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聯會】六四歷史植根港人內心 苦戀「愛國」是那麼沉重

2021-09-24
Share
【支聯會】六四歷史植根港人內心       苦戀「愛國」是那麼沉重
粵語組製圖

在港32年的支聯會,近期不斷遭到港府重手打撃。支聯會將於周六(25日)召開特別會員大會,決議通過「自動清盤」(解散)特別決議。本台會前專訪支聯會元老之一曾健成(阿牛)及蔡耀昌,回顧支聯會昔日如何帶動香港政壇及公民社會發展。他們二人為支聯會貢獻半生,惟都認同在目前高壓下,周六投票解散支聯會。

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周四(23日)在獄中發公開信,表明希望支聯會「堅守到底」,即使自己正受漫長牢獄生涯的脅迫,但她更在意港人的抗爭會被弱化為零星個人反抗。

將於周六以投票決定命運,全名「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的支聯會,32年以來對香港民主運動以及政壇影響重大。早前香港警方以《港區國安法》第43條「實施細則」附表5,要求常委提交多項資料。鄒幸彤拒絕後,支聯會7人即被控違反《港區國安法》還押。之後甚至連網站等都被警方要求刪除。

公司註册支聯會 首任董事名冊見民運領袖

其實支聯會一直是以公司名義註册,以求制度化、合法化,以免因受壓而無法律依據下解散;公司章程開宗明義推動中國的民主。支聯會元老、現正還押的何俊仁曾向媒體透露,支聯會成立時,曾會見公司註冊處處長,給對方批閱條文。

本台查閱支聯會的商業公開紀錄,當年的工作報告、成立時的董事及秘書登記冊,現時別具歷史意義。支聯會首屆董事名冊,有不少日後香港舉足輕重的人物,包括民主黨元老張文光、何俊仁、李柱銘、李永達,「佔中三子」之一朱耀明牧師、職工盟李卓人等等。每位都是日後香港民主運動骨幹人物。甚至連左派人物程介南竟然都一度為支聯會的首任董事,惟程很快便退出。

翻查支聯會首任董事名冊可以見到民主派元老李卓人和李柱銘等人的名字。(資料文件)
翻查支聯會首任董事名冊可以見到民主派元老李卓人和李柱銘等人的名字。(資料文件)

首年運動不絕 開創港政壇風氣

支聯會多年常委曾健成(阿牛)向本台記者回憶,當年他以組織「民主台」名義加入支聯會。當時他仍為工程判頭,但他為了下一代不必再受威權之苦,決定全職投入從政。他說當時支聯會不少骨幹是傳統知識份子,但亦有不同階層人士加入,獲社會廣泛支持。當年6月11日,支聯會全體大會中選出20個常委,一共有 216 個屬會。

他說頭一年,支聯會招攬了大量義工,大家為了保持香港支援中國六四運動的氣勢,因此幾乎每周、每月都會開會舉辦活動。記者翻查1990年的工作報告,單是由89年至90年度,支聯會就已經主辦17項民主活動。由5月27日的「民主歌聲獻中華」,六四當日的「黑色大靜坐」,到6月7日的「死難同胞哀悼日」,之後到24日又舉辦「反對秋後算帳集會及遊行」集會,7月4日又舉辦「全球華人抗議日」。另外又資助其他本地團體活動及外地團體等等。

阿牛對參與當年多項活動仍記得清清楚楚,「愛心寄秦城」活動時寫聖誕卡,在年宵市場擺政治宣傳攤檔,另外已故元老司徒華為市民寫大字帖等,日後成為香港政壇人士逢新年時的必做活動,對香港政治文化影響深遠。

曾健成(阿牛)加入工聯會時仍為工程判頭,但他為了下一代決定全職投入從政,惟目前支持解散支聯會。(陳潤南攝)
曾健成(阿牛)加入支聯會時仍為工程判頭,但他為了下一代決定全職投入從政,惟目前支持解散支聯會。(陳潤南攝)

而現任支聯會公司秘書蔡耀昌,1989年以學聯成員身份加入支聯會。他回憶自己過去三十年,曾以不同組織名義在支聯會擔任成員,自己亦曾任常委、副主席、秘書。他形容自己在支聯會內「前中後場」都打過。他表示曾在多個民間團體內工作,少有如支聯會般分工清晰,他認為歸功已故前主席司徒華先生帶領有方。

97回歸拒倒退 「和平理性非暴力」堅守香港

89年後不久,香港和支聯會都要面臨回歸問題。支聯會常委麥海華亦曾向傳媒憶述,司徒華當時已作最壞打算,決定「反倒退,不撤退」,當時會內常委成員,已準備被捕入獄、組織被取締。

阿牛亦向本台表示,他們當時已作最壞打算,預備在回歸之後支聯會就解散,化整為零。他們當時認為經過連年對港人的教育,六四的真相已經在香港人的心內,市民亦理解支聯會「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理念。

曾健成說:九七回歸前,大家都好多擔心。因為由英國管治百多年,突然交予共產黨。當時支聯會,我們每月都有討論,回歸後的香港和支聯會何去何從。亦有心理準備要告訴群眾,如果一旦打壓到要解散支聯會,大家燭光在心燭光在手遍地開花。

蔡耀昌說,自己當時不是支聯會核心人物,但當時支聯會的「不變應萬變」的態度,為其他民間組織以至香港人,都加強信心。蔡耀昌說「和平理性非暴力」是司徒華先生一直堅持的政治理念。

蔡耀昌說:司徒華先生相信,運動得以能夠持續,得以獲長期大多數人支持,你一定不能走偏鋒。如果太偏或太激,或法律不容許,就不可以讓大多數人持續參與。

支聯會的工作報告見證89年後頻頻的抗議活動及民心所向。(資料文件)
支聯會的工作報告見證89年後頻頻的抗議活動及民心所向。(資料文件)

真普選無望 面對香港內部本土思潮挑戰

然而,回歸後,中共未即時顯著收緊香港的公民社會空間。在今時今日肅殺氣氛下,阿牛回首那段日子,形容當時香港的民主派某程度上被「麻醉」,無攻防意識。他指當時香港民主派人士仍可暢所欲言,甚至在建制內外都有民主派人士任要職,大家集中爭取政治改革。

他表示,直至香港回歸多年在政制改革的路上一直無進步,真普選無望,大家才開始對中共治港「重新理解」。

同時支聯會和傳統泛民主派,亦在香港內部面對挑戰,年輕一代更著重香港人優先,質疑「愛國」無助爭取民主,聲音在2014年「佔中」運動後,上升到高點。在今時今日,中共及港府將「愛國」等同「愛黨」,而在囚的李卓人今年5月亦在庭上求情時發出「這是我的苦戀,愛國是那麼沉重」的哀嘆。

蔡耀昌說,時至今日大家都明白核心問題不在「愛國」,而市民支持紀念六四前題都不必「愛國」。而阿牛就強調,香港的泛民主派都是「愛國」的,惟他們十分清晰「愛國」不等於「愛黨」。他自己過去廿年多次出海到釣魚台抗議,甚至被日本當局「綁架」,絕對是愛國。但他並不認同父母威權命令子女式的「愛國」。他說,愛是互相尊重、包容才是愛,「勒住對方」不是愛。

民間組織只能減少自身損害

2021年,香港政府以《港區國安法》針對高舉「愛國」的支聯會。蔡耀昌說,自己當然感到意想不到及傷感,他認為現時當局不管你是否愛國或和理非,都一併打壓。他個人認同解散決定。

蔡耀昌說:我個人認同,其實在目前處境,減少損害,可能是目前最理性的決定。我自己支持,支聯會在這一刻,自動解散。

阿牛亦說,「手足自由最重要。」他認為公眾不會忘記這段歷史。

曾健成說:我上個月收到消息,今個月開會討論支聯會解散時,我是反對解散。但你現在見到特區特府、中央政府用好強大力量,將所有支聯會現在的常委拘捕。我覺得為了他們安危,能夠早日獲得釋放,解散了它,大家燭光在心。

蔡耀昌(黑衣左)在2019年紀念六四時,站在李卓人(黑衣中)及何俊仁(黑衣右)身旁。現時後兩者正在獄中。(路透社資料圖片)
蔡耀昌(黑衣左)在2019年紀念六四時,站在李卓人(黑衣中)及何俊仁(黑衣右)身旁。現時後兩者正在獄中。(路透社資料圖片)

阿牛信中國有將來 蔡耀昌慶幸曾入支聯會

問到支聯會解散,香港以及中國的下一代眼下仍未享有自由環境,阿牛作為一個政治人物會否感到半生光陰被浪費?他說一切值得,現時只是當權者覺得自己力量太大,覺得自己榮辱大於一切。「只要大家憑住良心做事,不講假話,中國大地必有好的將來。」

而蔡耀昌同樣將半生貢獻支聯會,他說自己一直關注社會運動,支聯會是當中重要部分。

蔡耀昌說:我們見到何俊仁、李卓人正在坐監,他們的付出,面對的困難比我更加大。無論如何我相信,包括我自己,對過去做的事無任何後悔。我好慶幸參與社會運動,包括支聯會的工作。

他說支聯會一定無白費過去三十二年的工作。六四歷史已植根香港人心內。

記者:陳潤南 責編:何景文     網編:林詠華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