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人指当局藉防恐袭为名镇压民众

新疆近日接连发生的多宗暴力袭击事件,均被官方形容为恐怖袭击,随后更派军队进驻。当地居民认为,政府藉反恐为名镇压民众。(刘云报道)

2011.08.22

新疆和田及喀什市,上月发生多起两年来最血腥的暴力事件,有平民百姓成为袭击对象,也有施袭者遭公安追捕时被当场击毙。公安将事件定性为恐怖袭击,更指凶徒曾往邻国巴基斯坦接受恐怖袭击培训,,有媒体报道指军方已派遣特种部队“雪豹”进驻新疆。

新疆一名不愿公开姓名的维吾尔族人,从官方媒体获悉袭击事件。但当问及是否相信被公安枪杀的两名维吾尔族人是恐怖分子时,他却显得有口难言,“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敢说,我不知道。”
记者:是不是因为公安给你们好多威胁,所以,不敢说?
他说:“反正,反正,唉,这个事不好说。”

和田市一名维族女子对官方的说法抱有保留。她指,由于当地媒体并不独立,只有官方单方面讯息,故很难令人置信;再者,她从来没有听到官方解释基于什么证据判定施袭者就是“恐怖分子”。

她说:每次发生这样的冲突后,我们很难听到一些被政府指为“恐怖分子”或指是维吾尔族人的一些想法。只要政府不高兴,就会讲是恐怖分子,但是,从来没有交待原因,只要每次有这样的事就会指是海外操纵他们。他们从来不解释“为什么”。

不过,这名不愿透露名字的少女谓,即使和田的维吾尔族人真策划了7.18袭击公安派出所,她觉得事出有因:“因为那里的老百姓生活非常不好,一直又不能透过自己的劳动而改变生活质素,或者,会有一些极端的宗教组织会引起他们的注意,藉此作出所谓的复仇。”

她指,当地公安经常拣选维吾尔族人检查身份证,对于一些穿著较富宗教色彩味浓的人,更不会放过。因此,她觉得军队的进驻,维吾尔族人会再度成为针对目标。“军队第一个防范的人就是维吾尔族人,所以,他选择性检查我们的身份证,又或做一些例子的检查,不会针对汉族人而是维吾尔族人。所以,他根本是防范我们,不相信我们。”

新疆幅员辽阔,小数民族众多,自从政府大量安排汉族迁移新疆,引致较多维族人聚居的和田及喀什市起了很大变化。这些区域约自二千年起,政府便开始进行大型的社区重建,大量极富伊斯兰教色彩的建筑物先后被拆掉,人民的土地亦同样被政府征收,积压了大量民怨。

美国维吾尔协会研究员Amy指出,未有接获东伊运在新疆境内有活动,怀疑中国政府想分散注意力。“中国过去在一些有维吾尔人参与的抗议或其他事件发生后,都会指控是恐怖袭击,可是,他们却从来无证据引证自己的指控。我虽然没有足够的资料知道维吾尔人在巴基斯坦的活动是真或假,但是,东土耳奇或新疆境内,我们没有证据显示那里有进行恐怖活动的组织。中国政府很明显是利用恐怖袭击来分散本土的不满,因而可毋须处理当地人的冤屈。这标签很容易让中国官方人员指是由东土耳奇或巴基斯坦策划。”

一直从事人权事务的亚洲人权事务委员会Basber承认,巴基斯坦境内有不少培训营,受训的也有是军方或伊斯兰教的人。但是,他不肯定是否有东伊运组织在境内运作。“若埋怨某组织就是恐怖袭击,并不合理,不能说某组织就是恐吓组织。不过,施袭者当然是恐怖分子。”

在新疆居住的汉人对连串发生血腥暴力事件,却感到不以为然。“在新疆那么大发生了一两宗仇杀案,如果在内地这样的仇杀案就太多了,新疆发生了一两次,就把它归到那类型里,我觉得有点小题大造,有意夸大民族矛盾的意思。”

不愿透露名字的一名汉人讲,汉人与维吾尔族人关系良好,问题只在于当地政府的施政手段。他指,由于新疆的特殊地理环境及背景,政府便索性把维稳说成反恐,因为这可与国际口吻接轨。“在新疆,他们会把维稳说成反恐,因为它与国际上有接轨,其实看法也是一样,没太大的区别,对它镇压老百姓设上一个合法的外衣。”
 
香港大学政治与公共行政学系助理教授Steinhoff指,全球对恐怖主义的定义仍没有一个共识,不过,联合国近年间尝试为此做了一个定义指谓,一个有策划的刑事行为,意图在社会大众中激发恐怖状态,以达致政治目的。众多学术界均认为,恐怖主义必须包括无辜的民众,企图改变第三者的行为及思想。

Steinhoff 说,他对新疆发生的事件并未掌握详尽资料,但是,他谓任何一个政府每有事发生便标签为恐怖主义袭击,背后原因很简单。

恐怖主义有非常负面的含意,所以,当人听到这个字后都会觉得是坏事。有时,政府这样做是要取得国际间的怜悯,其效用更大,所以,我觉得政府有这政治目的宣传,会把任何暴力事件都视作是恐怖袭击,哪管有些事不是恐怖行为,过去便曾将堵塞铁路也视作是恐怖主义行为。

他警告,随意把某些人定性为恐怖份子,后果自会适得其反。“你如果简单地藉军队的进驻、标签某区域人士为恐怖份子,又或指该区域普罗市民同情恐怖份子来压抑民众,这只会使那些人对那些恐怖份子更赋予同情及给更多食物。所以,简单地用武力对付恐怖份子或好战者并不明智。”

政府或媒体随便使用恐怖袭击这极富感染性的字眼,只会令民众越有越动气,失却理性的思考及分析能力,故建议尽量减少使用。

极受非洲人民爱带的前南非总统万德拉在争取南非独立时,也曾被反对他的人称为恐怖份子。事实证明,他与恐怖组织毫无关系,一直活在恐惧中的维吾尔族人能否成功摆脱被极端恐怖分子的标签,还需拭目以待。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