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真相系列(五):杜絕假新聞?是「危」還是「機」?

2020-03-16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假新聞亂象常被極權政體用作衝擊民主制度的武器,亦削弱新聞媒體公信力。(路透社圖片)
假新聞亂象常被極權政體用作衝擊民主制度的武器,亦削弱新聞媒體公信力。(路透社圖片)

後真相系列(五):杜絕假新聞?是「危」還是「機」?

近年世界各地透過「炒作」假新聞以達到個人甚至政治目的的情況越來越氾濫,有多個國家透過立法並懲罰造謠者以期杜絕假新聞,但有關法例被質疑可能變成箝制異見的工具。面對假新聞資訊戰,在香港,最近有聲音建議政府推動《基本法》23條立法,這樣能否根治問題?抑或會衍生更多的政治打壓?(李智智/覃曉言報道)

社交媒體上泛濫的假新聞與不實資訊,常被人用來操控、滲透、抹黑、製造亂象,也是極權政體用作衝擊民主制度的武器,「威力」無遠弗屆,可以左右選舉,摧毀新聞媒體公信力,嚴重甚至引爆各地國安危機。其中2016年的英國脫歐公投與美國總統大選,都是最經典例子。

當年原本支持與反對英國脫歐的人數相近,贊成脫歐的時任保守黨國會議員約翰遜(Boris Johnson)(即現任英國首相),被指故意誇大英方付給歐盟的金額數字,雖然英國政府多次澄清是假消息,但約翰遜支持的脫歐陣營「Vote Leave」利用巴士車身廣告,繼續在全國宣傳每星期給歐盟3.5億英鎊的假消息,煽動民眾情緒,最終公投以51.89%對48.11%的結果,通過英國脫歐。

美國方面,情報體系指控俄羅斯在社交媒體散播大量謠言及政治廣告,涉嫌干預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包括抹黑當時候選人之一的前國務卿希拉莉(Hillary Clinton)收取「3K黨」獻金,其競選對手特朗普則被指牽涉「通俄」。特朗普當選總統後就「通俄事件」指責CNN、《紐約時報》等多間具公信力傳媒散播假新聞。

而在台灣,總統蔡英文更成為假新聞「箭靶」,由2018年九合一選舉至今年初總統大選期間,至少有14宗違法造謠案件與她有關,包括有人在網絡散播「蔡英文承認為前總統李登輝多次墮胎」,目的是惡意抹黑,令她在選舉中失利。

台灣事實查核中心總編審陳慧敏向本台指出,在大選前一個月,他們已發布了12宗有關選舉謠言的查核報告,到了選舉當晚(1月11日),他們亦一直留意有否相關謠言,果然發現有人在網上熱傳偽造開票片段,於是聯同民間查核組織MyGoPen等合作,找破綻及發布查核報告闢謠。

陳慧敏說:其實當時我們最擔心的就是說有可能選舉結果出現的時候,不如你的預期,這樣子的選務謠言就會發酵,會讓你覺得選務不公,所以我的候選人才會輸了,這個是會引起暴動,或是引起抗議、抗爭。

近年,為了遏止假新聞散播,多個國家推出《反假新聞法》懲罰造謠者,包括美國、俄羅斯、德國、法國、新加坡、印度及馬來西亞等,但有人權組織質疑部分國家的政權,採取立法旨在箝制異見,打擊言論自由,例如印度和馬來西亞。其後有政府因此廢除相關立法措施。

不過,新加坡政府去年10月通過立法後,至今已四度援引新例,指控一個多次發布批評當地高官及執政人民行動黨文章的反政府Facebook專頁《國家時報評論》(States Times Review)發放「假新聞」,要求該專頁自行標籤「經常上載假消息」,但遭駁回,當地政府改為指示Facebook代更正帖文,甚至封鎖專頁,新加坡當局的做法引起爭議。

至於香港,當權者近年經常聲稱遭假消息惡意中傷,亦有建制聲音要求港府推動《基本法》第23條立法反假新聞。假如有關法例得以落實,又會為香港社會帶來甚麼衝擊呢?

香港大學新聞與傳媒研究中心副教授傅景華坦言,憂慮港府作出相關立法舉措,並認為若真的重推《基本法》23條(就「國家安全」問題立法),背後的考慮可能是想針對媒體,箝制媒體發揮監察政府的「第四權」角色。

傅景華說:我相信其實最強對政府的監察都是一個媒體,媒體的角色經過這6個月後(8個月),我覺得是更加重要,所以我不相信中央政府或者香港政府,會希望在香港有效管治的情況下,更加讓香港的媒體繼續擁有像現在的自由度,所以我相信他們(政府)會有可能運用不同措施去限制媒體。

香港大學新聞與傳媒研究中心助理教授鍛治本正人(Masato Kajimoto)接受本台訪問時亦稱,雖然目前港府應不會急於立法,但未來肯定會再作諮詢,尤其警方經常公開指責一些「假新聞」,未來有可能會影響言論自由。

鍛治本正人說:未來肯定會再諮詢(立法),特別是香港警察,經常在他們的聲明中指責假新聞,並說他們已經進行事實查核,但他們的查核與真正事實查核的定義不同,他們只是在替自己的所作所為辯護。最壞是假新聞與經過查核的新聞,都在公共傳播中被武器化,我認為考慮到其趨勢及延伸,明顯地會出現言論管制。

如果官方控制了言論,資訊並不透明,有很多令香港人無法解釋的疑問,例如一些「被自殺」、「被失蹤」、「被送中」的傳聞,還有失蹤少女陳彥霖和科大學生周梓樂墮樓的死亡懸案,以及8.31太子站有人被打死的傳聞,這些是否會有真相大白的一天呢?

鍛治本正人認為,如果警察沒有做過例如太子站打死人那種傳聞的事,的確是無法為虛構的事情而拿出證明,但他同意該些事件的資訊透明度不足,當局是可以增加透明度,例如港鐵站內當晚的閉路電視監察片段,至今未有公開,以釋除公眾疑慮,這樣令人費解。

不過,他強調本身絕不同意立法限制言論,並舉例指新加坡已通過立法反假新聞,而且由政府首長決定你是否散播假新聞,那是極度危險,他絕不希望有關情況在香港出現。

鍛治本正人說:如果你是相信言論自由和出版自由,這會令人極度憂慮政府或部門首長,可以首先任意地決定哪些是假新聞而哪些不是。當然你其後會有機會反擊,但已經太遲。因此,我認為當權者可以決定哪些是真、哪些是假新聞的情況,我不想在香港出現。

美國新聞事實查核組織「第一手稿」(First Draft)創辦人克萊爾‧沃德爾(Claire Wardle)亦向本台表示,香港的假資訊因為反修例運動而變得複雜,但該些傳聞無論孰真孰假,都要像記者一樣花長時間追查,不能讓真相被埋沒。

克萊爾‧沃德爾說:我們需要進行調查,如果有人聲稱「被消失」,如果有人聲稱被捕時遭到警方暴力對待,你必須要繼續調查下去。不幸的是,這可能需要數年時間,而且警方不願意提供資料,便會更加困難。但令人憂心的是很多謠言都很有效,因為你無法很輕易地將其揭穿,而有人「被消失」、「被強暴」、「被自殺」,都是人們能夠想像是最壞的事,所以這是最有效的不實訊息,或者這也可能是真相。作為記者可以做的就只有繼續追查下去。

她又憂慮,香港的資訊戰極速發展,有可能演變像敍利亞的假資訊戰場一樣,必須依靠傳媒監察及花時間深入調查,將這些假新聞逐一揭破。

全球資訊戰顛覆了大眾對真相的認知,以及帶來恐慌與危機。當真相被政權操控、扭曲,演變成後真相的「真相」,連新聞媒體的公信力也遭到侵蝕,我們有可能永久失去發聲與判斷的能力,活在被操控真相的世界。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