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废墟下顽强的生命--采访向孝廉和薛枭

四川大地震这场惊天灾难已发生半个月,死亡人数仍在上升,但在这次灾难中最触动人的是一座座倒塌的校舍,和被活埋的学生。据非官方的统计,四川省在这次地震中遇难的学生已达六千多名。汶川映秀镇漩口中学及绵竹汉旺镇的两名学生,向孝廉和薛枭,在这次地震中曾被活埋数十小时,最后两人凭坚强的意志获救﹐其中一人还是被同学赤手挖掘救出的。(海蓝报道)
2008-05-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已接受截肢手术的薜枭薛枭和正在接受治疗的向孝廉。
已接受截肢手术的薜枭薛枭和正在接受治疗的向孝廉。
RFA 海蓝

此次5.12大地震的震央汶川县映秀镇是灾情最严重的地区。地震发生在下午两点二十八分,当时镇上所有学校仍在上课,一场地震令漩口中学、映秀小学及映秀幼儿园的校舍几乎全部倒塌,映秀小学四百多名师生,有三百人死亡,幼儿园八十多名师生,只有三十多人生还。漩口中学相比镇内其他学校震情较轻,不过,仍有一座教学大楼倒塌,及三十多名学生遇难。初三学生向孝廉在地震中,曾被活埋十个小时,最后由同学赤手挖坑救出,两日后才被救援人员用直升机送到成都医院救治,现时已切除左脚。

现时在成都的华西医院接受治疗的向孝廉,回忆这次地震遭遇仍犹有馀悸。她说地震发生时,她正在进行化学实验考试,第一次震动时,她们以为学校进行工程,没有理会,直至第二次晃动时,老师叫她们往外跑,她才意识到危险,大家马上冲出课室。

她说:房子又在晃,双氧水打到我头上,幸好是双氧水,跑到二楼时,房子一摔,我掉到一楼,二楼塌了,一堵墙把我砸了。有一位男同学倒在我旁边,旁边的人腿被砸,我们手脚不能移动;他很不坚强,一直在那边哭,我听见他哭,我想笑。我叫他不要哭,他说:我都快要死,还不允许我哭吗﹖

向孝廉形容活埋期间,她被一幅墙压著,手脚不能动,四处黑漆,她昏过去多次。她醒过来时,偶然会和附近那位男同学互喊,为了省气力,他们减少谈话。

向孝廉说,在瓦矶中听到老师初期曾组织同学找寻被埋的同学,后来发生馀震,他们才撤到山上去;不过,她深信一定有人来救她,所以没有害怕,一直等待。直至晚上九时多,向孝廉的同班同学马健,偷偷跑下山,到她被埋的附近位置喊她,然后赤手挖瓦砾,希望能把她救出来。

在马健挖掘期间,向孝廉曾昏睡过去,马健不断把她喊醒,鼓励她要坚持,她再次醒来,并告诉马健,尽力把她拖出来,不要怕拖断手脚,头不断便可以。经过四小时,马健终于挖出一个洞,然后爬进去把她救出,当时马健双手已是鲜血淋淋。

她说:跟马健刚见面时没说话,没流泪,我气喘喘的,我出来的时候哭了,大家都哭了。我只想说如果提前十分钟通知我们,或五分钟通知我们,无论那里通知我们一下,我们可能没有那么惨,通知我们在操场集合,可能我们全校都不会有人受伤。

由于映秀镇道路严重塌陷,地震发生后两天,仍未有救援人员抵达灾区拯救伤者,向孝廉与千多名老师及同学躲在山上,搭起帐篷等待救援,附近的医院亦已倒塌,她的腿伤一直没有得到治疗。不过,那时,她最惦挂的是父母,希望可见一面,从传来的消息知道父母大致安全,只是没法联络。

向孝廉的父亲向忠诚,在地震后想立即赶到漩口中学察看女儿情况,虽然距离只有十公里,但道路中断,加上有馀震,他一直没法成行。直至两日后,他没法忍受失去女儿消息,尝试跨过泥石流及爬石头去漩口中学。向忠诚说,他在路上首次碰到解放军,他们差不多同一时间抵达漩口中学,当他看见女儿受重伤,十分难过。

他说:那肯定很悲伤,嚎啕大哭,不能相信,不能忍耐,一个好好的孩子,她的脚肿了,断了,手都是肿的,不敢相信。她跟我说,脚断掉了。那天坐直升机到成都,如果不是直升机,她就没有了。她当时马上切肢,有生命危险,好难受。

另一个地震重灾区绵竹巿汉旺镇,镇上东方汽轮机厂的一间中学及一间技术学校倒塌,两所学校共千多名师生,至少有两百名学生被埋。东汽中学最后一名被救出的高二班学生薛枭,被活埋了八十小时才获救,打破了黄金七十二小时救人定律。救援人员在地震后三日,十五日晚上十时把他救出,被救出的一刻,他向在场人员说,“我想喝冰冻的可乐”,逗得大家很开心,对他的伤势也松了一口气。

已接受截肢手术的薜枭,目前正在成都的华西医院接受治疗。薜枭回忆说﹕地震发生时,他在三楼上课,他立刻逃跑,但校舍下陷,他掉到一楼,被塌下的水泥压住,十分疼痛,又动弹不得,只好等待救援。由于很多同学被活埋,他们在废墟中互喊名字,并听到上面有不少家长在喊子女的名字。

他说:觉得一个多小时就会出来,不可能没人救我。开始的时候,只有左手能动,没有流血,轻微的擦伤;同学都在叫,最早的是第二天的下午才有人被救出去。有人救出去后,就有人问还有人在哪里。有的死了,有些活著,下面叫名字,一直没回答,有一股伤心,还是坚定信念,一定会出去。

薛枭说,在废墟下漫长的等待过程,他与一位被埋在附近的同班同学,互喊名字,说一些鼓励的话支持著,直至第二天晚上,他才被救援人员发现,一直营救了两天才把他救出。薛枭续说,一共有三名救援人员负责救他,他们在他身边挖出一条坑让他爬出来,期间不断递矿泉水给他,并不断地叫他的名字,要他保持意志。

他说:第二天晚上,才有人发现我,知道我在下面,把我的右脚绑住,我把右脚移前,自己出去。救了我两天,才把我救出来,要先把我旁边的人先救出去。我快昏过去了,他一直跟我聊天,我觉得昏倒后就不会醒来了,他半分钟叫我一次,我还是一直回答.后来叫名字,我就回答。

薛枭表示,就这样撑了两天,救援人员终于把他救出,不过,在废墟中已知道会失去右手,因为一直被压住多天,完全没有知觉。被送到成都医院急救时,医生要求立即做截肢手术,由于父母还未赶到,他自己按手印同意做手术。

获救多天后,薛枭才知道班上四十五人,只有十一人生还;对于失去这么多同学,他感到伤心,但也庆幸自己活过来,他认为地震是可怕,但必需面对,要坚强起来,往好的方面想。他表示,没有右手,他还有左手,能活著已经很好了。(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海蓝)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