,更要面對太多難以評估的風險。

陳珏明說:困難包括要考慮不同報道背後會否有機會有一些危險和風險,有時有些較爭議或敏感的新聞題材,你不敢再去觸碰。例如在外國有些事情發生與香港有關,但會猶豫及掙扎是否應報道,現在一些新聞報道都會被解讀含有不同性質,這都是要再三思考的事。

當我們以為山上無路 

在過去幾個月,相繼有傳媒步《蘋果日報》後塵,被迫關閉平台,陳珏明承認,獨立記者的生存空間比新聞平台更難,但讀者的支持,令他堅持走下去。

hk-apple5.jpg
陳珏明形容,現時記者如同走上一條狹窄的路。(石頭 攝)

陳珏明說:我覺得真的很難走,(獨立記者)是一條危險、崎嶇和不易走的路,當媒體已不允許百花齊放,當獨立記者只會承受更高的風險,但也因為這種環境,令我們在做的報道更有意義,例如有讀我文章的人,對我說一聲「謝謝」,意義已是很大。我覺得同爬山一樣,有時候我們以為山中無路,但愈來愈多人一起走,可能找到出路,不過這條路是我們要尋找的,不是現在走的就是出路。

盼望將真相留給下一代

剛當爸爸的陳珏明表示,希望仍作為獨立記者的他,能為兒子守護和保存現在的真相,亦期待兒子能有機會讀自己的文章。

陳珏明說:記者是在書寫一個時代的歷史,我希望能為下一代保存真相,包括自己的下一代,他理論上是能在網上找到我所寫的文章,期待他說一句「爸爸你寫得不錯」,我已很滿足。

hk-apple6.jpg
陳珏明盼望自己的報道,能為下一代守護真相。(受訪者提供)

陳珏明說,他想兒子將來長大後,生活的香港環境更加好,這成為他今天更加努力的動力,繼續在崗位上盡忠職守。

問到在目前滿佈荊棘的傳媒環境,如何保持希望?陳珏明堅守一個信念──「每一個黑暗的夜晚我們都看不到有光,但我們相信都會有黎明再來,即太陽如常升起,學張曉明所說,所以要有這個信念。」

記者:陳子非、董舒悦 責編:李世民 網編:劉定堅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評論

Yiu Wah Chan about the journalists of Hong KOng
2022/06/24 14:26

hope that they are living as water and keep their Hong Kong spirit and Hongkongers add oil. They are beautiful!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