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类书店与社运共存亡?如何走下去

2018-05-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另类书店与社运共存亡?如何走下去

香港租金昂贵,加上政治环境越来越收紧,有另类书店则越搬越高,放弃统称二楼书店的生品牌。有书店东主表示,社运热,生意也热,社运「退烧」,生意就越来越难做,有的更已经无奈结业。(杨默 报道)

在旺角,短短二百米的路程,就可以见到有四、五间楼上书店,很多都是在二楼,但是「序言书室」的楼层就更高,它在七楼,要乘搭电梯才能上到去。

在近年香港铺租越来越贵的情况下,将店铺开在七楼,比起已经平租的二楼书店,还要节省租金成本。就算是地理位置不方便,但无阻书店的吸引力,序言书室的店主李达宁仍有方法吸引捧场客。

李达宁说︰我们主要做社运书,开店十年,过去十年社运期间,(销路)都有上升,主流书店未必有卖或大量推动的一些书,当读者要寻找时就会去所谓的「二楼书店」或「独立书店」。

李达宁说,序言书室主打售卖社会运动的书籍,早期经营得比较辛苦,但是亦由于香港的主流商店都很少售卖社运书,在近年就为他带来 「财路」,每月收入得以提升。

其中一个例子就是,2015年,时任特首梁振英在施政报告中,公开谴责《香港民族论》,指其提倡香港独立,当时不少人都立即对该书产生兴趣,但是主流书店没有售卖,很多人就找到设在七楼的序言书室,他亦因为梁振英一番言论,发了一个小财。

李达宁说︰(三联、中华、商务)就没有卖这本书,这个我挺确定。就是他没有入货,他没有入这本书。很多人想找,就令得他们要去独立书店。(三中商)在大部份公开场合的回应都是说,因为商业原因所以不卖,但我就感到很奇怪,因为作为业界,这些书都很好卖,纯粹因为商业的理由(不卖),我就觉得很难被说服。

在港岛铜锣湾,在黄金地段也有另类书店「人民公社」,店东邓子强四年前曾认为,在香港要经营独立书店,就是要走偏锋,他口中的偏锋,就是专门售卖特定类别的书籍,而他经营的人民公社,就是标榜售卖关于中共政制或是丑闻的政治书;但四年后他就觉得,偏锋策略不可行,他也预计,经营下去只会更加困难。

邓子强说︰(偏锋策略)不太可行,我预计在未来日子就算继续经营,都会非常困难,你见到现在在微信讲句话,就会自动屏蔽。有张相又连头像都消失了。内地人又越来越少,可能他自己也害怕,我们「搵食」的,不讲甚么民主大道理。

「搵唔到食」,连自由行旅客最需要的奶粉、兑钱工作也会做,甚至为外籍佣工影印的生意也做,但邓子强「计过度过」,实在是不能养活自己及家人,最后决定忍痛,转手给自己的朋友经营咖啡店。

邓子强说︰奶粉也过了那个势头。以前奶粉都可以帮补。

虽然政治气候对书店有所影响,但邓子强认为,独立书店最大的敌人还是科技。

邓子强说︰整个书本市萎缩,不是禁书与否。客人都在,都想知道这些资讯。看书的人越来越少,大家都有手机,我想看修宪,在网上都已经看完了。

虽然香港独立书店和政治书籍没有必然关系,但是随著主流书店对某些书籍的审查抑或选择不售卖,也为独立书店带来生机,只是业界都觉得,种种原因,难以经营下去。    

邓子强说︰以前我也觉得,卖禁书,可以走一条路,行得通的。但是现在又发觉,租金曾跌但又回升,旅客、人客数目相对减少,旅客又有其他渠道去取资讯……

序言书室的店主李达宁则认为,香港的政治环境收紧,对独立书店的营运是会有影响。

李达宁说︰最近都看到香港的政治环境是越来越变紧,以往讲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是一个很合理的承诺,到现在他说自决也变成港独,会不会到一个地步高度自治也变成踩界,碰到官方的红线,不能再提。

香港雨伞运动于2014年发生,至今已经经过三年多,但是在序言书室的畅销榜,不时还是见到雨伞相关书籍榜上有名。李达宁形容,售卖雨伞运动的书有一个走势,从最初开始记录事件的图集,到近日比较多的是探讨雨伞运动成败的书,他认为雨伞运动是对香港人很重要的一个事件,所以至今仍不断回顾、检讨。

李达宁说︰雨伞运动后,我们有一至两年的时间,畅销书榜是以雨伞书为主的。粗略估计曾经参与雨伞运动的人都有一百万,所以香港人都大量地参与雨伞运动,在城市历史及社会运动都很重要,所以才是不断回顾的原因。同时因为,雨伞运动争取的诉求没有成功,可以说是雨伞后的失败,到现在是有争取社会的迷失。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