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续建核电厂专家质疑安全可靠性

日本大地震发生至今已超过一星期,核电厂幅射泄漏仍未完全受控制。这次核幅射危机,暴露出核能的危险,为正在大力发展核能的中国响起警号。大陆当局表明不会停止兴建核电厂,但有专家与环保团体都质疑,大陆核电厂的安全标准、建筑质素及人手等问题,是否可以防止同类核灾难发生。(李莉报道)

2011-03-21
Share
fujian_fuqing_nuclear305.jpg
福建福清核电站建筑工地。(AFP2010年10月31日图片)


日本福岛九级大地震导致核电厂泄漏幅射,引起全球对核电安全的关注。中国近年大跃进式地发展核电厂,引发不少人的担忧。在大陆,目前共有13座核电厂,当局计划十年内,将核电站的数目增加三倍至40座,当中最少30座是建在广东省。日本发生核事故后,环境保护部副部长张力军表示,中国会吸取日本的教训,但大力发展核电的政策不会改变。中国电力公司亦指,目前大陆正使用第三代核电技术,安全性达到世界水平。

不过,有关官员的言论引起专家及大陆网民的质疑。香港浸会大学物理学院院长谢国伟教授解释,福岛核电厂建于七十年代,属于较落后的核设施,这次发生泄漏,并不是因为地震破坏了核电厂,而是断电断水的情况下,核电厂的冷却系统失效,导致过热爆炸。他表示新一代核技术,的确比旧式设计更安全,但至今新技术仍未经历过像日本这次这么严重的大地震,即使技术再先进,很难保证类似的灾难不再发生。

他说:“任何一个设计都要做一个假设,如果无电、无水会如何,但很少达至这次这么厉害及严重的地震,因为无人试过碰到这么一个严重的地震,当没有电、没有水、交通几乎中断时,很多事在发生后才知道某些事件令事情更加严重,发生的事是没法预料到的。”

谢教授又表示,至今兴建核电厂最大难题,仍是发生重大灾难时,如何使核电厂的独立冷却系统有效的运作,他表示现时世界上最先进的核电厂,都未可以做到百分百安全。

他说:“现在最重要考虑,是如果没有电,自己要有后备紧急发电,如何保证发电的能力,仍可维持一段时间,更加重要是冷却的液体,如何在最短时间内恢复,继续冷却,第三个问题是把核燃料管抽出来,这是很花时间的,可说是根本不可能,是很难做到的。”

hk_nuclear_question305.jpg
在星期日(3月20日)的香港反核烛光晚会上,有父母带同小女孩一同参加。(戴维森摄)


不少大陆网民很关心大陆核电厂的质量,在新浪微博,有网民形容核电厂有如死亡炸弹,亦有网民担心核电厂会否重演豆腐渣工程,核电厂周边一旦发生大地震,后果不堪设想。其实核泄漏发生后,欧洲多个国家都有反核示威,反核团体立场更加坚定,而各国政府都纷纷检讨自身的核能发展计划。在德国、法国及意大利,上周六有超过六万人上街示威,要求政府立即终止所有核电设施。

前香港立法局议员冯志活,是第一代反核电份子,86年大陆当局筹建大亚湾核电站时,他举办签名运动、组织游行示威,并带同过百万个反对兴建核电厂的市民签名,到北京向领导人请愿。冯志活表示,世界各地一次次发生核事故,正反覆说明了核电的危险,对人类的杀伤力是难以预料。

他说:“因为核电厂至今仍是一个高度危险的设施,这是两方面的,第一是很容易失控,例如日本这次就很明显,有意外的时候,并不容受到控制,第二是一有意外,幅射范围、影响的年期,因为幅射很多年后才能减低危害,以及对人身健康损害相当大。到现在为止,应该完全煞掣,苏联切诺贝尔意外后,全世界也在煞掣,但有些人有其他原因,仍想发展核能。”

冯志活认为,中国大陆不应盲目地发展核电厂,漠视人民的性命安全。

他说:“为何核电厂要建在海边,明知道有海啸,就是因为要冷却,没有海水就大问题,但近海会有海啸,大亚湾就是在海边,接著沿海的,岭澳核电厂、其他南面的也在海边。中国是有地震的,你不能预计地震在哪里发生,无人能预计,这次地震源在海里引发海啸,如果震源在陆地,你说可以抵受,设计上可以抵受地震,实际上没人知道的。”

“我认为大陆较为盲目地追随先进的发电措施,它不知道核电厂带来其他的问题,可能某些政府官员喜欢核电措施,可能因为先进、现代化,认为没有核电厂就不是强国,有人喜欢好大喜功,以为技术越来越先进、越来越安全,其实发电设施是不稳定的,没有任何措施去防止一些严重的意外,如飞机一样,你只可以减低很少机会,无论如何减低,仍是有风险的,风险一旦发生,就大件事了。”

hk_nuclear_gathering305.jpg
3月20日,参加烛光晚会香港市民起立默哀,悼念日本地震及海啸死难者。(戴维森摄)


一直关注中国核电发展的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在日本核泄漏后,呼吁全球立即停止建造核电厂及使用核能。组织项目经理古牧伟表示,发展中国家包括中国、巴西等地,核电厂的建筑质素最令人忧虑,因为建筑质素往往影响到灾难的严重性。

他说:“在建设时,不仅防震能力,包括很多不同细节,例如爈芯的质素,安全壳的质素等,这些建筑细节的质素,是影响核电厂在危机时,例如这次日本福岛核危机事故的安全表现,可能会提早发生泄漏,或更难稳定情况,建筑质素下降可能令危机更加严重。”

绿色和平亦担心,中国缺乏足够的核安全专家及管理大量核电厂的经验,一旦发生事故,可能引致灾难性的后果。

他说:“大规模的核电的增长的确令人担心,涉及核电行业最近鼓吹的核电复兴趋势,这种趋势非常令人忧心,因为核电行业也承认,行业中并无这么多专业的人手去供应这么高速的发展,这情况下,相信会影响核电厂本身的建筑质素。我们绝对希望核电的发展能终止,希望全球能做到零核电,一个更安全的世界。”

hk_nuclear_speaker305.jpg
香港绿色和平项目主任古伟牧在3月20日烛光晚会上讲述日本最新灾情。(戴维森摄)


消息发布的透明度,亦是反核人士另一关注点。去年本台率先报道大亚湾核电厂发生燃料棒泄漏幅射事件,没有即时向外公布及通布香港,备受批评。古伟牧认为,正因为核能的危害性,各国政府必须改善通报机制。

他说:“这次事件吸取最大教训,是整个区域的通布、消息流通,因为日本政府发布消息不能令每个政府掌握发生什么事,这情况对邻近地区很不利,偏偏现在没有完善的机制,没法掌握准确的资讯,无论中国、南韩及香港政府没法掌握日本福岛事件的危机,长远来说,如果有同类事件在其他地方发生,一个完善通布机制对区域的核安全有一定帮助。”

面对全球能源短缺,多国正积极发展核能。世界核能协会指出,未来十年,亚洲将有过百座核电厂上马兴建。有环保团体更估算,广东省的核反应堆,正以倍数增长,加上福建、河南等邻近省份,南中国发生核电大灾难的机会将由百分之一增加至百分之三。确保人民性命安全,还是发展经济、开发高风险能源更加重要,值得令人深思。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