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天内至少三宗性侵幼童丑闻 官方严密封锁消息并强力维稳

2019-07-1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8年7月7日,王振华率其高管团队,以重温入党誓词的方式高调向官方宣示政治效忠。(新城控股公开发布)
2018年7月7日,王振华率其高管团队,以重温入党誓词的方式高调向官方宣示政治效忠。(新城控股公开发布)

陕西省延安市爆出老师性侵幼童丑闻,这是近10天内,中国曝光的第三宗幼童被性侵事件。但在维护国家形象的考虑下,这些骇人听闻的罪行,被当局全力封锁。(黄小山 / 程文 报道)

即使性侵丑闻多日前已被曝光,并有多家媒体赶赴现场采访,但被称为红色之都的延安市,当局仍竭力封锁老师性侵未成年孩子的消息。

当地一位要求匿名的媒体人向本台记者透过,涉案疑犯在子长县一所附设寄宿功能的培训学校当老师,受害者是多名小学女生。但至今为止,媒体依然无法获取更多的资讯,记者并且被警告,不得披露事件以免影响「革命圣地的形象」。

案件被封锁了多日之后,上海澎湃新闻周一发布了一则简单的报导,称延安市子长县一补习班发生涉嫌猥亵孩童案件,当地教育局已在6月份向上级部门汇报,并称「此事属刑事案件,司法机关正在办理」。

消息指其中一个受害人是在今年2月开始被性侵,并持续3个月,但外界仅能从澎湃新闻的报导中,获悉嫌疑人姓蓝。

另据知情人透露,为了减轻恶劣影响,当地的教育系统内部,也仅仅只有少数负责人知道情况,大多数普通的老师和培训学校的职员,只能口耳相传。

本台记者就此致电当地一所培训学校的谢老师,她透露县教育局前段时间曾来检查,但为甚么检查老师们都不知道。

谢老师说:小学生的事情?听说过一些,但是具体不知道。教育局检查了没有?教育局检查了,对所有的辅导班都是检查的,前段时间也是来过的。具体的我不知道,我们校长没过来。

另一家培训学校的老师张女士告诉本台记者,事发地点在冯家屯小学附近,是涉事机构一个小学老师,在校外办的培训点。但他们都不了解详情。

张老师说:它就是一个小机构吧,都不知道它名字叫甚么。我只知道他们在冯家屯那边,安信中路那边,离我们这边有点远了。这个事只看到他们发的甚么样的,但是我们不认识这边的老师,我们也不了解这件事情。可能是和领导说了,这个我不知道。

本台记者多次致电子长县教育局,但都被拒绝接听。当地警方也没有接受采访。

综合官方媒体的报导,此次子长县性侵案,是10天内第三宗令人发指的性侵幼童事件。

上月底,贵州省疑似发生幼稚园和慈善机构提供幼女给人淫欲的丑闻,贵州省公安厅已成立专案组进行调查,但称并未发现有关情况,指是有人造谣。另有消息指,早在一个月前,民间NGO组织就已多次向警方报案,但20多天后,此事被广泛流传后,警方才首次联系该NGO组织。

此外,上市房地产公司上海新城控股的董事长王振华,因涉嫌性侵幼女于本月1日被抓,但上海宣传部发出禁令阻止媒体报导。另有消息指出,王振华亦可能涉及多宗相同性质的案件。

经济学者程教授向本台指出,宣传部门和网管部门是否因腐败因素,对媒体报导实施管控他难以判断,但有消息称,王振华公司背后涉及约3000亿贷款,可能也让官方投鼠忌器。他们担心全面披露此事可能导致新城控股彻底崩盘,并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至于受害人的权益和更多孩子的安全,并不在他们重点考虑的范围。

程教授说:经济维稳!关键就是这边欠银行贷款太多了。因为这个家伙据说欠了银行3千多亿呀,怕他那个股市变得太惨了,银行贷款还不起。中国的经济,应该是风雨飘摇的,尤其是楼市,相当敏感。它有一个连锁的效应,经不起一点点事情。像这种,它已经是属于上市房企的大佬,排名比较靠前,这次他们会把它作为一宗个案来处理,不会让它发酵到资本市场。

教育界人士谭刚强指出,很多地方封锁此类资讯,主要是地方政府担心曝光会影响他们的政绩考核,并且带来更多不可控的事件。而以上海新城控股董事长王振华案为例,除了地方政府利益之外,也不排除有大量的官员本身也是股东。

谭教授说:背后的根基还是在地方利益、官员利益。你注意他们的要求说是保护股东利益,所以这样一来,就有很多人用合法的、非法的(手段)让它稳住。说不定很多官员本身就是其中的股东,救过来了他又可以保住他的官位,如果救不过来他可能把一串的问题还要捅出来。他不是按照市场规律,实际上这就叫笑话嘛,但是没有办法,这个体制就是这样。

中国有接近1千万的的留守儿童,各地频繁发生老师性侵留守儿童的案件,甚至涉及慈善人士勾结,过去,有不少维权人士试图保护受害儿童,却持续遭受官方打压。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