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與家人過父親節竟成奢侈 許智峯為獄中同袍坐立不安

2021-06-18
Share

周日(6月20日)是父親節,包括《蘋果日報》創辦人黎智英、因參與初選被捕的多位民主派人士,均不能夠與家人共度時光。前立法會議員許智峯參加了民主派初選,現流亡澳大利亞(澳洲)。他接受本台專訪時說,相比多位身在獄中的前議會同事,可以與至親過節,感到非常奢侈。未來他將繼續努力,為香港而奔跑。(劉少風 華盛頓報道)

「離開香港是沉重及痛苦的決定,由我決定不回港開始,都已經立下心志,我會用這輩子的時間,為香港走下去。」

今年3月,許智峯宣布流亡澳洲。(受訪者提供)
今年3月,許智峯宣布流亡澳洲。(受訪者提供)

去年11月底,許智峯赴丹麥出席會議,後來經丹麥流亡到英國。至今年3月,許智峯在社交平台宣布,已轉往澳大利亞打「國際線」。

與至親過節是一種奢侈

許智峯慶幸能與家人過父親節。(受訪者提供)
許智峯慶幸能與家人過父親節。(受訪者提供)

2021年父親節,許智峯首度在澳大利亞度過。這個節日對他來說,有另一種意義,他想起多位身在獄中的前議會同事,當中不少人都是「爸爸」,都未能與家人見面。

許智峯說:我自己也有家庭,是一名父親,在他們(前議會同事)的家庭裡,他們的小孩,是否每天都會以淚洗臉,很傷心。

許智峯認為,他當下的自由得來不易,甚至是一種奢侈,慶幸家人都在身邊,周日(6月20日)父親節當日會找一間酒樓,請爸爸飲茶。

漂泊半年搬家八次

離開香港近半年,許智峯透露,最近生活終於開始穩定下來。他憶述,這半年間四處漂泊,一共搬家八次,因為離港倉卒,行李較多,亦不知道每次旅程會逗留多久,因此不敢長租,要不斷轉換居所。他曾經住過Airbnb、酒店、私人租盤。幾經波折,他帶著家人,終於抵達澳大利亞的南部城市阿德萊德(Adelaide)。

許智峯說:家人鬆一口氣,不用擔心被警察上門拍門、封資產。他們鬆一口氣,但我這口氣就鬆不下,我更加覺得要咬緊牙關,再衝得遠一點。

「放下身段為香港奔跑」

許智峯在當地出席「六四」悼念活動。(受訪者提供)
許智峯在當地出席「六四」悼念活動。(受訪者提供)

一切安頓後,許智峯卻不敢怠慢,除了要照顧家人,更把握時間約見當地港人、不同議員,他形容是「為香港而奔跑」。

許智峯說:為香港奔跑,是要放下身段,所以我跟自己說,我甚麼(議員)都見,不論是否聯邦議員、州議員、區議員,你肯為香港發聲的,你肯聆聽香港人背後的故事的,我全部都見。因為現在是做遊說很關鍵的時間,香港和中國的形勢每天都在改變。

「如果我在香港,至少能做旁聽師」

今年1月,香港47名民主派因參與初選被捕。在此之前,許智峯已經離開香港,他坦言,沒有想過局勢會急劇轉壞,甚至那麼快不能保釋。在47人案審訊期間,身在海外的許智峯坐立不安、徹夜難眠,只能遠遠看著,一班曾經在議會衝鋒陷陣、坐在身旁的舊同事,面對著無日無知的審訊,心情倍感煎熬。

許智峯說:如今突然告訴我,以後可能也看不見他了。而我也回不了香港,真的頗為傷感。

即使身在異地,許智峯仍心繫「反送中」案件的審訊,他說,「在香港,我至少也能做旁聽師。」不過,現時連給予當事人或家屬一個擁抱,都做不到。

「換一個戰場,為香港打仗」

許智峯透過視像接受訪問。(視像截圖)
許智峯透過視像接受訪問。(視像截圖)

眼見香港的民主自由愈收愈窄,許智峯說,這種情況已經無法回頭,除非出現一些國際形勢的改變。他寄語香港人要「Be Water」,用盡一點一滴的自由,直至失去為止。

被問到日後有何打算?許智峯說,很難把香港以外的地方視作為家,選擇離開,並非想尋找更好的生活,「只不過是換一個戰場,為香港打仗」。

《港區國安法》正式實施將近一年,不少香港的政治人物相繼流亡海外,警方至今未正式公布通緝名單。惟去年12月,傳媒引述消息報道,警方已就涉嫌違反《國安法》通緝約30名身處海外的人士,包括許智峯、梁頌恆、張崑陽及梁繼平。此外,香港政府亦在研究有何法律選項,去檢控協助許智峯流亡的兩名丹麥國會議員,惟現時香港和丹麥並無引渡協議。

香港保安局曾表示,《港區國安法》具有域外效力,違反《香港國安法》的人,無論其身份或背景,或身處何地,「特區政府必依法處理,追究其法律責任」。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