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歷四川大地震香港記者重返災區

天災無情,人間有情。香港記者潘小文與其姊姊在去年的四川大地震中,幸得一對無私的好心夫婦幫助,死裡逃生,雖然身心飽受創傷和煎熬,但受到當地人的熱情幫助,讓他們感到心暖。潘小文上月重返災區,探望災民和親身感謝幫助他們的一對好心夫婦,最近她更將自己親身經歷寫成書,希望籍此書警醒世人,親情的重要,能夠生存和幫助他人同樣是我們的福氣。(潘加晴報道 受訪者提供照片)

2009.05.20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Poon_reunion
重返災區的潘小文和在震災之后幫助她們姐妹的好心夫婦見面。(圖片來源:潘小文)

去年,潘小文與姊姊潘月荷到四川都江堰青城山普照寺當義工,不料卻遇上世紀大地震,潘小文及時逃出,但潘月荷卻身受重傷,經歷了長時間昏迷,甚至一度被當地醫生宣布死亡。但潘小文堅持不放棄,她在一對好心夫婦協助下找到一輛救護車,終於在出事12小時後,把姐姐送到成都的四川省人民醫院及時搶救,拾回一命。

潘小文說,因為當時情況實在太混亂,並無留下那對夫婦的名字及聯絡電話。回港後,潘小文一直尋找他們的下落,最後靠普照寺的師父的協助,最終於與他們取得聯絡。

上月初,潘小文重返災區,探望災民和親身感謝幫助他們的一對好心夫婦。她說,她之前心想與他們見面一定會啕聲大哭。但到見面時,原來是無言而對,彼此交換了一個堅定眼神,“感覺是安樂了,大家都生存,大家都活着。”問他們當天怎會如此熱心,他們答,如此特大的災難,凡有良心的人,都不會遺棄一些有需要幫助的人。令潘小文非常感動。

Poon_school
潘小文拍攝到的巨源中學的廢墟。(圖片來源:潘小文)


浩劫過後一年,談到當時的情況,仍是刻骨銘心,悲從中來。潘小文哭着說,最可怕的經歷是沿途看到不少房屋倒榻,經過聚源中學,看到不少學生被壓住,他們不停呼叫掙扎等候救援,但她卻完全沒有辦法伸出援手,因為壓着他們是一棟倒榻下來的大樓。她說:“最痛心是眼白白看到許多人,不停喊救命,直到無聲無力為止。”

潘小文說,她當時沒有注意樓房的結構,但拍下不少照片,事後看到倒榻的學校樓房根來沒有多少鋼根支撐。所以官方指學校建築物大量倒榻是因為特大地震所造成,實令人質疑。至於地震局官員說,地震前沒有先兆,不能預測,更不能相信。

潘小文說,地震前幾小時,她突然感到頭暈不適,誤以為是作感冒、休息不足所致。後來聽有專家說這可能是地殼磁場改變。而地震前兩日,大自然的動物已出現異常。她看到地下大量的蚯蚓、螞蟻爬出洞。田裡的老鼠、蟾蜍到處跑。當天早上佛寺舉行“放生”儀式,所有被放生的雀鳥到飛到佛寺一顆大樹上,不肯離開。而平時在寺院各據一方的三只孔雀亦聚集在樹底下。當時以為是這些動物在迎“佛誕”,但在地震過後,寺院大部分的建築物都倒榻了,唯獨是這顆大樹還在。她說,人類通常用理性來觀察事物,動物感受地殼變動的能力較人類敏感,較親近大自然,因此牠們能預知自然災害也不足為奇。

Poon_rubble
2009年4月,潘小文重返四川都江堰青城山普照寺。(圖片來源:潘小文)


潘小文最近將自己親身經歷寫成書,這本書叫做《從震央回來--一對香港姊妹親歷四川大地震》,她希望籍此書能夠警醒世人﹕親情的重要,能夠生存和幫助他人是一我們的福氣。同時,在身處危難,只要不放棄,一定會找到出路。

《從震央回來》第一版二千本書已售完,現在已印了第二版,售書後全數收益會在扣除發行商的運輸費後,全數捐贈香港紅十字會賑災金,用作購買物資救助災民之用。

從震央回來後,潘小文離開了從事了19年的傳媒工作,決定重返校園,修讀有關文化研究的課程。潘小文說,劫後餘生,珍惜家人和朋友的關懷,也是時候為自己計劃一下將來。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