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國安時代(三)】法網「法辦」就是「辦法」?

2020-08-10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多位中港兩地法律界和司法界人士接受本台專訪時稱,國安法嚴重衝擊香港司法制度。(路透社圖片)
多位中港兩地法律界和司法界人士接受本台專訪時稱,國安法嚴重衝擊香港司法制度。(路透社圖片)

【後國安時代(三)】法網「法辦」就是「辦法」?

《港區國安法》實施不過約一個月,香港警方已多番以該法對社運人士進行大搜捕。繼早前十多人在社會運動中被以涉違反《國安法》逮捕,警方更引用《國安法》向流亡海外港人發出全球通緝令。周一(10日),香港壹傳媒集團創辦人黎智英等十人,被以涉嫌《國安法》罪名拘捕,警方更出動200人上門搜查壹傳媒大樓。香港社會一片風聲鶴唳。與此同時,《國安法》以全國性法律凌駕香港普通法,審訊的透明度和公正性也引起法律界疑慮,甚至連為《國安法》被告辯護的律師亦可能受牽連。白色恐怖下,港人隨時墮入法網,香港司法獨立受到嚴重衝擊。(李智智 報道)

《港區國安法》在6月30日實施後,香港「後國安法」時代正式來臨。七一當日就有10人,因涉嫌違反《港區國安法》被捕,包括首宗案件23歲男子涉嫌駕駛插有港獨標語旗幟的電單車,衝向警方防線,該男子被控煽動他人分裂國家罪及恐怖活動罪,案件提堂後被告不獲保釋,須還柙至10月6日待案件再訊,他最近向高等法院申請人身保護令,以爭取《國安法》下的保釋權利。

過去經常為示威者辯護的大律師劉偉聰接受本台專訪時稱,首宗《國安法》案件的審訊就已現實反映,《國安法》有違於香港現行憲制和普通法制度,申訴之路甚為艱鉅。

劉偉聰說:第42條,是關於保釋。條文是這樣說的,涉嫌干犯國家安全罪行的人,除非法庭有充分的證據相信這個人不會繼續干犯國家安全罪行,否則不得保釋。這是與普通法的原則和精神背道而馳,因為在普通法當中,人的自由是最尊貴,第二在普通法當中,是假設無罪和無辜的,除非你證明你是有做,這就是「presumption of innocence(假定無罪)」,你應該享受原有的人權和自由。但是《國安法》似乎是認為拘捕你就是證明你有做過,不會拘捕錯你的,所以你不應會有擔保。

劉偉聰憂心「將來會出現很多這一類的案件,就變成很多這樣的案例」,認為行文和邏輯存有不少灰色地帶,當權者可藉此任意和胡亂地解釋法律,令《國安法》就變成政權的利器,對付反對派。

事實上,繼今年七一事件後,警方在7月30 日就首次以國安隊身分,引用《港區國安法》第20條「組織、策劃、實施或參與分裂國家」以及第21條「煽動、教唆和資助分裂國家」,上門拘捕3男1女「學生動源」前成員,包括前召集人鍾翰林。警方稱,他們在社交平台宣告成立一個主張香港獨立的組織,綱領是建立香港共和國,強調如案件嚴重,可判監10年,警方亦有權提取被捕人士的DNA樣本。

及後,警方首次引用《國安法》向已身在海外的羅冠聰、陳家駒、鄭文傑、黃台仰、劉康及朱牧民發出全球通緝令,指他們分別涉嫌煽動分裂國家、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危害國安。前香港眾志常委羅冠聰就通輯令回應時,宣布「正式與親人斷絕關係」。

至周一,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其長子黎見恩及次子黎耀恩、壹傳媒營運總裁兼財務總裁和執行董事周達權、壹傳媒行政總裁張劍虹、壹傳媒行政總監黃偉強及壹傳媒動畫公司總經理吳達光,被指涉嫌干犯勾結外國勢力或串謀欺詐被捕。警方更首次高調大舉出動200人到壹傳媒大樓搜查。同日,再有民間組織「香港故事」成員、組織「Stand with Hong Kong發言人李宇軒,以及前學民思潮成員李宗澤涉嫌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被捕。前香港眾志成員周庭亦被警方上門拘捕。另外,《大紀元》報道指,其多名記者疑被國安跟蹤。

劉偉聰認為,《國安法》是全國性的法律,地位凌駕於香港實施的普通法,「其魔爪會伸向司法界、教育界、傳媒等,任何界別有影響力的話,專政的魔爪都會伸手過來」,加上《國安法》本身條文定義不清,所有人都有可能無故因言行而墮入法網,如早前民主派初選民調竟被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曾國衞指或違反《國安法》,劉偉聰批評當局的指控「完全是胡亂解釋」。此外,《國安法》對被告的審訊過程欠缺透明,這對於普通法出身的律師而言,亦帶來莫大心理障礙和文化衝擊。

不過,特首林鄭月娥就多次公開強調,不認為《國安法》會抵觸司法獨立,亦都沒有改變現行司法體制。

《國安法》有關於審訊的條文指,涉國家秘密案件不宜公開審訊,而律政司可指示毋須設陪審,法官則由行政長官指定委任。可是,至今六位特首委任負責處理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案件的「指定法官」名單仍未完全公開,才「被公開」。但劉偉聰認為,即使公布了所有名單,依然侵犯了司法獨立。

劉偉聰說:你所選擇的法官,一定有你的考慮。而這個「你」就是林鄭月娥,這個「你」就是行政長官。你知道行政長官與國內的關係是從屬的關係,只是向中央負責,既然中央視國家安全法是重中之重,作為他的手下,林鄭月娥或者其他行政長官都必然心領神會,在他的位置會委任甚麼樣的法官呢?

劉偉聰亦指出,國家安全公署的設立,「加入監督和指導行政長官和特區政府如何處理去國家安全事宜」,是公然違反一國兩制。

劉偉聰說:因為根據《基本法》第22條,不論中央和政府任何一個機關不可以在香港行使權力,但現在是公然在行政機關,特區政府頭上再僭建國家安全公署,簡單而言,就是中共的制度,一個市長旁邊總要有一個黨委書記,黨委書記才是最大權力。

過去多次向特首表達對《國安法》疑慮的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受訪時稱,在社會對《國安法》憂心忡忡的氣氛之下,政府難以挽回公眾對司法制度信心,相信《國安法》問題將不斷膨脹。

戴啟思說:公眾的觀感,公眾可能認為法官會傾向對政府有利,即使律師就案件認為,法官實際上是絕對公平,絕對公正。 雖然他做得很好,但始終外在觀感有問題。

香港近來多宗反修例運動案件的判決,引起社會廣泛爭議,當中多位法官的判辭帶有個人情緒,令人憂慮現時政治案件判決的公正性。司法機構亦收到大量涉及3名裁判官而性質相同或類似的投訴。當中包括中三男生投擲兩枚汽油彈案,裁判官水佳麗判感化,她被投訴判刑理由在觀感上令人合理地理解為有所偏頗,或涉及政治評論;而有關裁定襲警罪成的小學教師案件,裁判官吳重儀指案中三名警員證供不一,顯示各人沒有「夾口供」,認為三警誠實可靠,憑觀察認為被告心智有問題。吳官被投訴指處事偏頗;以及社工劉家棟阻差辦公罪成並被判監12個月的案件,裁判官蘇文隆被投訴對該案有偏頗或先入為主。司法機構回應本台查詢時只稱,至今收到數以千計涉及性質相同或類似的有關投訴。

據最新去年的《香港司法機構年報》,在入稟的513,148宗案件中,有368宗法官和司法人員的投訴。今年涉及3名裁判官的投訴是去年投訴總和約5倍以上。

大律師劉偉聰強調,判決書和判辭的重要性在於向社會彰顯公義,讓讀者能夠明白法庭的思維方式和過程,需確保持平客觀。

劉偉聰說:如果判詞加入一些情緒化,這些公義就會崩潰, 而且是在公眾面前崩潰,令社會對司法的質素和聲譽失去信心。

大陸維權律師滕彪接受本台視像訪問。他擔心香港的自由法治在《國安法》下遺失殆盡,又憂慮香港律師將來也會因為維權受到打壓。他又說,從國內的經驗可見,《國安法》是政權打壓異己對工具,該罪名之下「幾乎百分之百都是冤案」,不少大陸的政治犯、良心犯都被冠以違反國安罪名,如維權人士劉曉波、胡佳、高智晟和709人權律師等。

滕彪說:如果看九七年之後,或者是雨傘運動以來,香港的惡化情況,可見中共一步一步地加快對香港自由法治的剝奪,如果這種情況持續下去,用不了太長的時間,香港的律師免不了也要面對大陸人權律師的危險情況。

滕彪是大陸知名維權律師、《零八憲章》首批發起人之一,2003年起活躍於推動修憲,曾三度被國家保安部門綁架,現時流亡美國。

在香港,被稱為首批「維權律師」的劉偉聰就慨嘆,在香港現在政治打壓環境之下,法律界「只能夠害怕著做」,謹慎行事,但強調「這一刻他一定不會離開」,盼盡其所能,為香港公義努力,因「如果離開這裡,一定會後悔」。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