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关注江苏化工厂爆炸 地方政府强力维稳图自保

2019-03-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3月25日,江苏省环保厅披露的响水县化工厂爆炸后的现场,破环的惨烈程度触目惊心。(江苏省环保厅官网)
2019年3月25日,江苏省环保厅披露的响水县化工厂爆炸后的现场,破环的惨烈程度触目惊心。(江苏省环保厅官网)

江苏省盐城市响水县化工厂爆炸造成重大伤亡,习近平、李克强分别发出批示,要求查明起因及全面整顿业内的安全隐患。爆炸惨剧刚到头七日,近百名死者及失踪者的不测,至今仍未有官员需要问责。官方亦全面维稳和封锁资讯,尽量抹去事件的负面影响。(黄小山 / 程文 报道)

尽管空气中还弥漫著刺激性的味道,消防、武警和环保人员依然带著防护面罩在爆炸核心区善后,本周一(25日),爆炸后仅数天,一纸命令,陈家港镇10所学校复课。两所距爆炸点仅1公里多的小学,也不能例外。

为了政治考量,所有被要求复课的学校,学生都要在露天的操场上参加升国旗仪式。

《新京报》的记者告诉本台,除极少数官媒获安排采访升国旗仪式外,所有自行前往采访的记者都被驱逐。事实上,爆炸发生后,他们获准进入现场采访的机会不足24小时。

另一个引发广泛关注的资讯是,到爆炸后第五天,尽管死亡达78人,在官方的通报中,已不再即时发布最新的死亡资料。

执业教师的徐女士也注意到学校匆忙复课的消息。她愤怒,但又无奈地说,在化工厂大爆炸,并几乎摧毁了周边众多生产农药的化工企业之后,政府如此急切地赶著孩子们复课,根本不在乎这些孩子们的生死。

她认为,这是当地官方试图抢时间,赶在习近平出访回国之前,强制性把这个事件平息,以减少自己被整肃的风险。

徐老师说︰那个政府要是在乎这些学生的话,就不会有毒疫苗了吧。因为习近平这两天不是出去了嘛,这两天要回来了,他们要在习回来之前把这个事摆平呗。我感觉好像一切都是粉饰太平的,没人讲这个事。前两天,人家说有18个消防队员死了,然后又把这个散播消息的人给抓起来了。

学校复课是当地极为敏感的话题。本台记者多次拨打响水县教育局的电话,追问校园的环境是否安全,都被直接挂断。

至周三(27日)为止,在爆炸事件中被抓的人,并非局限在网路传播谣言的人。据江苏环保人士披露的消息显示,环保志愿者张文斌在当地调查期间亦被警方从酒店强行带走审问,而并非盐城市管辖范围的的连云港市的环保志愿者,也同时遭到了连云港市东派出所的骚扰。

环保人士刘福堂指出,从官方抓走环保志愿者张文斌的做法,其主要的目的是恐吓披露真实资讯的人。现在官方虽然对外发布了一些所谓的检测资料,但根据惯例,他们都只是选择性发布消息,而真实的污染状况依然不透明。

刘福堂还指出,由于出事的是具有强致癌物质的工厂,并且周边被破坏的,也是生产农药等化工产品的企业,因此,可能给当地10万居民带来的第二次伤害,远比爆炸本身带来的惨重伤亡更为严重。

刘福堂说︰他这个以身份证为理由抓人(*注︰当局指在张文斌身上发现了两张身份证),那根本不成为理由的事情。他是先抓,然后找理由。她政府虽然公布一点数字,但是她只是有选择性的。毕竟她还是心虚、害怕。她现在死伤这些是小事,关键就是将来这个污染的问题,这是大事,而且还要有多少人来受这个第二次伤害?这是人们应该关注的大问题。

刘福堂还指出,响水县悲剧并非个案,它仅仅是全国类似项目的缩影。

刘福堂说︰这个不是它一个地方的问题,这是全国性的问题。主要就是我们的政府啊,很多项目根本就不应该搞!她就是为了追求利润,为了政绩,不顾老百姓死活。

另资深媒体人何光伟亦以其亲身经历指出,官方对响水县化工厂事件的维稳手段,已经到了让人震惊的地步。他透露,他转发了《新京报》关于抓捕环保志愿者的微博,并评论了一句「响水县公安局长该当何罪?」,他本人的电话就立即被盐城警方获取,一名网路员警还连打7个电话给他,对他进行威胁。

何光伟说︰刚才自称盐城市公安局一个姓祁的人给我打电话,就是说,法院又没判决,你怎么能说局长该当何罪呢?你这个人就是主观臆断啊,怎么怎么样,给我贴了一堆的标签。他说,我会把你微博的情况上报的,怎么怎么样。我微博注册就是用那个手机号注册的嘛,所以我说你们公安机关不去查那些事故责任人。他说,你怎么知道我没查?怎么怎么样,一堆话。

面对强力的资讯封锁和全面维稳,响水县化工厂爆炸后翌日晚上,网上的讨论已开始降温,到本周一,除了官方的通稿之外,媒体人自行采访和民间发布的消息,已遭大范围遮罩。

学者谭刚强指出,事发后,出访欧洲途中的习近平在批示中明确指出,加强舆论引导,这被当地官员解读为隐瞒真相的尚方宝剑。而事实也证明,从批示开始,官方即全面严控舆论,众多媒体连记者也不敢派往现场。

谭刚强说︰肯定是个政治考量啊!老习也有一句话嘛,加强舆论引导,这次,他说出了这样一句话。他的导向已经非常明确了,就是要控制住,下边的人就好像有了尚方宝剑,就可以不择手段,不让事情披露出来。所以这一次你看,主流媒体基本上噤声,还有一大批调查记者报社它也不敢派人出去。

当地媒体人还指出,此次的资讯管控和维稳力度,甚至超过了2015年8月的天津港大爆炸,其中也涉及江苏省委书记娄勤俭的因素。曾任陕西省委书记的娄勤俭,一直被指和陕西秦岭别墅案有关,他至今仍没安全著陆。

响水化工厂爆炸当天,娄勤俭正带著省委领导出访陕西省西安市,官方称是商谈两省合作问题,但官场内也一直传言其陕西行只是其危机公关的动作之一。

但爆炸后一小时就收到禁令的上海媒体人指出,2007年响水县联化科技化工厂爆炸后,当地维稳工作,是动用一切手段控制、限制,甚至是收买和色诱记者,这次当地维稳更为简单粗暴,直接强力弹压。一方面是舆论环境正在恶化,此外,还因为中共高层从今年初开始的严防重大风险的指令。

他说︰这次非常快,21号发生,24号基本就没有声音了。你像我们这儿,基本上就更快,一个小时,上海市委宣传部就发布禁令了,马上就给摁住了。另外这个整体的形势,也属于一个比较风雨飘摇的阶段。年初不是开过会嘛,说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原来叫强力维稳嘛,现在就是「变态维稳」。一切可能带来不稳定因素的,都被列为重大风险。

但面对外界的质疑,江苏省教育、环保部门和警方,都没有就本台的采访要求作出回应。当地大多数受损化工企业,也疑似受到压制,集体保持沉默。

联化科技这次也成了受害者。联化科技浙江总部人士承认,爆炸波及了他们相距一公里多的化工厂,致2人死亡,10多人受伤,工厂受损停产。次日,他们的股票应声跌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