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安之患(四):「殤」信 香港宗教界何去何從?


2020-07-20
Share
國安之患(四):「殤」信   香港宗教界何去何從? 港區國安法實施後,令不少宗教人士憂慮香港未來的宗教自由。(鄧穎韜 攝)

國安之患(四):「殤」信 香港宗教界何去何從?

《港區國安法》被批評削弱人權和人民自由,加上中國當局近年不斷打壓宗教,令香港宗教自由蒙上陰影,尤其中聯辦早前被指要求宗教領袖「表忠」,結合教義去支持和配合國安立法,更令宗教界感到不安,香港的教會未來該何去何從呢?(李智智、覃曉言 報道)

《港區國安法》在香港實施近一個月,仍然爭議不絕,在近年對社會事件積極發聲的宗教界中,也透露出不同聲音,有部分宗教人士和團體發起聯署反對《國安法》。另一方面,包括天主教香港教區宗座署理湯漢樞機等多位宗教領袖,在6月下旬出席中聯辦召開的「涉港國安立法座談會」時,「被要求」表態支持立法,還被要求結合宗教教義,配合《國安法》在港宣傳和實施。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神學院院長邢福增接受本台專訪時強調,當局明言要宗教領袖找教義去支持國家安全,變相是介入宗教的教義詮釋,這會影響思想自由,是非常危險的事。

邢福增說:有人用教義去支持國家安全的事,這是很危險。過去他在香港是用非形式的做法,希望大家愛國,現在不單是表面要求你很愛中國、我愛中國人,要你做些維護國家安全的事,他不是用現有體制去控制宗教界,現在是用國家安全為名義,去讓大家表態。

壓力之下,他相信宗教界「表忠」的情況,未來在香港將會愈來愈普遍,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香港很多教會辦社會服務,一直靠政府撥款資助,雙方已建立了密切伙伴關係,估計不少教會將以支持政府的「政治表態」,以換取資源分配。

刑福增說:中國很想將「中國特色政教分離」放入香港,宗教團體不要搞那麼多社會事,支持政府可以,批評政府就不好了。例如教會辦學校,可透過教育局(控制),教會辦社會服務,可以通過社署(控制),可以用這些方法令基督教、宗教不敢去得罪政府,因為牽涉資源分配當中,這就是中國政府所謂的統戰,他會提供好處,這好處前提是不要挑戰他的底線。

《基本法》訂明香港有宗教自由,但《港區國安法》的實施,被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天主教香港教區輔理主教夏志誠等批評會破壞香港高度自治,亦削弱港人的自由和權利,陳日君樞機更在網誌撰文,質疑梵蒂岡教廷為何沒就「港版國安法」而發聲。

邢福增亦認為,宗教自由與大眾的自由不可分割,例如如何表達自己是基督徒?教會屋頂是否仍可置放十字架?宗教書籍和刊物會否受到審查等,當其他自由不斷收窄時,宗教自由也會受到波及。最大問題是香港宗教組織與境外或台灣宗教界有很多聯繫,《國安法》中未對「勾結外國勢力」作出明確界定,使宗教界人人自危。

邢福增說:問題是何謂「勾結」,是難以界定,以前試過(國際宗教聚會)大會邀請了達賴喇嘛來發言,你會如何?過去中國的所有宗教界代表退席,然後寫讉責聲明、譴責大會,譴責達賴喇嘛分裂祖國。如果未來香港的宗教代表參與其中,是否都要這樣做呢?如果你不這樣做,你是否默認達賴喇嘛分裂祖國的言行呢?大家很快很多東西都要劃清界線。

他續稱,中國當局做事向來是「殺一儆百」,且常見以非宗教手段處理宗教問題,例如成都秋雨聖約教會的王怡牧師,被指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及非法經營罪,遭判刑9年,近年中國各地有多個教會及教堂被拆十字架等打壓,他相信中共不會容許香港出現第二個王怡,若有教會走這條路線,肯定絕不手軟。

過去邢福增一直對社會公義積極發聲,亦因為經常批評政權,早已被中共視為「眼中釘」,他坦言已作最壞的打算,目前是見步行步,只希望自己不會隨波逐流,變成只懂討好中國的人。

「邦國帝王,興亡代謝,回首如今安在?」這是基督教會聖詩集《普天頌讚》中一首詩歌的金句,有份參與聯署反對《國安法》的循道衛理聯合教會退休牧師袁天佑接受本台專訪時指,從《聖經》和歷史中,可看到國家政權的興衰與朝代更替,卻無支持《國安法》或維護國家安全的表態,反而《聖經》強調尊重人權。

袁天佑說:《聖經》裡很強調的是尊重人權、尊重家庭,有人權、家庭,才會有國家,這才是真正《聖經》裡的信仰。我今日反對《國安法》,並非因為我有沒有宗教自由的問題,而是我看到整個香港的社會公民權利、言論自由、新聞自由等等,都會受到很大的限制。

袁天佑認為,宗教領袖會見中聯辦,當局放話,指宗教自由不會受影響,但隨著時間久了,有關收窄自由的措施愈來愈多,說一句對政權不利的說話,便有可能成為被打壓對象。他指目前有少數教牧同工,有可能離開香港,短期應不會出現很大的教會遷移狀況,長遠則難以預計。

袁天佑說:開始時,一定不會對任何宗教打壓,慢慢當時間久了,當某些人已被成功打壓,便開始輪到教會,教會的講台,其實很多時都會涉及香港社會的問題,當一位牧者或者教會裡面,有傳講一些訊息是涉及政權,指出政權的不當時,他(當權者)便可以隨時打壓你。

在去年的反修例運動中,袁天佑曾開放教會予示威者入內休息,被建制派及中共官媒譴責是「包庇逃犯」,又指責他是「暴徒牧師」,但袁天佑說作為牧者,必須「行公義、好憐憫」,他知道自己在做正確的事,不會擔心被「秋後算帳」。

袁天佑說:教會的責任是要好憐憫,當有人受傷時,無論他有否犯法,教會都要照顧他、關心他,教會的門是永遠打開去服侍人的。作為一位牧者,我仍然相信上帝一定會掌管這個世界、掌管歷史,只要我能夠憑著信心,繼續去做我應該做的事,說我應該說的話,我覺得我便毋須懼怕。

對於不少香港人對《港區國安法》可能帶來「以言入罪」,掀起「白色恐怖」,亦形成「走難潮」,袁天佑慨歎看到很多人離開香港,感到既傷心又無奈。

袁天佑說:現在香港被黑雲遮著,是有些黯淡,因為事實上人的言論自由,很多公民權利都一定受到很大的限制,這會造成心理上的壓上,令香港人生活在不開心當中,但我很希望香港人體會到一件事,你愈懼怕,便愈容易受到別人的打壓。

他又鼓勵年輕人面對這樣的黑暗時代,不要灰心,並要好好保守自己。他指黑暗永遠不能戰勝光明,只要我們在光明中,繼續做正確的事,便不會感到任何懼怕。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