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与家人过父亲节竟成奢侈 许智峯为狱中同袍坐立不安

2021-06-18
Share

周日(6月20日)是父亲节,包括《苹果日报》创办人黎智英、因参与初选被捕的多位民主派人士,均不能够与家人共度时光。前立法会议员许智峯参加了民主派初选,现流亡澳大利亚(澳洲)。他接受本台专访时说,相比多位身在狱中的前议会同事,可以与至亲过节,感到非常奢侈。未来他将继续努力,为香港而奔跑。(刘少风 华盛顿报道)

「离开香港是沉重及痛苦的决定,由我决定不回港开始,都已经立下心志,我会用这辈子的时间,为香港走下去。」

今年3月,许智峯宣布流亡澳洲。(受访者提供)
今年3月,许智峯宣布流亡澳洲。(受访者提供)

去年11月底,许智峯赴丹麦出席会议,后来经丹麦流亡到英国。至今年3月,许智峯在社交平台宣布,已转往澳大利亚打「国际线」。

与至亲过节是一种奢侈

许智峯庆幸能与家人过父亲节。(受访者提供)
许智峯庆幸能与家人过父亲节。(受访者提供)

2021年父亲节,许智峯首度在澳大利亚度过。这个节日对他来说,有另一种意义,他想起多位身在狱中的前议会同事,当中不少人都是「爸爸」,都未能与家人见面。

许智峯说:我自己也有家庭,是一名父亲,在他们(前议会同事)的家庭里,他们的小孩,是否每天都会以泪洗脸,很伤心。

许智峯认为,他当下的自由得来不易,甚至是一种奢侈,庆幸家人都在身边,周日(6月20日)父亲节当日会找一间酒楼,请爸爸饮茶。

漂泊半年搬家八次

离开香港近半年,许智峯透露,最近生活终于开始稳定下来。他忆述,这半年间四处漂泊,一共搬家八次,因为离港仓卒,行李较多,亦不知道每次旅程会逗留多久,因此不敢长租,要不断转换居所。他曾经住过Airbnb、酒店、私人租盘。几经波折,他带著家人,终于抵达澳大利亚的南部城市阿德莱德(Adelaide)。

许智峯说:家人松一口气,不用担心被警察上门拍门、封资产。他们松一口气,但我这口气就松不下,我更加觉得要咬紧牙关,再冲得远一点。

「放下身段为香港奔跑」

许智峯在当地出席「六四」悼念活动。(受访者提供)
许智峯在当地出席「六四」悼念活动。(受访者提供)

一切安顿后,许智峯却不敢怠慢,除了要照顾家人,更把握时间约见当地港人、不同议员,他形容是「为香港而奔跑」。

许智峯说:为香港奔跑,是要放下身段,所以我跟自己说,我甚么(议员)都见,不论是否联邦议员、州议员、区议员,你肯为香港发声的,你肯聆听香港人背后的故事的,我全部都见。因为现在是做游说很关键的时间,香港和中国的形势每天都在改变。

「如果我在香港,至少能做旁听师」

今年1月,香港47名民主派因参与初选被捕。在此之前,许智峯已经离开香港,他坦言,没有想过局势会急剧转坏,甚至那么快不能保释。在47人案审讯期间,身在海外的许智峯坐立不安、彻夜难眠,只能远远看著,一班曾经在议会冲锋陷阵、坐在身旁的旧同事,面对著无日无知的审讯,心情倍感煎熬。

许智峯说:如今突然告诉我,以后可能也看不见他了。而我也回不了香港,真的颇为伤感。

即使身在异地,许智峯仍心系「反送中」案件的审讯,他说,「在香港,我至少也能做旁听师。」不过,现时连给予当事人或家属一个拥抱,都做不到。

「换一个战场,为香港打仗」

许智峯透过视像接受访问。(视像截图)
许智峯透过视像接受访问。(视像截图)

眼见香港的民主自由愈收愈窄,许智峯说,这种情况已经无法回头,除非出现一些国际形势的改变。他寄语香港人要「Be Water」,用尽一点一滴的自由,直至失去为止。

被问到日后有何打算?许智峯说,很难把香港以外的地方视作为家,选择离开,并非想寻找更好的生活,「只不过是换一个战场,为香港打仗」。

《港区国安法》正式实施将近一年,不少香港的政治人物相继流亡海外,警方至今未正式公布通缉名单。惟去年12月,传媒引述消息报道,警方已就涉嫌违反《国安法》通缉约30名身处海外的人士,包括许智峯、梁颂恒、张昆阳及梁继平。此外,香港政府亦在研究有何法律选项,去检控协助许智峯流亡的两名丹麦国会议员,惟现时香港和丹麦并无引渡协议。

香港保安局曾表示,《港区国安法》具有域外效力,违反《香港国安法》的人,无论其身份或背景,或身处何地,「特区政府必依法处理,追究其法律责任」。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