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才流失】香港金融和科技专才持续流失 将多年用心栽培人才拱手让予新加坡?

2022.06.20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人才流失】香港金融和科技专才持续流失 将多年用心栽培人才拱手让予新加坡? 香港现时全球金融和科技专才争夺战中恐大幅落后新加坡,本台跟进发现,不少香港流失的外资和人才均转投「竞敌」新加坡。
粤语组制图

香港现时全球金融和科技专才争夺战中恐大幅落后新加坡。本台跟进发现,今年首季数以万计人才撤港,劳动人口跌幅再创40年来新高,境外输港的专才占流失人口比例仅1%,当中大部分来自中国大陆。香港金融和IT界闹「人才荒」,就连多个金融监管机构高层辞任后逾1年未有继任人。不少香港流失的外资和人才则转投「竞敌」新加坡,而早已实施「病毒共存」的新加坡最新公布数字显示,今年首季金融和IT界人才持续增长强劲,当地更因应社会忧外来就业人数过多,特别调高签证门槛,专门接收中高层人才。有香港经济学者向本台分析,形容香港在「清零政策」下将花费心血培养的人才「拱手让人」,进一步动摇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和形象。 

港首季逾14万人净流出 劳动人口亦持续下跌 

香港去年底第5波新冠疫情爆发,港府紧随北京坚持实施严格「清零政策」,今年首季疫情仍持续上升,数以万计人染疫,同时亦导致大批人撤港。根据港府数字,香港今年首季录得逾14万人净流出,人口逐年下跌至741万人。

同时,劳动人口亦持续下跌,今年1月至3月有379.9万人,按年下跌2.3%;最新今年3至5月再扩大跌至约374.5万人,香港劳动人口比例仅占约5成,按年跌 3.8%,该跌幅为1982年有纪录以来最大。现时较2018年6至8月最高峰时的劳动人口约400.5万人,流失了约25万人,亦重回到10年前的水平。 

港金融和科技专才「人才荒」愈趋严重 

在金融和科技专才方面,香港「人才荒」愈趋严重。就连香港金融监管机构最近亦反映人才流失严重,金管局2021年人才流失率达7%,按年升3至4%。金管局回覆本台指,数字是近年高位,当中较多是具科技背景的员工;而证监会的流失率亦达12%,按年升近7%;保监局流失率最为严重,达16%,按年升7%。 

据香港最新统计处数字,今年首季,金融及保险业就业人数只有不足28万人,按年少7000人;而新加坡最新人力资源数据指,今年首季居民就业人数按年增长约4.7万人,其中金融及保险业按年增加4000人。(粤语组制图)
据香港最新统计处数字,今年首季,金融及保险业就业人数只有不足28万人,按年少7000人;而新加坡最新人力资源数据指,今年首季居民就业人数按年增长约4.7万人,其中金融及保险业按年增加4000人。(粤语组制图)

多个金融监管机构高层离职后逾1至2年,仍未有继任人,包括保监局前执行董事浦伟光及谭伟民自2020年6月离任的空缺;积金局前行政总监罗盛梅2021年6月离任后的空缺。另外,原为证监会法规执行部执行董事的魏建新,自今年5月离职后的空缺职位,以及另一位执行董事、掌管企业融资部的何贤通,于去年8月离任后的空缺职位,至今仍悬空。 

据香港最新统计处数字,今年首季,金融及保险业就业人数只有不足28万人,按年少7000人,至于资讯及通讯业有约13.2万人,按年少2800人。今年首季各行业的经理级按年少近1.7万人,而专业人员则按年升3900人。 

据香港最新统计处数字,今年首季,资讯及通讯业有约13.2万人,按年少2800人;而新加坡今年首季的资讯及通讯业,则按年增加3700人。(粤语组制图)
据香港最新统计处数字,今年首季,资讯及通讯业有约13.2万人,按年少2800人;而新加坡今年首季的资讯及通讯业,则按年增加3700人。(粤语组制图)

业内人士:港各行业都出现「断层」问题 

香港资讯科技商会荣誉会长方保侨向本台称,不止金融、科技业,相信香港各行业都出现「断层」问题。 

方保侨说:所有行业正发生的是,中、高层都有人走,只是中层走了,第二梯上来补中层位置,但刚毕业的人欠缺经验,未能补足第二层的人,中层之下的阶级出现断层。世代更替下,下层赶不及补位,尤是人手欠缺下。 

方保侨认为,香港若「清零政策」未放宽,将大大减少香港面对新加坡的竞争力,「到香港强制检疫7天,新加坡、英国好多其他国家都不用,比你会点拣」? 

新加坡人才增长持续强势 

在去年中已实施「病毒共存」的新加坡,人才增长则持续强势。当局日前公布数字,今年首季总就业人数(不包括外佣)保持增长,增加 4.2万人,达到约343.9万人,当中大部分增长来自非本地居民带动,有3.6万人。整体劳动人口比例较香港多,占约7成。随著职位空缺的增加和失业人数的相应下降,新加坡职位空缺与失业人口的比例,在经季节性调整后于2022年3月达到2.42,达1998年以来最高水平。 

当局最新人力资源数据指,今年首季新加坡居民就业人数按年增长约4.7万人,集中在金融及保险业、资讯及通讯业等,该两行业分别按年增加4000人及3700人。当中本地居民就业人数增长更高于非居民就业人数增长。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最近亦指,新加坡现有3000多名公民是金融业高阶人员,在金融业担任高阶职务的公民人数比2016年增加逾80%,料随通关防疫措施进一步放宽,相信增长进一步扩大。 

学者:大家的首选都不会是香港 而是新加坡 

中大商学院亚太工商研究所名誉教研学人李兆波向本台分析指,情况反映香港近年的政局动荡和防疫限制,令香港「留人」和「吸人」的能力在短中期内都大打折扣,尤其对全球炙手可热的金融和科技人才,比较教育、生活成本、住屋质素,资讯流动、疫情下的出入限制,「大家的首选都不会是香港,自然会是新加坡」。 

李兆波说:不论是最近移民盘、租盘和卖盘数字、出入境、强积金数字,是反映人才正在离开,若情况再下去,中、高层具有经验人士都走了,有活力的下层都会成为下一个梯队,影响香港的竞争力。变相是将多年辛辛苦苦培育的人才拱手让人,这是很不值的。 

港多个输入海外人才计划未见成效 

至于引入海外人才,要补足金融的和科技行业人才空缺,香港现时主要靠多个计划输入海外人才来港,包括「一般就业政策」、「根据输入内地人才计划」、「非本地毕业生留港/回港就业安排」、「优秀人才入境计划」、「科技人才入境计划」、「输入内地人才计划」,近年港府多次将有关计划配额加倍,但申请人数未能达标。整体人才输入数目也由2019年约6.7万人,大幅下降至去年约3.2万人,跌幅主要见于短期签证数目。 

就上述计划,据香港入境处数字,香港今年首季仅1405人获批,占同期净流出人数仅1%。当中8成来自中国大陆,从事金融的和科技行业的人均下跌约2成。 

新加坡为保海外人才质素 9月起提高签证门槛 

但新加坡当局冀保持海外人才的质素,媲美本地最顶尖的三分之一白领员工,新加坡政府也宣布将从今年9月起提高签证门槛,将就业准证的收入下限从现有的4500坡元提高至5000坡元,金融服务业则从5000坡元调高至5500坡元,更针对雇主引入互补专才评估框架(Complementarity Assessment Framework,简称COMPASS),分数达标者才能聘请海外就业签证持有者。 

港外资和人才 持续转移至新加坡 

值得留意的是,香港外资和人才有大批流入新加坡迹象。据新加坡入境数字,今年首季,香港入境新加坡人数增逾1倍。新加坡美国学校和东陵信托学校等多个新加坡国际学校指,今年初来自香港的申请人数以倍计激增。随著新加坡逐步放宽防疫措施及边境限制,加上香港坚持实行「清零政策」,当地预料来自香港的白领人数将回升。 

另自2019年以来,已有数十家跨国公司将地区总部或办事处从香港迁出。多家大企业,包括法国兴业银行盛传准备跟随花旗、摩根大通等,将部分高层从香港移至新加坡,并以星国作为亚洲总部的后备地点。 

学者: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和形象进一步动摇 

李兆波认为,即使现时香港在最新全球国际金融中心保持亚洲第一,但仍难阻形象受损。 

李兆波说:因为始终大企业在选择香港作总部会带来宣传作用,如果集团走了,规模走了,当大家一想就想起新加坡或东京,会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形象有很大影响。相对国际化程度,我认为新加坡国际化现时比香港更高,而香港所谓的国际化只是中国内地占较多,一味靠拢中国,主要服务不是国际,予人形象是「中国的国际金融中心」、「中国的国际城市」。

 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发展学院(IMD)日前的发表2022年全球竞争力报告,受惠经济表现提升,带动香港排名,较去年上升2位至第5位,但亦未能追上首次挤入第3位的新加坡,主要受「商业效率」大跌所拖累,过去4年间由榜首连跌至第7位,当中「高教育、高技术的人才外流不影响竞争力」评分的全球排名由22位降至35位,「企业优先吸引和保留人才」则由15位急泻至34位,「外来高技术劳动力」评分由16位跌至33位;去年排名第1的「金融技术」评分也跌至第9位。相反,新加坡有关项目表现均有改善。 

猎头公司华德士表示,愿意来香港的只有跨国公司非常高阶的管理层,或者是没有家庭的年轻人,认为香港「金融服务人才库肯定会越来越小」,选择放弃香港转投新加坡的人会愈来愈多。 

记者:李若如 责编:李世民 网编:江复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