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联会】六四历史植根港人内心 苦恋「爱国」是那么沉重

2021-09-24
Share
【支联会】六四历史植根港人内心       苦恋「爱国」是那么沉重
粤语组制图

在港32年的支联会,近期不断遭到港府重手打撃。支联会将于周六(25日)召开特别会员大会,决议通过「自动清盘」(解散)特别决议。本台会前专访支联会元老之一曾健成(阿牛)及蔡耀昌,回顾支联会昔日如何带动香港政坛及公民社会发展。他们二人为支联会贡献半生,惟都认同在目前高压下,周六投票解散支联会。

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周四(23日)在狱中发公开信,表明希望支联会「坚守到底」,即使自己正受漫长牢狱生涯的胁迫,但她更在意港人的抗争会被弱化为零星个人反抗。

将于周六以投票决定命运,全名「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的支联会,32年以来对香港民主运动以及政坛影响重大。早前香港警方以《港区国安法》第43条「实施细则」附表5,要求常委提交多项资料。邹幸彤拒绝后,支联会7人即被控违反《港区国安法》还押。之后甚至连网站等都被警方要求删除。

公司注册支联会 首任董事名册见民运领袖

其实支联会一直是以公司名义注册,以求制度化、合法化,以免因受压而无法律依据下解散;公司章程开宗明义推动中国的民主。支联会元老、现正还押的何俊仁曾向媒体透露,支联会成立时,曾会见公司注册处处长,给对方批阅条文。

本台查阅支联会的商业公开纪录,当年的工作报告、成立时的董事及秘书登记册,现时别具历史意义。支联会首届董事名册,有不少日后香港举足轻重的人物,包括民主党元老张文光、何俊仁、李柱铭、李永达,「占中三子」之一朱耀明牧师、职工盟李卓人等等。每位都是日后香港民主运动骨干人物。甚至连左派人物程介南竟然都一度为支联会的首任董事,惟程很快便退出。

翻查支联会首任董事名册可以见到民主派元老李卓人和李柱铭等人的名字。(资料文件)
翻查支联会首任董事名册可以见到民主派元老李卓人和李柱铭等人的名字。(资料文件)

首年运动不绝 开创港政坛风气

支联会多年常委曾健成(阿牛)向本台记者回忆,当年他以组织「民主台」名义加入支联会。当时他仍为工程判头,但他为了下一代不必再受威权之苦,决定全职投入从政。他说当时支联会不少骨干是传统知识份子,但亦有不同阶层人士加入,获社会广泛支持。当年6月11日,支联会全体大会中选出20个常委,一共有 216 个属会。

他说头一年,支联会招揽了大量义工,大家为了保持香港支援中国六四运动的气势,因此几乎每周、每月都会开会举办活动。记者翻查1990年的工作报告,单是由89年至90年度,支联会就已经主办17项民主活动。由5月27日的「民主歌声献中华」,六四当日的「黑色大静坐」,到6月7日的「死难同胞哀悼日」,之后到24日又举办「反对秋后算帐集会及游行」集会,7月4日又举办「全球华人抗议日」。另外又资助其他本地团体活动及外地团体等等。

阿牛对参与当年多项活动仍记得清清楚楚,「爱心寄秦城」活动时写圣诞卡,在年宵市场摆政治宣传摊档,另外已故元老司徒华为市民写大字帖等,日后成为香港政坛人士逢新年时的必做活动,对香港政治文化影响深远。

曾健成(阿牛)加入工联会时仍为工程判头,但他为了下一代决定全职投入从政,惟目前支持解散支联会。(陈润南摄)
曾健成(阿牛)加入支联会时仍为工程判头,但他为了下一代决定全职投入从政,惟目前支持解散支联会。(陈润南摄)

而现任支联会公司秘书蔡耀昌,1989年以学联成员身份加入支联会。他回忆自己过去三十年,曾以不同组织名义在支联会担任成员,自己亦曾任常委、副主席、秘书。他形容自己在支联会内「前中后场」都打过。他表示曾在多个民间团体内工作,少有如支联会般分工清晰,他认为归功已故前主席司徒华先生带领有方。

97回归拒倒退 「和平理性非暴力」坚守香港

89年后不久,香港和支联会都要面临回归问题。支联会常委麦海华亦曾向传媒忆述,司徒华当时已作最坏打算,决定「反倒退,不撤退」,当时会内常委成员,已准备被捕入狱、组织被取缔。

阿牛亦向本台表示,他们当时已作最坏打算,预备在回归之后支联会就解散,化整为零。他们当时认为经过连年对港人的教育,六四的真相已经在香港人的心内,市民亦理解支联会「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理念。

曾健成说:九七回归前,大家都好多担心。因为由英国管治百多年,突然交予共产党。当时支联会,我们每月都有讨论,回归后的香港和支联会何去何从。亦有心理准备要告诉群众,如果一旦打压到要解散支联会,大家烛光在心烛光在手遍地开花。

蔡耀昌说,自己当时不是支联会核心人物,但当时支联会的「不变应万变」的态度,为其他民间组织以至香港人,都加强信心。蔡耀昌说「和平理性非暴力」是司徒华先生一直坚持的政治理念。

蔡耀昌说:司徒华先生相信,运动得以能够持续,得以获长期大多数人支持,你一定不能走偏锋。如果太偏或太激,或法律不容许,就不可以让大多数人持续参与。

支联会的工作报告见证89年后频频的抗议活动及民心所向。(资料文件)
支联会的工作报告见证89年后频频的抗议活动及民心所向。(资料文件)

真普选无望 面对香港内部本土思潮挑战

然而,回归后,中共未即时显著收紧香港的公民社会空间。在今时今日肃杀气氛下,阿牛回首那段日子,形容当时香港的民主派某程度上被「麻醉」,无攻防意识。他指当时香港民主派人士仍可畅所欲言,甚至在建制内外都有民主派人士任要职,大家集中争取政治改革。

他表示,直至香港回归多年在政制改革的路上一直无进步,真普选无望,大家才开始对中共治港「重新理解」。

同时支联会和传统泛民主派,亦在香港内部面对挑战,年轻一代更著重香港人优先,质疑「爱国」无助争取民主,声音在2014年「占中」运动后,上升到高点。在今时今日,中共及港府将「爱国」等同「爱党」,而在囚的李卓人今年5月亦在庭上求情时发出「这是我的苦恋,爱国是那么沉重」的哀叹。

蔡耀昌说,时至今日大家都明白核心问题不在「爱国」,而市民支持纪念六四前题都不必「爱国」。而阿牛就强调,香港的泛民主派都是「爱国」的,惟他们十分清晰「爱国」不等于「爱党」。他自己过去廿年多次出海到钓鱼台抗议,甚至被日本当局「绑架」,绝对是爱国。但他并不认同父母威权命令子女式的「爱国」。他说,爱是互相尊重、包容才是爱,「勒住对方」不是爱。

民间组织只能减少自身损害

2021年,香港政府以《港区国安法》针对高举「爱国」的支联会。蔡耀昌说,自己当然感到意想不到及伤感,他认为现时当局不管你是否爱国或和理非,都一并打压。他个人认同解散决定。

蔡耀昌说:我个人认同,其实在目前处境,减少损害,可能是目前最理性的决定。我自己支持,支联会在这一刻,自动解散。

阿牛亦说,「手足自由最重要。」他认为公众不会忘记这段历史。

曾健成说:我上个月收到消息,今个月开会讨论支联会解散时,我是反对解散。但你现在见到特区特府、中央政府用好强大力量,将所有支联会现在的常委拘捕。我觉得为了他们安危,能够早日获得释放,解散了它,大家烛光在心。

蔡耀昌(黑衣左)在2019年纪念六四时,站在李卓人(黑衣中)及何俊仁(黑衣右)身旁。现时后两者正在狱中。(路透社资料图片)
蔡耀昌(黑衣左)在2019年纪念六四时,站在李卓人(黑衣中)及何俊仁(黑衣右)身旁。现时后两者正在狱中。(路透社资料图片)

阿牛信中国有将来 蔡耀昌庆幸曾入支联会

问到支联会解散,香港以及中国的下一代眼下仍未享有自由环境,阿牛作为一个政治人物会否感到半生光阴被浪费?他说一切值得,现时只是当权者觉得自己力量太大,觉得自己荣辱大于一切。「只要大家凭住良心做事,不讲假话,中国大地必有好的将来。」

而蔡耀昌同样将半生贡献支联会,他说自己一直关注社会运动,支联会是当中重要部分。

蔡耀昌说:我们见到何俊仁、李卓人正在坐监,他们的付出,面对的困难比我更加大。无论如何我相信,包括我自己,对过去做的事无任何后悔。我好庆幸参与社会运动,包括支联会的工作。

他说支联会一定无白费过去三十二年的工作。六四历史已植根香港人心内。

记者:陈润南 责编:何景文     网编:林咏华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