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的英伦梦:「不惜一切离开也值得」

2020-08-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人过去一年的心情与经历,犹如坐「过山车」越过高山低谷,由爆发反修例运动至实施《港区国安法》,所引发的社会撕裂与寒蝉效应从没休止,令不少港人计划移民。随著英国政府宣布向BNO护照持有人,推出「5+1」的入籍路径,让这本早已被港人遗忘的回归前「历史文物」变成出走「避风港」的「通行证」。本台访问了六位准备或已居留英国的香港人,探讨港人追求回到英国管治时代的心情,有人认为只要能拥抱自由,不惜一切离开也值得。(覃晓言  报道)

「你们是否明年离港?」、「有多少人因为准备前赴英国,而真的补习英文?」、「选择曼彻斯特(Manchester)抑或伯明翰(Birmingham)?」还有很多关于移居英国的问题,近期在多个脸书群组和专页中「洗版」(热烈讨论);甚至有指香港警方及入境处,近日派员在机场登机闸口,监视前往英国的港人,背后动机不明,引来多人揣测,大家都讨论如何隐藏自己的「BNO」计划,才可成功离港。

80后港妈YM是成功以BNO赴英国的过来人之一,8月5日,她与丈夫带著七岁女儿,提著大包小包行李离开住所。到达香港国际机场后,她怀著战战兢兢的心情,向航空公司职员出示特区护照办理登机,首先过了第一关,再要通过安检、以及入境处的离境关口,当时可谓一步一惊心,奈何到登上飞往英国伦敦的航机,尚差很大段距离。

在机场等候之际,他们没有多语,深怕中途有任何差池。YM形容:「当天我们乘搭英国航空班机,在登机闸口看见数名穿便衣的警务人员,他们都挂上警察委任证,一直紧盯著登机人群,那刻我也很忧心,会否突然被阻止出境。」直至飞机起飞升至上空,再远离香港境内,她才吁一口气。

YM这一幕英国「出走记」,也许不止是其个人经历,愈来愈多港人都在网上分享自己的「走佬」计划和经验,甚至连如何买机票都大有学问。例如有人提议不要选搭直航班机,改为先到邻近地区如台湾或新加坡,入境旅游数天,再在当地买机票转机到英国,路线必须转折一点,以免被香港当局追踪。

另有人提议大家买机票,或在香港办登机时,都必须先用特区护照登记,若没有特区护照,谨记赶忙申领,「我们如此担心又费心,是因为中方不承认BNO护照,恐怕以BNO护照离境会被刁难,甚至被禁出境。」YM忆述离港当天情景,依然历历在目。

当飞机降落希斯路机场(Heathrow Airport)后,YM一家又要面对另一轮挑战,她拿出尘封已久的BNO护照入境,并向当地入境人员表明,他们一家三口要求申请俗称「LOTR」(Leave Outside the Rules)的酌情入境安排,同时呈交多项文件证明,竟然非常顺利。

他们在机场等候了约两小时,终于获签发六个月的居留签证,顷刻放下心头大石。她形容,当天同机另有十多名香港人申请LOTR入境,大多是一家人,当中亦有年轻单身女子,但她不确定是否所有人都跟她一样顺利过关。

「最初我跟其他网友一样,很担心被当地拒绝LOTR的申请,但我已想定后备方案,若不获批准,一家三口便以普通旅客身分入境,再等候至明年一月,直接在当地申请BNO VISA新签证,无论如何,我们已没有回头路,下定决心不会再返香港。」YM斩钉截铁地说。

YM原本从事市场推广工作,两夫妇在香港时月入共约七万元,拥有自己物业,属小康之家。她与很多香港人一样,因为去年反修例运动引发的警暴问题,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香港已经没有希望,已被中共完全控制,年轻一代没有未来」,所以她由去年下半年开始计划移民,并很快卖掉物业。

YM说:(国安教育)都是我(决心离开香港)的重大考虑因素,一定要(国安)教育,又要逼他们(学生)唱国歌,又只可以赞颂祖国,我觉得真的不太能接受得到。

她说,以前英殖香港时代,无论政局或普罗大众生活都是安稳的,现在香港的局势没有最荒谬、只有更荒谬,是她成长三十多年以来,从未见过的恶劣状况,因此不得不对这个「家」死心。

她本来计划移民位于地中海的塞浦路斯,因为投资移民门槛较低,原定今年5月出发,在疫情下被逼延期。YM的BNO护照于九七回归前申领,多年来仅使用过一次出国旅行,已逾期多时。因为去年很多人谈论BNO平权问题,她才醒觉要为BNO续期,未雨绸缪,「万一成功平权,又可以有多一条(移民)出路」。

这本枣红色BNO护照的诞生,源于1984年中英两国政府首脑,在北京签署《中英联合声明》,确认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当时英方已表明港人不会获得居英权,但为了安抚人心,翌年英国制定《1985年香港法案》,新增英国国民(海外)身分,并自1987年起向港人签发英国国民(海外)护照,让港人在回归后,仍可与英国保持联系。不过,这个身分不会获赋予居英权。

今年7月,英国外相蓝韬文(Dominic Raab)宣布,因为中方硬推的《港区国安法》,明显并严重违反了《中英联合声明》」,因此扩大BNO护照持有人的权利,将于明年1月起推出名为「Hong Kong BN(O) Visa」的新签证,供BNO持有人及其近亲申请定居英国5年,之后再续期住满12个月,便可申请成为英国公民。

很多香港人从没想过这本早已遗失、或遗忘在抽屉内的BNO护照,会为自己带来居英权,震撼不少港人,包括YM,她毫不犹疑更改计划到英国,努力在网上做资料搜集。现时一家人定居利物浦(Liverpool),暂住短期租约房子,目前虽没有任何社会福利,但他们准备了一笔资金,足够维持生活一年以上,稍后会找工作,亦希望迎接双亲来英国团聚。

YM算是首批获准LOTR居留英国的香港人,当她安定后,即在脸书开设专页「走佬去UK」,分享其成功个案及经验,希望帮助其他香港人,目前收到数十人查询。

她感叹,英国经济不景下,预计可能要放下身段,从事较低技术工作,如餐厅侍应或超市收银员,即使夫妇可能只有折合一万多港元收入,但为了拥抱自由,就算不惜一切,也非常值得。

YM说:来到英国真的至少拥有自由,你的思想、你的言行,你不会有制肘,不会担心因为唱一首歌(愿荣光归香港),现在在香港都有机会被拘捕,在这里,你不需要有这样的考虑,你是不会怕思想被控制,不会害怕我说这句话会否被拘捕。

另一位90后港妈思琪(化名)喜爱周游列国,但她热爱香港,过去从没想过离开这个家园。香港回归时,她刚升上小学,对于英国管治香港的殖民回忆著实不多,她最记得当年港督彭定康落区,她跟随家人去凑热闹,目睹彭定康亲切有礼地与市民接触,她还有幸被彭定康抱起合照,事隔多年,彭定康仍一直关注香港的自由与人权状况,对比现在政府官员的「落区骚」,可谓差天共地。

思琪的父母在中国大陆出生,少时曾经亲历文革的可怕,后来逃难到英殖香港,人人安居乐业,她的父母亦靠自己努力赚钱,白手兴家做小生意,足够养妻活儿。时至今日,像思琪这些90后年轻人,若要靠自己创业、买楼,根本难过登天,这是思琪对香港回归前后的最大感触,但她也没打算移民。

至去年反修例运动,经历了多场令港人心碎的重要大事后,例如721元朗事件、831太子站事件、理大围城及中大围城事件,一幕幕的警察暴力画面,还有政府漠视港人的荒唐举措,教思琪对香港死心,觉得这个政府已无可救药。

思琪说:其实现在上网或看新闻,每一天都有很多事情很荒谬,我觉得自己要像逃难般离开,我会担心走迟一步,会否永远要留在这里(香港)呢?其实都有忧虑很多(移民)问题,例如会否无法找到工作,会否被人歧视,或者很多这方面(移民问题),我都曾经考虑过,但我觉得可以承受得到,总比留在香港好。

思琪开始在网上搜集移民英国、加拿大的资讯,但发现投资移民葡萄牙的门槛较低,且与家人商量过后,大家都很喜欢葡萄牙,无论是天气或当地食物都较易适应。今年年初,一家人曾到当地考察,包括谘询当地律师及买房子等,连香港「良民证」都申请了,几乎需要办的手续都已办妥,一切准备就绪。

至7月,思琪与很多香港人一样,决定改以BNO申请入籍英国,她说:「我始终觉得英国的教育制度比较好,当地以英语沟通,不需要另外学习葡语,而自己对英国亦较有感情。」她的亲戚朋友原已计划移民台湾或加拿大,同样改变目的地到英国。

当落实居英计划,她最初打算两、三年后才离开香港,但眼见国安法生效后,接连有社运人士被捕,警方甚至大规模搜查《苹果日报》,这股「白色恐怖」令香港人更感不安,同时她担心英方会随时「落闸」,为免夜长梦多,一家人决定明年启程到英国。

回归多年以来,思琪与家人都是使用BNO护照出国,即使申领了特区护照,她一直放在抽屉内,她相信唯一一次使用,可能就是离开香港去英国。

思琪说:可能因为不满这个(香港)政府,不想使用这个政府发出的旅游证件,所以一直使用BNO护照,亦是一种(精神)寄托,有时候会奢望,如果继续拥有这本证件,会否将来英国真的让你过去(居留),现在或者算是等到了,但不知道是好事,抑或不好的事。

每天在倒数离港,思琪面临离开这片充满回忆的成长地,有不舍亦有疑惑,她最心痛是双亲逃难过一次,如今又再经历逃难。她亦反覆思量,到底将来还会回来香港吗?中方说过不承认BNO,也许将来香港政府不准一班像她持BNO投向英国怀抱的香港人回流,或许她已没有回头路,但她不会后悔。

香港人一向有「不输蚀」的心态,当年不少人为在回归限期前申领BNO,不惜通宵排队,甚至大打出手。根据英国签证与移民署资料显示,由1987年7月1日至1997年6月30日的BNO申领期限,录得约340万人登记申请,超过当时香港人口(649万人)的一半。截至今年7月,拥有BNO资格人士约290万人;截至今年2月,持有效BNO护照人士(即有定期续签、未逾期)只有近35万人,即占一成多而已。

提供代办BNO续期服务的移民顾问「UK Connect HK」经理陈先生形容,现时情况与九七回归前申领BNO热潮相似,更可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他发觉很多香港人早已遗忘了自己的BNO,几乎每20位客户,只有一人曾经续期,但国安法实施,令香港人赶忙为BNO续期。

陈先生说:今次简直(与九七回归前申请BNO热潮)一模一样,我现在手上的客户,有大部分都是原本已经遗失BNO,即不知道把BNO放在哪里,手上有BNO的客户,我见他们的BNO到期日是2000年、2001年、2002年、2003年,已经有至少超过十年没有续期,这么久,我只遇到有一位客户的BNO是仍然生效的,而那位人士是没有申请特区护照,因为他不喜欢中国,到了现在40多岁都只是持有BNO而已,连特区护照都没有申请。

他称,过去一个月内收到大约300宗BNO续期查询,并成功替80位客户的BNO续期,估计英国政府8月完成续期的BNO护照多达数千本。不过,他指现在还未算是高峰期,预计9月过后,当英国国会复会进行BNO平权后,申请数量会急升达至几何级数。

曾赴英国留学的陈先生亦是BNO护照持有人,本身亦已决定尽快赴英国,因为担心英国政策随时有变卦。他称,以往香港人办投资移民,至少要有一千万资产,今次英国政府等同送出移民权,很难得再有如此千载难逢机会,即使要前后逗留6年,才可申请公民身分,仍然值得「搏一搏」。

在人人赶著离开香港的动荡时势,不少已经居留英国的香港人,不忘在网上教路及分享个人移民经验,为有需要的香港人伸出援手。39岁英籍港人Mike与朋友开设的脸书专页「攞BNO住UK」,为有意赴当地的香港人提供英国生活文化资讯,短短数个月已收到二千个查询。

他称,以往太多人聚焦于买房子、读书、治安和哪个地区便捷等事宜,但是很多人忽略了认识英国。他认为,香港人抵英后最难解决的问题,并非如何办上网、或找学校,反而是如何适应当地生活,若能多点了解英国文化,抵英后的衔接时间会快很多。

Mike说:例如与一位普通英国人聊天时,原来一些音乐、电影或电视剧,跟他们聊起这些事时,一些很日常生活的事,如果这些能够沟通的话,当然(生活涵接)会容易很多。可能再简单点,英国人很讲求礼貌的,一些见面打招呼,或如何跟英国人沟通,话题上有甚么需要避忌?若那些能够理解到,在生活上会较易习惯。

本身是英籍港人二代的Mike,以前没想过移民,2000年只身赴英国留学后,便爱上英伦的舒适、简朴生活,但因为当地工作机遇不及香港,2006年回流返港,一直从事广告及多媒体设计行业。

可是,当Mike回到原来的家园,却见证著香港出现急剧变化,由小公司至大财团,甚至政府的政策,都愈来愈倾向「一国」,尤其2012年推国民教育,还有香港电视不获批出电视牌照,他不快道:「可能有人会认为不批牌照是一桩小事,但是明显开始出现不公平状况。」

2014年,香港触发占领运动,Mike看到政府乱象丛生,前景并不乐观,令他决心放弃香港,移居英国在伦敦生活。去年年底,他曾回香港出差一星期,赫然发现香港经已死气沉沉,变得很不一样,不禁黯然慨叹。

Mike说:见到香港的环境,我觉得整件事情发展得太快,尤其是过去一年,从没想过会变得如此快,例如中方的手段、压力,而我觉得香港人过去一年的抗争都进步得很快,特别是最初半年,见到进步得很快,对比2014年时,完全是两回事,亦更加诧异中国的压逼会更加继续强力,更加继续急促推出《国安法》。

有人认为英国对香港人来说,具有重生的意义,亦有人认为是《国安法》下的一条「救命草」,必须及时抓紧,但如何在英国找工作维生,是香港人最忧虑的问题。

两位90后香港人Sonia和Kyle,更早一步抓紧了先机,透过工作假期签证率先赴英国,作为过来人,他们又如何走过这段初到英伦的适应期?

Sonia在香港时任旅游杂志记者,去年11月惨遇公司裁员风暴,于是提早落实已计划的英国工作假期之旅。单身女子初抵英国,所有大小事务都由自己包办,找工作、找住宿。

「很多香港人的英文程度不俗,但来到英国后,才发觉这里不同人士的多元口音,加上一些地道俚语和专业词汇,香港人可能会听不懂。」Sonia分享自己初来英国的经验,当时她在背包客栈的酒吧工作,但听不懂酒客的要求,例如有些酒的种类,结果试用期也过不了。

后来,她转到另一间酒吧工作时,强逼自己与顾客沟通,多听多说,努力克服语言障碍。现时她在资讯科技公司工作,年收入约二万英镑,扣除当地缴税两成,实际每月收入约万多元港币,与香港的收入差不多。不过,她仍庆幸自己提早出发,才遇上现在的好雇主,并可安排办理正式工作签证,较BNO方案更有保障。

Sonia笑说,本来没想过在英国长住,但她不希望失去现时的工作,加上看到香港政府近期的举措,更对香港的未来失去信心。她目前定期拍摄在英国生活的资讯影片,并在其开设的脸书专页分享,希望为港人提供更多宝贵经验。

「在英国,没有香港的多姿多采生活,亦很少机会品尝亚洲菜,甚至要放下身段,从事较卑微的工作,因为没有当地工作经验而被压价,薪水肯定大打折扣。」Sonia苦口婆心劝勉香港人,必须考虑清楚自己的前路。

24岁的时装摄影师Kyle,两年前在香港大学毕业后,渴望到外国体验另一种生活,独自来到英国找工作,结果让他找到真爱,计划明年与意大利籍女友结婚,一同在英国定居。

年纪轻轻的Kyle于1996年出生,在香港回归前,仍是牙牙学语,当懂事时,已错过了英国殖民岁月。他笑说,自己最初对英国历史和文化一窍不通,都是来到英国才慢慢认识当地文化,让他从此爱上。

相反,在香港这片他曾经踏足了无数遍的土地,却让他感到陌生、惧怕。Kyle最近于今年3月回过香港,发现香港变得翻天覆地,北京政府强推《港区国安法》,他明显感到香港人的恐惧,自己亦小心言行。

Kyle说:(父母)会提醒我外出时不要胡乱说话,如果还想返回英国,不要被人听到你乱说话,如果被警察拘捕了,你又会怎样怎样,可能警察没理由指你无故违犯甚么罪行,你外出时尽量不要谈及这些事情(政治议题)。以前真的不会有这种状况,现在外出会觉得要很小心。

他还记得7月初启程回英国当天,在香港机场看到至少有两班往英国航机的登机闸口,有多名便衣警员驻守,监视著登机人士,引起多名港人及外籍旅客忧虑。他忆述:「当时很多人都感到害怕,不知道发生了甚么事,我以为连在香港都要被警察搜查手机内容,才可以登上飞机。当我看著其中一位警员,他又看看我,但没有任何行动,监视意图不明。」

他称,自从今届特首林郑月娥上任后,很多荒唐政策出台,令香港人变得不开心,加上过去一年的乱象,父母打算移居马来西亚。当英国政府宣布BNO居留方案,而且他与姊姊都将定居英国,双亲立刻改变计划,决定明年持BNO赴英国居留。

Kyle知悉不少香港人对于去或留,仍然摇摆不定,最大忧虑是生计问题,他认为,无论到哪里生活都一样,在香港有生活压力,移民到另一个国家,都可能面对不同压力,但若真的希望摆脱在香港的恐惧,不妨抓紧这次机会,尝试来英国生活,只要不放弃自身,他相信香港人在哪里都能够生存。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