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六四未忘懷 孫立勇感人間有愛

六四轉眼已過去23年,當年的“六四暴徒”,活着的大部份已出獄,有部份人除了仍受到當局的監視和逼害,還要面臨艱辛的生計問題。曾經是過來人的孫立勇未有忘記自己在服刑期間得到援助,令家人度過難關﹐他流亡海外後,成立了《中國政治及宗教受難者後援會》,經濟幫助被關押的良心犯和六四受難者的家屬。讓他們感受到人間有愛。(潘加晴報道)

2012.07.04
Sun_Liyong305.jpg 流亡澳洲後的孫立勇,公餘積極籌款,支持中國六四受難者。(孫立勇提供)

 

原本是北京公安的孫立勇,89年學運改變了其一生的命運。因創辦地下民運刊物《鐘聲》和《民主中國》,聲援64學生運動,被當局判監7年,1998年出獄後,仍受到當局的監視和迫害,生活處境維艱。2004年他隨團到澳洲旅行時成功逃出,並在當地申請政治庇護。2005年3月24日,澳洲移民局通知他已取得保護簽證,當日他便與幾位志同道合的朋友成立了《中國政治及宗教受難者後援會》,因為他想到在服刑期間得到民運人士陳子明的救助﹐令家人度過難關,也希望自己能幫中國的民運做點事情。

孫立勇說﹕“我坐了7年牢,在坐牢的7年中,只有陳子明先生委托他太太給我母親300美元,告訴我母親是國際社會給我的幫助。母親探監時就告訴我,我當時特別感動,我坐了5年多牢,居然還有人想着我,覺得心裡有一股暖流,它對我在監獄的生活狀態有種正面的影響,錢不多,但是我覺得是海外的一份心意,讓我感到這是一件非常有價值的事情,我也把這件事情記在心裡。”

流亡澳洲後,靠做地盤工謀生的孫立勇說,他們幾位朋友都是出外打工,每年從薪水扣稅後拿出一千幾百元,幫助在中國受迫害的良心犯。後援會在初期,沒有任何機構或人士支持,只能幫助幾個人,其中包括浙江異見人士呂耿松和“被自殺”的湖南民運人士李旺陽。到後期,後援會獲得來自美國、加拿大、歐洲、澳洲、香港等地人士的捐助,每年大約有3萬澳元的捐款,可以固定每年資助30至50人。

2008年被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呂耿松,去年8月刑滿出獄,他表示,他在獄中四年期間,家人生活困難,後援會向其家人提供每年600澳元的資助,對此他非常感謝。

後援會在2010年起,又設立年度《六四抗暴者子女成長基金》,向經濟困難的六四抗暴者子女頒發助學金和獎學金。孫立勇說,在北京坐牢的7年間,跟幾百個“六四暴徒”關在一起,對他們的生活情況、心理狀態,以至出獄後,面對家庭父母、結婚找對象、再婚、還有找工作等情況都非常了解。

孫立勇表示,大部份的良心犯都面臨着嚴重的生計問題,因為有刑事案底,基本上是找不到工。他認為,紀念六四最好的辦法就是幫助這些天安門運動中被判刑的人,讓他們的子女在貧困中能得到一絲溫暖。

在過去三年來,《六四抗暴者子女成長基金》已向二十多名經濟困難的六四受難者子女提供共約三萬多澳元的資助。孫立勇表示,申請人主要的條件是六四判過刑的人士,他們申請時需要提供判決書或兩名證明人士。而評審委員會主要考慮申請人的知名度,知名度越底,入選的可能性就越大,第二就是實際的經濟狀況,例如知名的安徽民運人士張林,他帶着兩名孩子,也沒有任何收入,雖然張林已向基金提了三年申請,但他們今年還是向其女兒提供1500澳元(約9000元人民幣)的獎學金上大學。

孫立勇呼籲外界繼續關注和救助中國的良心犯和六四受難者的家屬。

他說: “如果我們有更多的捐助者,這樣我們就能夠幫助更多人,其實我們幫助的錢很有限,但是它是一份愛,它是一份具體的行動,這個比的開會更有價值,我個人認為幫助一個64受難者比開一千個64研討會更管用,更有意義﹗”

有意捐款救助“六四抗暴者”的聽眾,可以直接與孫立勇聯繫,其電郵地址是:

Liyongsun8964@hotmail.com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