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散潮】国际连系成禁忌 港税局正审查驻港公民组织 跨国组织如何看香港公民社会解散潮?

2021.10.2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解散潮】国际连系成禁忌 港税局正审查驻港公民组织 跨国组织如何看香港公民社会解散潮? 过往香港一直是国际非政府组织的区域集中地,但现在国际连结都变成「国安禁忌」。
粤语组制图

过往香港一直是国际非政府组织(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即NGO)的区域集中地,惟当国际连结变成「国安禁忌」,他们都预视前路灰暗。教协、职工盟被逼解散,国际特赦组织亦表明因《港区国安法》撤离。多个驻港的国际公民组织透露,近期收到港府部门反常查询数年前活动详情。被官媒指为「反华组织」的国际教育组织及国际工会联合会,接受本台访问,对香港解散潮感震惊。

活跃于香港国际非政府组织圈子的A(化名),说圈内人士对职工盟被逼解散并不惊讶,真正令他们感到震惊的事,是早前支联会被警方引用《港区国安法》第 43 条实施细则,命令交出资料。

feature-check2.jpg
活跃于香港国际公民组织圈子对支联会被警方引用「港区国安法」第 43 条实施细则,命令以国安法交出资料。(图)为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被拘捕。(路透社资料图片)

引国安法令支联会交资料 令国际NGO圈子震惊

A表示,驻港的国际非政府组织与其他亚洲分部或伙伴都有合作,如果向港府交出资料,一旦由中方转交予其他亚洲威权国家政府,随时对外地的合作伙伴,构成生命危险。但若果拒绝,在港的员工又可能要负上刑事责任。

feature-check1.jpg
国际特赦组织本周宣布因《港区国安法》撤离香港。(路透社资料图片)

A指以她了解,其实不少国际NGO管理层对香港,或《国安法》落实后的评估,原本未至十分悲观。但支联会事件令他们重新评估香港局势。未来他们将缩少在香港的规模,甚或撤离香港。

港府反常审查 税局:不利国安团体会被撤销免税资格

A透露,最近香港税务局及社会福利署对驻港的国际NGO加紧审查,例如追问数年前的某项活动内容是甚么,甚或要求提供相片纪录。本台向另一名国际NGO的工作人员Y(化名)了解,他表示组织亦收到社署的类似查询,认为情况异常。Y表示,迹象显示,未来香港在管理NGO方面,将与中国大陆手法趋近,国际组织自主空间将大幅减少。

对于上述情况,香港税务局回覆本台,指一直有定期覆查,若发现有慈善团体的行为和活动,「属非法或不利于国家安全或进行不符合其宗旨」的活动,会要求提供进一步资料,以决定是否撤销其豁免缴税资格。局方又强调,从事或利用资源「支持非法或不利国家安全的行为」,不会被视为真正的慈善团体。

feature-check3.jpg
香港税务局回覆本台,若发现「属非法或不利于国家安全或进行不符合其宗旨」的活动,会要求组织提供进一步资料。(邓颖韬摄 / 资料图片)

根据资料,税务局今年9月已就《港区国安法》,修订税务指南,任何团体「不利国安」,将被撤销豁免缴税资格。目前国际NGO不少业务都受税局及社署规管,不少组织以慈善机构身份在港注册,获税务减免,又或可在街头筹款。

曾是国际公民组织集中地 本地公民组织拒绝国际联络

过往,香港一直是国际非政府组织在亚洲区域的集中地。根据香港大学的《香港的国际及跨境非政府组织公民社会组织的能力报告2014-2015》,当年资料库已纪录215个在香港合法成立的国际非牟利组织。报告指大部份参与研究的组织自认不受港府干扰。

A表示,香港过往有多个优势吸引一众国际NGO,财务方面,香港注册公司方便,而且税务较低,资金流动及银行系统较国际化,相比韩国及台湾都更好;另外,香港人英语能力良好,生活环境国际化,而且位处中国南大门,有利于开展大陆及其他亚洲国家业务,都是其他亚洲地方难以媲美;而最实际是,香港的筹款能力在世界名列前茅,不少国际NGO在港财务上都可自给自足。

A表示,以往国际NGO会与本地NGO合作,在香港展开推动本地进步的项目或国际项目。不少本地NGO在《国安法》实施后,刻意减少与国际NGO的联络,不接受他们提供的资金及合作计划。有本地NGO亦会自我审查,例如对香港政府的批评变得温和,不接受外媒访问等。

港组织受打压 国际组织如何支援亦陷两难

面对香港公民社会空间急降,不少原本与本港组织有良好互动的国际组织,亦陷入两难,因为联系或意味为香港组织带来危险。

教协、职工盟被逼解散事件期间,被香港官媒指控「反华外力」的国际教育组织(Education Internation)及国际工会联合会(ITUC),两个组织的秘书长David Edwards及Sharan Burrow分别接受本台访问,他们都对官媒指控「反华」不以为然,但对香港涉事的抗争者仍十分担忧。(Sharan Burrow专访连结

「这是一个值一百万元的问题。」对未来能否与香港教师工会联结,国际教育组织秘书长David Edwards坦言目前仍是疑问,他不想令香港的同业受到更多伤害及威胁。

David Edwards说:我们不想发生的事,是引致教协勇敢的男士及女士,面对更多伤害及危险。对我只是简单安坐这里并且评论,被夜半被敲门并带走的不会是我。

feature-check5.jpg
David Edwards表示对教协解散感到震惊。(图)为教协宣布解散。(路透社资料图片)

David Edwards表示,有47年历史的教协是国际教育组织的创始成员之一,形容教协是亚太地区强大的自主教师组织,一直支持民主理念。他表示对教协被逼解散感到非常痛心,感到是全球其中一支民主灯塔被熄灭。他说没想到教协只想中国恪守香港回归时的承诺,但却在2019年后被政府针对,而对严酷的惩罚。

香港仍是国际关注点 「永远不要放弃希望」

David Edwards认为国际合作十分重要,例如他们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承认,他们有能力可以支援其他国家较小的公民组织发声及组织。他表示他们不会放弃为香港的教师发声,会继续向国际社会解释香港情况,不会让香港老师的声音从此消失。

feature-check4.jpg
对未来能否与香港教师工会联结,国际教育组织秘书长David Edwards坦言目前仍是疑问。(自由亚洲电台视频截图)

David Edwards说:有很多细小的公民组织希望勇敢站出来,但他们没有组织能力,没有足够本地力量,缺乏我们般的丰富历史及组织技巧。所以我们有很大的责任,全球工会理事会(Council of global Union)十分重视香港,这就是全球工会运动。 

他最后表示,如果香港的同业对未来感到恐惧及迷惘,「请望向学生的眼睛,他们是未来香港的领袖。望向你同事,问候他们需要甚么,大家可以如何互助。」而Sharan Burrow透露当组织支持香港,表明香港抗争是民主运动时,收到很多来自中国大陆的压力。她希望跟香港的工运抗争者说:「请你小心。」但永远不要放弃希望和抗争,因为如果缺乏人民的抗争,民主就永远不会成功。

记者/责编:陈润南 网编:刘定坚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评论

Heng
2021/10/29 01:58

million-dollar question 在英文俗谚(idiom)中指的是「重要且/或令人难以回答、进退两难的问题」,凭字面意思直译为「值一百万元的问题」反而带不出他要表达的意思。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