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流亡抗争者三闯美墨边境 后97前线手足庇护之路

2021-06-16
Share

曾在「理大围城」中被捕的香港「反送中」抗争者「锤佬」,经历重重波折,在经历大半年的漂泊后,终于成功经墨西哥偷渡到美国。如同运动中大多数年轻的前线抗争者一样,「锤佬」在香港回归后出生,没有俗称BNO英国国民(海外)护照。他说,香港后97一代,流亡的唯一出路是政治庇护。他回顾这段艰险历程,感叹自由得来不易。(胡凯文 报道)

今年19岁的「锤佬」体型魁梧,带著陪他「出生入死」的「猪嘴」(防毒面具)和简单行李,2021年5月抵达美国首都华盛顿,这一程已经是他自去年8月离开香港后的第7程飞行。

「锤佬」曾在「理大围城」中被捕,遭扣押48小时。《港区国安法》实施后,他开始流亡生涯。第一站先飞抵英国。他说,由于在97后出生,没有BNO,无法长期居英,一番考量后决定到美国寻求政治庇护。

「锤佬」说:自己又没有BNO,无论如何都要申请政治庇护,只是在哪个国家的问题而已?英国政治庇护门槛高,中国人的个案,如果真是受到迫害,是真实个案的话,美国可能很快就批。

2021年1月,「锤佬」抵达墨西哥,并先后三次试闯美墨边境。图为「锤佬」于美墨边境。(受访者提供)
2021年1月,「锤佬」抵达墨西哥,并先后三次试闯美墨边境。图为「锤佬」于美墨边境。(受访者提供)
他说,当时正值新冠肺炎疫情肆虐,申请赴美旅游签证的预约被一再拖延,眼见逗留英国的签证期限将至,于是孤注一掷,决定冒险经墨西哥偷渡美国。2021年1月,他抵达墨西哥,并先后三次试闯美墨边境,最终被美国移民及海关执法局逮捕,关进加州的拘留中心。

「锤佬」说:头7日环境恶劣,一过7日之后把我转送到联邦监狱,联邦监狱环境非常不同,可以洗澡、有电视看,要甚么有甚么,病了有医生看。我(在香港)曾被扣押48小时,里面又无聊,医院要被恶言对待才可以去,真是完全不同。 香港的监狱有放风时间,但我在(美国的联邦监狱)里面没有(限制),你想何时出去就出去。有篮球场,任何时候都可以去,又可以打乒乓球。怎可以比较,一个民主国家、一个极权国家,怎能比较,是吗?

「锤佬」最后在「新黄雀行动」美西民运人士郑存柱协助下,4月成功获得政庇。他说,自己有幸最终如愿以偿,但告诫手足不要轻易尝试,否则随时命丧黄泉。

「锤佬」说:这真是很危险,在墨西哥的时候,偷渡边境城市有些位置没有围墙,那一定有人守著,我就是行那些位置,那些一定是蛇头地盘,那时幸好没有被勒索。你又未问过他们,就行了他的路线,他觉得你不尊重他,可能他拖了你去山头杀了你,你不能预计的,所以都尽量不要(偷渡)。

被问到将来有甚么打算?「锤佬」说对前路未有太多计划,暂住华盛顿是希望帮助其他手足,参与一些游说工作,继续为香港抗争。他说,在香港曾经立志当警察,到了美国则希望参军,日后尽公民责任。

「锤佬」说向往小镇生活,希望到乡郊地方平静一下。在香港只完成中学学业的他又表示希望继续读书,攻读西班牙语,将来一日再以合法身份,重返美墨边境缅怀这一高风险旅程。

*编按:BNO于1980年代中英就香港回归谈判时设立,是一种英国国籍,但此身分不具备英国居留权。但凡在1997年6月30日或以前在香港出生的人士可直接申请。去年7月,英国政府认定《港区国安法》违反《中英联合声明》,随后进一步放宽BNO持有人的待遇。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