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温和民主派余德宝辞任区议员 冀保留有用身驱将来再服务市民

2021-10-19
Share
【专访】温和民主派余德宝辞任区议员 冀保留有用身驱将来再服务市民 30岁的余德宝是前公民党成员、前油尖旺区议会副主席和富柏区议员。他自大学毕业后投身政坛,从事地区工作接近9年。
粤语组制图

港府要求区议员宣誓,并放风追讨被DQ议员的薪津,引发大规模辞职潮。其中前油尖旺区议员余德宝今年3月接受本台专访,当时他宣誓意向未明;至7月,他已经辞职。记者跟随余德宝进行最后一个街坊活动,记录他与街坊离别的一刻。 

「这样结束是既无奈,亦都可惜。当我决定不宣誓的时候,某程度是松一口气,现在的政治风险太大,轻则是民事索偿,追讨所有薪津,重则可能要拘捕、监禁。当然我自己有心理准备,但是我的居民未必有心理准备。」—余德宝。 

30岁的余德宝是前公民党成员、前油尖旺区议会副主席和富柏区议员。他自大学毕业后投身政坛,担任过地区主任,在2015年首次参选,连任两届区议员,从事地区工作接近9年。 

记者上次访问余德宝是在今年3月,地点同样是位于旺角海富的议员办事处,当时已传出政府要求区议员宣誓,但余德宝未有决定。事隔4个月,他再接受本台专访,已经不再是区议员及公民党成员。 

前油尖旺区议员余德宝,接受本台专访时已经辞职。(张展豪摄)
前油尖旺区议员余德宝,接受本台专访时已经辞职。(张展豪摄)

最后一次街坊服务

访问当日,余德宝已经递交了辞职信,亦是办事处运作的最后一天,大批居民来影证件相,并为余德宝饯行。 

有街坊称,因为在报道上看到辞职区议员的名单有余德宝的名字,特意来了解情况,对于德宝辞任感到难以置信。 

容伯说:很可惜,他说挽救不了,想支持都支持不到,他说要赔二百万。现在变成求助无援,有甚么事发生的话。 

除了一众街坊,余德宝的好友、几位油尖旺区议员都到办事处拍照。其中,油尖旺区议会主席林健文认识德宝多年,两人是区议会的拍档,对于德宝辞职感到很可惜。 

林健文说:不舍得、很伤感,年轻人参政是愈来愈少,德宝读大学时已经服务社区,他的心是街坊看得到,作为同事亦看到,如果连德宝都淡出这个圈子,我相信未来都未必可以再找到,这么有心服务街坊的年轻人再出社区。 

余德宝举办最后一次街坊活动。(张展豪摄)
余德宝举办最后一次街坊活动。(张展豪摄)

当温和都容不下

余德宝的政治生涯,大部分都奉献给街坊,他热衷地区工作,在很多人眼中,是温和的民主派。问到他当区议员的初衷,除了地区工作,还有一个信念。 

余德宝说:我都同意议员不应该只是做地区服务,很多时候见到社会不公义,应该都要发声,这才是我自己的初衷。我的初衷就是,地区工作我要做好之馀,我亦都希望可以为一些不公义的事情去发声。 

除了区议员身份,公民党在他心中亦占一个席位。余德宝说,在办事处开幕当日,大批公民党成员前来道贺,如今办事处最后一天运作,都有很多街坊来道别,情况就像回到5、6年前。 

余德宝拿起相片,忆起办事处开幕当天。(张展豪摄)
余德宝拿起相片,忆起办事处开幕当天。(张展豪摄)

记者问到一定要从办事处带走的物品,他拿起公民党前党魁余若薇送给他的牌匾,写著几个大字「谦卑、谦卑、谦卑」,在他服务街坊期间,这几个字他一直铭记于心。 

余德宝拿起公民党前党魁余若薇送给他的牌匾。(张展豪摄)
余德宝拿起公民党前党魁余若薇送给他的牌匾。(张展豪摄)

香港人珍重

余德宝从政期间最揪心的事,莫过于47人案审讯。他当时看著多位前党友被捕,坐立不安,自己亦突然成为公民党的骨干,不料短短几个月里,政治环境急剧恶化,一切始料不及。 

余德宝说:这是我在这两年经历最深刻的事,自从见到前党友被拘捕,未审先判,到现在仍未能保释,然后到我退党,到现在逼于无奈都要辞职,都是希望大家继续可以保持有用身驱,在自己不同岗位继续发挥不同功能,前提都是香港人要珍重,这是最重要。 

余德宝形容,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但一切来得太快,他指离开只是短暂,未来会再出现在不同岗位。 

余德宝的好友到办事处同合照。(刘少风摄)
余德宝的好友到办事处同合照。(刘少风摄)

记者:刘少风 责编:罗燕云 网编:林咏华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