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溫和民主派余德寶辭任區議員 冀保留有用身驅將來再服務市民

2021.10.19
【專訪】溫和民主派余德寶辭任區議員 冀保留有用身驅將來再服務市民 30歲的余德寶是前公民黨成員、前油尖旺區議會副主席和富柏區議員。他自大學畢業後投身政壇,從事地區工作接近9年。
粵語組製圖

港府要求區議員宣誓,並放風追討被DQ議員的薪津,引發大規模辭職潮。其中前油尖旺區議員余德寶今年3月接受本台專訪,當時他宣誓意向未明;至7月,他已經辭職。記者跟隨余德寶進行最後一個街坊活動,記錄他與街坊離別的一刻。 

「這樣結束是既無奈,亦都可惜。當我決定不宣誓的時候,某程度是鬆一口氣,現在的政治風險太大,輕則是民事索償,追討所有薪津,重則可能要拘捕、監禁。當然我自己有心理準備,但是我的居民未必有心理準備。」—余德寶。 

30歲的余德寶是前公民黨成員、前油尖旺區議會副主席和富柏區議員。他自大學畢業後投身政壇,擔任過地區主任,在2015年首次參選,連任兩屆區議員,從事地區工作接近9年。 

記者上次訪問余德寶是在今年3月,地點同樣是位於旺角海富的議員辦事處,當時已傳出政府要求區議員宣誓,但余德寶未有決定。事隔4個月,他再接受本台專訪,已經不再是區議員及公民黨成員。 

前油尖旺區議員余德寶,接受本台專訪時已經辭職。(張展豪攝)
前油尖旺區議員余德寶,接受本台專訪時已經辭職。(張展豪攝)

最後一次街坊服務

訪問當日,余德寶已經遞交了辭職信,亦是辦事處運作的最後一天,大批居民來影證件相,並為余德寶餞行。 

有街坊稱,因為在報道上看到辭職區議員的名單有余德寶的名字,特意來了解情況,對於德寶辭任感到難以置信。 

容伯說:很可惜,他說挽救不了,想支持都支持不到,他說要賠二百萬。現在變成求助無援,有甚麼事發生的話。 

除了一眾街坊,余德寶的好友、幾位油尖旺區議員都到辦事處拍照。其中,油尖旺區議會主席林健文認識德寶多年,兩人是區議會的拍檔,對於德寶辭職感到很可惜。 

林健文說:不捨得、很傷感,年輕人參政是愈來愈少,德寶讀大學時已經服務社區,他的心是街坊看得到,作為同事亦看到,如果連德寶都淡出這個圈子,我相信未來都未必可以再找到,這麼有心服務街坊的年輕人再出社區。 

余德寶舉辦最後一次街坊活動。(張展豪攝)
余德寶舉辦最後一次街坊活動。(張展豪攝)

當溫和都容不下

余德寶的政治生涯,大部分都奉獻給街坊,他熱衷地區工作,在很多人眼中,是溫和的民主派。問到他當區議員的初衷,除了地區工作,還有一個信念。 

余德寶說:我都同意議員不應該只是做地區服務,很多時候見到社會不公義,應該都要發聲,這才是我自己的初衷。我的初衷就是,地區工作我要做好之餘,我亦都希望可以為一些不公義的事情去發聲。 

除了區議員身份,公民黨在他心中亦佔一個席位。余德寶說,在辦事處開幕當日,大批公民黨成員前來道賀,如今辦事處最後一天運作,都有很多街坊來道別,情況就像回到5、6年前。 

余德寶拿起相片,憶起辦事處開幕當天。(張展豪攝)
余德寶拿起相片,憶起辦事處開幕當天。(張展豪攝)

記者問到一定要從辦事處帶走的物品,他拿起公民黨前黨魁余若薇送給他的牌匾,寫著幾個大字「謙卑、謙卑、謙卑」,在他服務街坊期間,這幾個字他一直銘記於心。 

余德寶拿起公民黨前黨魁余若薇送給他的牌匾。(張展豪攝)
余德寶拿起公民黨前黨魁余若薇送給他的牌匾。(張展豪攝)

香港人珍重

余德寶從政期間最揪心的事,莫過於47人案審訊。他當時看著多位前黨友被捕,坐立不安,自己亦突然成為公民黨的骨幹,不料短短幾個月裡,政治環境急劇惡化,一切始料不及。 

余德寶說:這是我在這兩年經歷最深刻的事,自從見到前黨友被拘捕,未審先判,到現在仍未能保釋,然後到我退黨,到現在逼於無奈都要辭職,都是希望大家繼續可以保持有用身驅,在自己不同崗位繼續發揮不同功能,前提都是香港人要珍重,這是最重要。 

余德寶形容,雖然已經有心理準備,但一切來得太快,他指離開只是短暫,未來會再出現在不同崗位。 

余德寶的好友到辦事處同合照。(劉少風攝)
余德寶的好友到辦事處同合照。(劉少風攝)

記者:劉少風 責編:羅燕雲 網編:林詠華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