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被指「反华外力」勾结职工盟 全球最大工会领袖Sharan Burrow:我以往定期访华

2021-10-27
Share
【独家专访】被指「反华外力」勾结职工盟 全球最大工会领袖Sharan Burrow:我以往定期访华 国际工会联合会秘书长Sharan Burrow接受本台专访。
粤语组制图

香港最大的独立工会、有超过31年历史的职工盟10月初宣布解散。被香港官媒指为「反华外国势力」的全球最大工会——国际工会联合会(简称:ITUC)秘书长Sharan Burrow接受本台专访。在2014年访华时,受到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刘云山接见的Sharan Burrow,反驳「反华」指控。她又表示为职工盟及教协解散感到可惜,又批评中国打压劳工权益、民主自由,目前难以合作。

feature-ituc1.jpg
职工盟10月初受压宣布解散。(邓颖韬 摄 / 资料图片)

(记:自由亚洲电台记者)

(Sharan:国际工会联合会(简称ITUC)秘书长Sharan Burrow)

记:你好Sharan,请问可以向读者介绍你和国际工会联合会ITUC吗?

Sharan:我是Sharan Burrow。我是国际工会联合会的秘书长。我们代表超过二亿会员,遍及全球几乎每个国家。

对工会解散彻底震惊 香港倒退至完全高压

问:请问你知道香港职工盟和教协「被解散」后,有甚么感受?

Sharan:我们对此彻底震惊。香港曾取得这么多民主权利及自由的进步,但我们今日见到倒退至完全高压,和否定工人透过自组工会发声。当然你见到教协和职工盟因为受压而解散。你看到他们的恐惧,因被指会违反中国及香港的《国安法》。这震惊了世界。坦白说我为香港工人感到害怕,人权及劳工权利被漠视,他们都是联合国公约所容许的。

富裕香港劳权低落 「香港刚刚将一切丢弃」

问:你认为香港职工盟对香港的劳工议题上有甚么贡献?

Sharan:你或考虑到香港的最低工资是经过10年争取才得到,而非政府赐予。这是香港职工盟经过长期抗争才得到确立。它促进香港经济,令社会变得更包容,为更具尊严的劳工待遇开展前路,以迈向联合国国际劳工组织的劳工权益标准。

当你见到香港的集体谈判权仍未实现,但令人惊讶中国政府在大陆已实施集体谈判权。我永远不明白为甚么香港仍不跟随。相关法例令工人透过工会谈判,分享繁荣。香港已经是一个非常富裕的地区,但仍令这么多人生活在贫困,收取不可思议的低薪。所以香港有为薪金、福利保障、基本权利,自由参与工会、集体谈判权的抗争,他们都是为了一个更广泛包容的发展。但香港刚刚将一切丢弃。

「无罪的兄弟姊妹应被释放」

问:在ITUC在出版的《全球权利指数2021》,表达了对香港威权管治的担忧。你们未来会有甚么行动?

Sharan:香港可以决定是否仍需要成为国际社会一员。它需要尊重人权及劳工权益;它需要民主权利及自由,遵从联合国人权公约。公约希望人民可以发声,可以获得保障。我们会做任何我们可以做的,去与其他国家合作,向香港施压,当然还有中国政府,去确保打压会停止。

我们会争取讲,无罪的兄弟姊妹应被释放,根本不是罪行,他们只是支持工人,去争取自由及一个更美好将来的权利。而政府却将他们视为威胁打压,简单地把他们囚禁。

这是错的,放眼任何现代法律的人权及自由标准,这是错的。所以我们将继续工作,令我们在囚的兄弟姊妹可以免受囚禁打压,实现他们自由组织和加入工会的权利。建立劳工权益分享社会繁荣,给每个香港工人及他们家庭一个更好将来的希望。

回应官媒指控 「我们支持全球民主运动」

问:中国官媒对ITUC有两个指控,包括「干预」香港2019年的反修例运动;另一ITUC是受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简称:NED)控制。你如何回应?

Sharan:第一个问题是,我们是否支持民主运动?支持,支持全球所有地方。香港人,尤其是年轻人,只是单纯要求更多自由,去提名自己的领袖和投票给他们。放在任何地方的民主架构,这都是基本组成部份。

第二,你问我们到底是不是由美国实体机构资助。非常简单不是。事实上,我们很自豪地让你知道,各国的自主工会,都会给我们会费,让我们成为他们各种形式的全球代表。我刚刚就在工业政策及工会的讨论中任代表。工人需要发声,社会发展的伙伴正正是雇主和工人。如果他们没有发声,就难以一同合作。如果他们没有自由去建立组织,一同塑造未来,没有自由,自然就不能持续。

我们有没有受过任何政府资助?没有。我们有没有和不同政府组织合作?我们有没有受到不同政府和公民组织支援,去对抗气候变化,争取自主组织,争取工作标准,令有尊严的薪俸及安全保障普及?当然有。我们是强健公民社会运动的一份子,令政府要变得负责任,而我们互相合作。我们世界联合工会的核心任务是有尊严的工作,权利及自由在所有地方体现。

我会说,官媒说我们是政治组织。好,如果你看联合国人权公约,人民享有政治权利,享有人权。我们要确保人们明白,如果工人没有自由,不能发声去决定他们自己的将来。那我们一定会支持他们,即使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

14年率团访华获刘云山接见 「我绝对不是反华」

问:你如何看ITUC被形容为反华组织。你们和中国目前的关系如何?

Sharan:当你确切看一看历史,尤其是我的历史。我绝对不是「反华」,我绝对不是中国人民的反对者。直至数年前,我仍然定期地到访中国,因为我们可将讨论带到中国,带给中国官方工会。我们会帮忙,看如何扩阔当地权利基础,扩阔社会保障基础。

feature-ituc2.png
记者目前仍可以在新华社的网站,搜寻到Sharan Burrow在2014年曾率团访华,受到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刘云山握手接见的报道。(报道截图)

然而,中国的封闭,以及愈来愈多的压迫,拒绝回应问题例如对弱势人群的强迫劳动,到现时对香港的压迫都由中国主宰,令我们不可能再跟一个这样的国家合作。不幸地他们似对甚么都没兴趣,除了扩张自己在全球的金融利益,而不是他们国内人民的民主权利和自由。我承认中国的薪金上升因为有集体谈判权,他们有最底社会保障。但对自由的压迫,而没有民主权利,包括自主组织自由。人民都害怕直白地表达自己的关注。不幸地,这不是一个我们可以合作的国家。

(注:2014年,Sharan Burrow曾率团访华,获中央政治局常委刘云山握手接见。)

我可以给你另一个例子。如果你看看饱受战火蹂躏的索马里,那里原本没有民主。但透过工会、公民社会组织,他们刚刚才扩展了选举,令人民有地方发声。他们可以再发展,直至有一人一票,因为人民有义务被包括在这基础的权利中。我不会浪费时间再举例子,但我们可以见到威权主义正在扩张,而这可悲地是我们世界的趋势。我们任务的核心是民主权利和自由。我们将会为世界各地争取自由。

我期望将来可以到中国,安坐并讨论如何去塑造一个更可持续性的未来,一个更包容的未来。人们可以有权自由说话,参加工会,去了解合规制度下当受到压迫可以投诉,并获得公平处理。我希望我可以很快来,因为古代中国文化本质,是历史、知识、智慧,我愿意跟更多人分享,但前题不是压迫的来源,而是自由以及真正的团结。

为港发声遭施压 中国宁投资外国不尊重国民权益

问:你提到你曾访华......

Sharan:是,很多次。

问:为何中国态度出现转变?他们转变得如此戏剧性,你会否感到讽刺?

Sharan:我刚提到的情况是令人伤感。你要知道当我们为香港直抒己见,香港抗争是追求更多民主。事情变得很明显,有很多来自中国大陆的压力。我们总是相信,你(中国)可以提升基本的权利,根据联合国国际劳工公约,去创造更多有尊严的工作。但当你见到他们拒绝去回应强制劳动,当你看到他们投资在其他国家,但就拒绝尊重劳工权益及自由。真的是令我们很难和他们合作。

当世界有这么多国家,他们都争取一个更有尊严的工作、民主权利和民主。而中国,在我们目前的判断,直至他们压迫的趋势有所减退,否则难以跟他们合作。个人来说,我感到伤感,我期望有一日回到中国,会是尊重人权及劳动权利,人民有自由发声。

高压香港影响营商环境

问:国际合作在香港面对高压。你认为香港有转变的可能吗?

Sharan:我想你也见到,资本家正在从香港流走。人们见到风险。在这个曾经是全球资本自由流动的地方。变化正在发生,人们正被吓怕,因为压迫,因为没有参与全球都质疑它对于人民的管治。我们承认中国对环境保护方面有进步,但直至他们可与自己的人民和其他地方的人们,在有权利和民主的情况下手牵手。否则中国很难说服他人自己不是一个充满风险的经济体。

「我们的世界不能由独裁者和威权制度主导」

问:为何国际合作很重要?在其他威权国家有成功例子吗?

Sharan:国际合作是极其关键。你要知道,你不能要一个全球化的世界,全球化贸易,但又不容许全球人民连结起来。我们最近两星期去气候变化的会议,工人、公民社会都在推动政府,令他们更有决心去做更多。在公正转型(Just Transition)下,把决心放到合适地方,即人们要有福利保障的工作,要有自由和权利。这些都很重要。

feature-ituc3.jpg
2012年Sharan Burrow(左二)代表国际工会联合会,出席二十国集团墨西哥峰会。(路透社资料图片)

政府与工人、工会合作,这是国际劳工组织的「三方协议模式」(Tripartitism,即政府与劳资双方共同解决劳资纠纷)。但这同时带来责任,你不能像中国般做一个联合国成员和国际劳工组织成员,却不接受重视人民的权利。我们的世界不能由独裁者和威权制度主导。不幸地这是障碍,中国对全球有一个很好的贡献,但它需要成为世界的一部份,即是人民要有发声的权利,可以自由地参与,塑造自己的国家。

为香港劳工权利抗争并不孤独

问:最后,我们了解到香港仍有不少人愿意为劳工权利抗争和表达关注。你有甚么意见给他们?

Sharan:他们永远会得到全球工会及公民社会的支持。他们要知道他们并不孤独。他们有勇气想为自己及子女争取更好的将来,正是我们所支持的。我们会告诉他们:「请你小心。」因为你要保护你和你的家人,但永远不要放弃希望。不要放弃抗争,因为如果缺乏人民的抗争,民主就永远不会成功。我们希望中国政府看看这一切和转变思想。中国可以和香港对话,但现在太过了。你要让人民自由,你要让人民发声,他们可以改变方法。。但直至这些情况出现前,我们都会在灵魂上和实际上,与愿意争取天赋权利和自由的人并行。

(访问以英语进行,翻译尽量贴近原话,部份发言经过修饰)

记者/责编:陈润南 网编:刘定坚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