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王淑平谈中国艾滋

再过三天就是第25届世界艾滋病日,最早揭发中国艾滋疫情的中国医生王淑平,十一年前,当局压力下无奈出走美国,但她仍心系祖国的艾滋病问题。王淑平接受本台专访时指出,中国卖血的情况一直没有杜绝,加上官方长期掩盖问题,国内因输血感染肝炎、艾滋的人数连年增加,而当局为了发展经济,竟在今年初再鼓励发展血浆经济。王淑平预言中国面临著一场更大的灾难。(毕子默报道)

2012-11-28
Share

商水县西赵桥村,一家四口,丈夫和妻子因为献血感染艾滋病毒 ,妻子于1997年夏天死于艾滋病,她是这个村里第一例年夏天死于艾滋病感染的病人。(照片由王淑平提供)
商水县西赵桥村,一家四口,丈夫和妻子因为献血感染艾滋病毒 ,妻子于1997年夏天死于艾滋病,她是这个村里第一例年夏天死于艾滋病感染的病人。(照片由王淑平提供)

没有人会联想到,眼前这位温婉的女子,竟然是第一个发现并且上报中国卖血感染丙肝和艾滋问题的人﹔因为她,不少贫苦中国百姓的性命得以保存。

王淑平目前在美国犹他州宁静的校园内从事与传染病有关的研究工作,二十多年前是河南省一名专攻传染病防治的医生。90年代初,邓小平南巡讲话提出地方经济独立,利润驱使下,全国各地的血站随即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其时从医学院毕业的王淑平才30岁出头,她被安排到河南周口一个血浆站担任副站长。

王淑平:“中国的生物制品所当时就非常非常多,每个省都有。国家的事业单位里头就好多做了生意。特别是在医院里头,它没什么生意可做的,所以它就在好多地方发展了血浆站。像安徽、浙江、江苏,他们已经盖了好多单位采血浆站了,有一些是官方背景的,有一些不是。”

来卖血的都是一些穷苦人,不少为了多赚钱到处卖血。血站的工作人员的生活同样困窘。不过卖血带来的经济利润却是惊人的。

王淑平:“当时我们血站一个月就能赚一万以上。我们那个工资非常非常低,所赚的都给了防疫站了,我们没有得到任何好处。但是说呢,作为血站的一个头,他就得到好多钱,然后领著二奶、三奶就跑了。”

商水县西赵桥村1998年第二例死于艾滋病感染的病人。(照片由王淑平提供)
商水县西赵桥村1998年第二例死于艾滋病感染的病人。(照片由王淑平提供)

王淑平在血站的工作主要是事前检查献血者的肝功能情况,期间她发现很多人的数据异常,检验后发现不少献血的人都是丙肝带菌者,感染率超过60%。王淑平紧急到卫生部呼吁在献血前增加丙肝检测,结果遇到不少阻力。但经过长期抗争,当局最终增加了有关测试项目。

王淑平:“一检测,确实就是丙型肝炎。不是我们一个地方,是全国都一样,包括江苏、内蒙、山东、河南、安徽。从报道看和听别人讲,当时的丙型肝炎流行非常严重,感染非常高,百分之六十多。当时我就到卫生部呼吁了,应该赶快加丙肝的检测。这些地方都反对,为什么呢?花费太高。1993年7月份开始增加,实际上真正执行的话已经是94年底了。”

年轻的王淑平觉得自己为人民立了一项大功,欢喜之间她听到一项传闻,指天津血站出现了艾滋病例。王淑平即时想到,万一艾滋病好像丙肝一样在血站传播开来,后果是不堪设想的。抱著医生的责任感,她1993年又一次去到卫生部,得到的是又一次冷遇。

王淑平:“当时河南省卫生厅说,天津已经有艾滋病在血站里头。我就想,万一进了献血人群里头,那不像丙肝一样流行很快?那就不得了。我就又到卫生部说,艾滋病可能要进来,你们必须得检查艾滋病。他说,你的消息很重要,但是我不知道,后来没了事情。”

事情就这样搁置下来。到了1995年,刚有了自己实验室的王淑平一日被上级指派为一个怀疑艾滋病患者做检验,检验结果呈阳性。患者说,他之前到过各地抽血。王淑平即时从各地收集了四百多个样品做实验,结果教她难以置信,艾滋病人的比例竟达到百分之十几。她即时将情况上报,但没有回音,于是她带著血样毅然上京。在北京再次验证的结果说明,艾滋病已经流行了。

王淑平:“收了四百多例血,做完以后我一看,哗,好多都是阳性,百分之十几啊。我又用另外三家试剂重新检测,都是阳性。确确实实,艾滋病已经流行了。我还相信了有一个人说的话,血浆站的一个站长告诉我,他们送血浆是送到上海一个血液制品公司,是和美国合作的。当时在1995年的时间,他说我们已经好多例都是阳性。我就把这个事情告诉了当地卫生局局长,我说你赶快先把这个事报上去再说。好长时间不听吭声。然后我就马上写完报告就去了北京。碰上曾毅(当时是北京预防科学院院长),一拿回去,他说先做16份吧。第二天就是结果出来以后,确确实实地16份阳性,3份是阴性阳性,实际上它是早期的艾滋病。”

王淑平正在北京为艾滋疫情奔走,结果当晚就被地方政府召回。

王淑平:“第二天我们就报上去了,卫生部晚上就打电话去河南省,接到周口地区,周口地区那些领导直接问‘王淑平去哪了?’他说,‘你弄了个大地震你知道吗?艾滋病!你什么时间回来?’”

王淑平据理力争。 王淑平:“我可以告诉你,光我们周口地区,现在每天有二十个血站在采血,感染艾滋病毒的每天至少要有五百以上,不要说肝炎病毒了。”

不过王淑平最后还是被免去了工作。但她始终不理解,献血前加检艾滋项目为什么会受到那么大阻力。答案结果原来还是离不开利润。

王淑平:“我当时在他们开会的时间,我说为什么你们不检测艾滋病这么高的率了?他们就说,检测艾滋病花费有多高啊!从1995年到96年三月份,全国还继续在采血浆。”

1996年,国务院卫生部终于下达红头文件,要求全国关闭血浆站。但王淑平发现,原来真实的情况并非如此。高额利润驱使下,全国各地的血站禁之不绝。

王淑平:“河南关闭血站以后,没有彻底关闭,而且后来又开了非常多的血站。”

同时,王淑平因为揭发了艾滋疫情,生活备受压迫。她在河南已找不到容身之地,于是唯有到北京寻求出路,但她在北京也得到了类似的遭遇。无奈之下,王淑平在2001年只身飘零到美国继续从事血液分析工作。但王淑平心里面一直记挂著祖国的艾滋病疫情。

2000年,因揭发艾滋疫情备受压迫的王淑平向当局反映情况,最后石沉大海。(照片由王淑平提供)

2000年,因揭发艾滋疫情备受压迫的王淑平向当局反映情况,最后石沉大海。(照片由王淑平提供)
2000年,因揭发艾滋疫情备受压迫的王淑平向当局反映情况,最后石沉大海。(照片由王淑平提供)

 

后来艾滋问题曝光后,王淑平一直相信疫情已经受控,直至近年她又不断从国内的一些报道中发现了疫情扩散的蛛丝马迹。举例贵州省的艾滋感染人数,在官方报告中有大幅提升,同时采浆站突然宣布无偿提供艾滋药物。而王淑平也注意到,当地在毫无先兆情况下关闭了多个血浆站。虽然当局没有讲明原因,但她怀疑是血站导致持续有人感染艾滋或丙肝,引起了当局注意,因此受到关闭。

王淑平:“前年我还一直以为非常安全,因为它做了艾滋病的检测了。后来我就发现,贵州省16个血站,它本来是25个血站。有另外一个小的报道,贵州省艾滋病的报告,是去年上升到快一万了。当地这些采浆的人呢就无偿给艾滋病药的治疗。从这看,我猜测它是和肝炎和艾滋病的流行有关系。”

艾滋病、肝炎流行,影响的不止是卖血的人,更严重的是用血的人都会在不知不觉间受到感染。王淑平说,她没有把握受害者的人数,但相信一定是个天文数字。

王淑平:“通过血液透析在医院里头,感染丙肝的非常非常高。在挨著2007年的时间,一个医院里头发现了47个人用了它的丙球,有40个人感染了丙型肝炎,1个人没查,另外6个人本来就是丙型肝炎,算一算就是百分之百的了。现在中国有十二万血液病人,可能这12万人里头基本上百分之百都是阳性吧。输血的人数有多少?一个医院在通过输血感染的就有100多个人,那中国有多少个医院啊?是个天文数字。多上万?五百万?上千万?”

更叫王淑平无法平静的是,中国卫生部在年初宣布要加大发展血浆经济,大量的血站开始陆续投建。

王淑平:“今年元月份,卫生部发了一个通知,让全国尽快地发展血液制品来出口到全世界各地。要在东部,鼓励一些地方批准血浆站。国内正在建立大量的生物制品厂、单采血浆站。所以这可能就是导致更大的灾难。”

艾滋疫情、肝炎疫情在无声中不断扩散蔓延。同时,一方面政府不断宣传中国艾滋病的祸根是性传染;一方面,蒙在鼓里的百姓继续一拨拨涌入血站。王淑平说,钱和权力是疾病流行的罪魁祸首。

王淑平:“所以他们还在这样去掩盖。她(政府)说是通过性传染为主。武汉的一个调查报告,当时1999年检测的,485例卖淫人数里头没有发现一例艾滋病的感染。国家卫生部总在说是性传染为主呢?他们的目的是要推卸责任,因为卖血是他们的责任,性传染是个人的责任。在她掩盖的情况下,不知又感染了多少人。一直到2006年的黑龙江的一个农场,还在输艾滋病的血。甘肃白银也在用艾滋病的血。去年我还看到一些血浆站提倡检测过的人就不再做检测了,他们为了省钱。钱、权和疾病流行是最大的关系。”

在美国的十一年间,王淑平凭著她的努力和知识,赢得了专业上的尊重,也换来了生活的安慰。但当她看见祖国百姓正不自觉地一步步走入一个巨大的黑洞时,医生的责任感使她再也按捺不住了,她决定再一次站起来为抗击疫情蔓延作出疾呼。

王淑平:“我觉得压力是最好的,公开的压力。我现在关心的是人、人的健康,我不是反动派,我也没有一点政治原因去来说他们。”

艾滋病的主要传播途径是性传播和血液传播,因此,危险性行为、吸毒人群、卖血、输血、母婴传播等途径都能够感染上艾滋病。中国现有人口超过13亿。根据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世界卫生组织和中国卫生部在去年底联合发布的报告,中国其时有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人78万,其中有逾一半的人本身尚不知情。假如这些病人以及他们的家人、血站、医生因缺乏认识而未有对艾滋病产生足够重视,艾滋病可能会以几何速度在中国蔓延开来。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