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真相系列(四):台灣成華文世界打假先驅

2020-03-09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全球各地已設立了80間獲國際認證的事實查核中心,部分更與各大國際社交媒體合作,以打擊不實資訊。(路透社資料圖片)
全球各地已設立了80間獲國際認證的事實查核中心,部分更與各大國際社交媒體合作,以打擊不實資訊。(路透社資料圖片)

後真相系列(四):台灣成華文世界打假先驅

在資訊爆炸的年代,每個人都被網絡媒體包圍,網上消息和傳聞真真假假,極有可能影響你的個人判斷,其實世界各地包括美國和台灣等,都已經設立取得國際認證的事實查核中心。台灣被評為世界第一受假新聞攻擊之地,因此成為了華文社會中推行事實查核的先鋒點,本台記者到當地了解其事實查核情況,到底這些專家是如何Fact Check呢?(李智智/覃曉言  報道)

全球各地正面對資訊戰,2017年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不久,因為「通俄事件」而指責多間具有公信力的新聞機構散播假新聞後,「假新聞」被納入字典中,成為了普世流行潮語。

假新聞就如病毒在各大社交媒體散播。為了打擊不實資訊,多個歐美國家及亞太地區,包括美國、英國、澳大利亞、台灣及印度等,甚至非洲剛果,共設立了80間由國際事實查核聯盟(International Fact Check Network、簡稱IFCN)審核認可的事實查核中心,成員當中包括法新社(AFP)等具公信力的國際新聞機構,亦有取得該項認證的事實查核專組,專門揭露網絡流傳的假消息、假圖和假片段,並發表查核報告。

事實上,各大國際社交媒體亦宣布將打假行動升級,其中Facebook啟動第三方查核機制,目前在全球與55個機構合作查證「假新聞」,涉及43種語言,在去年首季共移除22億個假帳號,又因應香港的反修例風波中,出現大量假新聞,Facebook交由法新社團隊查證相關不實訊息。

互聯網搜尋引擎巨擘Google,近年亦開發反搜圖片及新聞事實查核功能,只要選擇圖片搜尋功能,可以利用其人工智慧技術,搜尋相關圖片出處或曾否被人揭露是假圖等資訊;另在搜尋新聞時,若曾被其合作查核機構揭發為不實訊息,亦會顯示相關查核結果。

Google最近亦與各地新聞工作者及工程師等,共同開發融合人工智慧技術的手機應用程式,供大眾查核及分析在網絡熱傳的圖片資訊,例如有關圖片的出處、有否任何被改動紀錄等,尤其適合新聞記者使用。

有關香港反修例運動的假消息,大多極速散播至兩岸三地,例如去年十一國慶前夕,當時任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曾公開譴責有人在網上「招募死士」。

謝振中說:是招募死士,有人在網上無恥地招募有自殺傾向的人,以計劃和實行一些造成重大傷亡的事件。

到底真相是否只有警方這一個版本?香港民間當日早已識穿警方引述的是假消息,而該幅被引用的「死士」漫畫圖的原作者,亦在Facebook公開澄清其作品被盜用來捏造事實;大陸方面當然沒有對該宗事件進行事實查核,所以中共中央政法委都轉貼該則假新聞,至於台灣方面,又會如何查核(fact check)呢?

由於香港目前尚未有正式成立獲國際認證的事實查核中心,公眾對於事實查核的認知仍未普及,反而被指受假新聞攻擊世界排名第一的台灣,早已推行事實查核,本台記者早前赴當地了解其事實查核情況。

台灣目前有兩家查核機構取得國際事實查核聯盟認可,為華文社會中的先鋒,包括2018年成立的「台灣事實查核中心」,該中心並與Google和Facebook合作打假;另一家為民間查核組織「MyGoPen」。

曾是新聞工作者的台灣事實查核中心總編審陳慧敏向本台指出,該中心由民間募款,只有約6人運作,每人也要針對網上的不實資訊展開追查及發表查核報告,除了應付早前台灣總統大選的大量假消息,還有平日最多的不實健康資訊,他們亦有就香港反修例運動的假新聞進行查核。

陳慧敏指,由於未必能向涉事人士採訪求證,很多時會委托香港的朋友幫忙,或以其他方式去追查,例如中共中央政法委發表的「死士招募」文章,他們便透過「以假打假」來擊破。

陳慧敏說:因為它完全是一個虛構的故事,我們很難根據它(中共中央政法委)的文章,然後採訪到相對等的人,來證明以真打假,所以我們後來回到以假打假,就是這個假的訊息裡面,它有自相矛盾的地方。那個招募令上面有一個Telegram的地址(帳號),它用的拼音,不是用粵語拼音去拼出這個音拼,它是用漢字拼音,那基本上就已經很可疑了,然後進去它的telegram看,基本上並沒有一個真正的招募訊息。

陳慧敏續分析指,該篇文章又引用了另一幅照片,再加入虛構說明,製造誤導性言論,務求將示威運動抹黑、扭曲事實。

陳慧敏說:它(中共中央政法委)又用了一個照片,說哥哥帶弟弟去參加一個示威遊行,所以他們就改善了生活條件,就買了鞋子,買了iPhone(TRIM)(0421-0427)我們就去反搜這張照片,發現這張照片其實是來自路透社,路透社並沒有這樣子寫,誰這麼寫呢?是文匯報。其實求驗頻道(「求驗傳媒」)已經破解了這個文匯報當時的不實報道,但是呢,中共中央政法委竟然再去用這樣的不實報道,作為它的文章素材。

除了「MyGoPen」外,台灣的民間查核組織還有「真的假的(Cofacts)」及「蘭姆酒吐司(Rumor & Truth)」,這三個組織與當地人使用率高達九成的社交平台LINE合作打擊謠言。

其中「真的假的」成員李比鄰向本台稱,他們主要在LINE提供聊天機器人(Chatbot)程式,任何人都可以查證及回應別人的謠言或訊息,並寫在資料庫裡,只要庫存裡有相關回應,機器人便會透過程式找答案給使用者,全部都是公開查閱,目前資料庫每星期約有250則新訊息,至於涉及香港「反送中」的謠言訊息,大約共有800則。

李比鄰又指,很多時政府官方拒絕回應事件或不給予訊息澄清,甚至背後可能出現操控言論,這種全民協力打假的方式,最適合現時的後真相時代,可以自行判斷。

李比鄰說:我覺得時代已經不一樣了,現在很講究公民素養和公民記者,或者直播和第一手資訊,我們沒辦法只依靠政府的訊息,(例如)有很多「反送中」的人塞進一輛火車,沿路開到中國去,像這樣的訊息,當時有一些媒體有報導,他們互相抄來抄去,但顯然是沒有被證實的東西,我們只是試圖以(聊天)機器人(Chatbot)來解決假消息的問題,就是在LINE上面的Chatbot,迅速回應民眾查過的資訊,我只能把我看到的資訊,我整理好的資訊,提供在資料庫中,我提供給你的資訊,願不願意相信要看自己。。

至於香港方面,除了民間自發在網上發表查核報告,香港大學新聞與傳媒中心去年成立了查核組織Annie Lab,其中一位研究員何采蓉稱,他們大多是從社交媒體,例如Twitter、Facebook、Instagram,了解大家正討論甚麼,追查源頭。

何采蓉說:(假新聞)技巧去利用一些舊的(消息)或是用與現時情況完全無關的材料,然後配上一個假圖說,令你以為與現時事件有關係。很多時候我們會用到圖像反證法,或是去Google 搜尋最原先發出的時間。

她舉例說,早前因為新冠肺炎疫情,有傳病毒源頭來自蝙蝠,便有人在網上散播內地女子喝蝙蝠湯片段,說成與疫情有關,但實際被人「炮製」成誤導言論,而破解方法很簡單,每個人都可以自己動手查證。

何采蓉說:有一個工具叫「Youtube data view」,你只需要複製和貼上那個連結,就可以找出一大堆大型數據,包括何時上載,平時在影片可以看到上載日期,但這裡可以再詳細看到何時何分何秒上載,它最方便是截了圖,你只需按一下reverse image search,可以自動轉入google image search ,就會找到原來很多人都在討論這影片,有新聞網站擊破那影片,原本影片是說在大陸有人做蝙蝠湯,但這蝙蝠湯並不是在中國大陸做和吃的,原來是在另一個地方,所以它是一個誤導題目。

在這個失信的社會,要調查真相,不一定要依賴媒體和官方機構,大家都可以承擔起公民責任,多點獨立思考,使用事實查核方法,去擊破惡意謠言。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