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权下的记者】打「擦边球」防文字狱? 中国资深传媒人长平:别以为懂笼边飞就安全

2021-08-05
Share
【威权下的记者】打「擦边球」防文字狱? 中国资深传媒人长平:别以为懂笼边飞就安全 因为敢言、笔锋尖锐,长平于2011年被中国封杀,随后以作家身分旅居德国至今近10年。
粤语组制图

在后国安时代,文字狱被指已降临香港。新闻界走「擦边球」就是自保出路?中国著名资深传媒人长平接受本台专访时,却对被盛赞的「擦边球」技能表示羞耻,提醒港人红线深不可测,别以为「懂得笼边飞就是安全」,若不反抗和守护粤语,「只会任由极权将你变成当初所厌恶的人」。

hk-changping2.jpg
2001年长平任《南方周末》新闻部主任,就「张君案」派记者报道农村政策问题,惹官方震怒。(长平提供)

长平(本名:张平),经历逾20年的中国传媒生涯,曾任《南方周末》新闻部主任和《南都周刊》副总编辑,其作风敢言,以「擦边球」在体制内触碰西藏、艾未未案等敏感议题见称,获「香港人权新闻奖」、「加拿大国际新闻自由奖」等多项荣誉。

因为敢言、笔锋尖锐,长平于2011年被中国封杀,随后以作家身分旅居德国至今近10年。他透过远洋电话接受本台专访,回顾传媒生涯时,却对「擦边球」的传媒生涯「感到耻辱」。他解释,中国媒体工作接受得最多的培训是「政治风险把关」,「自律已成每个媒体人生命的一部分」,不少记者更因而感到自豪。

长平说:在中国大陆的总编辑,最大的本事不是懂如何报道新闻,而是政治把关、自我审查。我也有这能力,但我为此感到耻辱。因你不得不小心翼翼打「擦边球」,重新造词句,做到可擦边又不犯规,这能力往往得到肯定。

hk-changping3.jpg
2013 年长平往法国「巴黎第二大学」分享在香港创办时事杂志《阳光时务》的经验。(长平提供)

须为「打擦边球」感羞耻

长平重申,「擦边球是不断猜想别人,一直跟别人的指挥棒走」。他举例,中国记者看到官方文件时,「不是看文件内容写甚么,而是领会文件精神,再猜想领导的真正意图」。

他续称,中国媒体普遍的「擦边球」是「扛着红旗反红旗」,表面上兑现「和谐社会」、「中国梦」等官方口号,藉此尝试脱离成官方喉舌机器。但他认为,其实这种方法是不可行的。

长平说: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让当局感到羞愧、难堪,不得不真的实行和谐社会,只要当局做了一点,媒体赶紧拿出早已准备的赞扬词句,给他高帽,让当局骑虎难下,但这不成立的,因为你想表达那个意思,首先要重覆他的话语,你是服务于他的话语。你服务于他的部分,远远抵销你想表达的独立声音。

港人须坚持独立声音、守护粤语

与其试图去学习、提升打「擦边球」的技巧,长平认为,香港现阶段更重要是珍惜仍有的自由,坚持独立声音。

另外,他认为港人应全力守护粤语。他说,中共自1949年成立以来,最早败坏的就是语言。如在四川,官媒说四川话是违法,动画《猫和老鼠》曾因以四川话配音被罚,以统一话语进行思想改造。

长平说: 上一代人没有其他话语,说一个人是好人,就会说他是一个共产党员。骂你不是好人,就会说「你还是一个共产党员吗?」

长平说,「思想死亡就是语言枷锁开始,也是由语言的僵化结束」。由文化大革命中批斗文人,至现在香港现阶段更重要是珍惜仍有的自由,坚持独立声音,守护粤语。

对于内蒙汉语化,香港全面普及普通话,长平提醒,港人须意识到,当普通话替代粤语模式时,「 洗脑政治话语就可容易移植到香港,深入日常生活,媒体是首当其冲」。官方常用词「境外势力」,妖魔化境外机构,惟媒体往往会搬字过纸,在社会会造成潜移默化,令人渐渐自觉要与外国划清界线。

hk-changping5.jpg
港台《铿锵集》编导蔡玉玲为「7.21元朗黑夜」专题报道作车牌查册,被控「虚假陈述」罪成。(张展豪 摄)

hk-changping4.jpg
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被控违国安法,其《苹果日报》被迫停刊。(路透社资料图片)

人治社会是没有底线

回顾《港区国安法》生效一年,香港多个敢言传媒被「整顿」,包括港台以针砭时弊见称的《铿锵集》、讽刺政府和警察的《头条新闻》等节目被下架、停播,有关资深记者被拘捕和撤职;《苹果日报》被迫关闭,多位高层和主笔被还押。

「白色恐怖」笼罩下,长平亦留意到港媒和市民开始自我「和谐」言论,避开「香港独立」、「新疆」议题和字眼,市民亦开始学习大陆打「擦边球」,以符号、代码等去代替敏感词。惟他称,这个做法虽可暂时自保,但长远「是不管用」。

他指出,法治社会和人治社会的区别在于,「法治社会是有章法」,但在人治社会的威权下,「是没有底线的」。当所有反对声音被灭,「之后就是赞美、为官方辩护不够好的,也被批斗,(《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最近被小粉红攻击,就是如此」。

长平说:别以为笼子中的自由,靠笼边走就是安全。你不反抗,笼子会缩小。若不试说敏感词,原来的话就会变成新的敏感词。我们一定要支持走在前面的人,很多人认为走在前面的人不聪明,觉得自己聪明,懂「擦边球」,事实上是他们挡住了子弹。前面的人倒下了,子弹就是射在后面的人。

他以《南方周末》为例,在90至00年代的辉煌成就,正因其敢于用市民化、独立语言去报道,出于良知「报人们不敢报的」,而近年的没落主因是,「她试图加入主流,但中国大陆主流是被官方话语模式控制。他们希望在当中有自己立足之地,却因而更失去自我」,被人离弃。

港人别令自己变成当初最厌恶的人

长平呼吁,香港记者尽量坚守新闻原则去报道事实,港人勿为擅长擦边技巧而洋洋得意,反而要为压制而感到悲愤、羞耻。

长平说:那些话失踪了,如平反六四,肌肉都僵了,就不知如何说,自觉不可以碰。如不得不说「和谐社会」,我们可以用民主、自由、新闻开放令社会和谐。宁用别的话语,不要用当局政治话语包装。

长平重申,言论自由是要练习的,尽可能以最接近的用语表达自己意思,否则港人只会任由当权者将其「变成当初最厌恶的人」

记者:李智智 责编:罗燕云 网编:刘定坚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