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选「光复战」系列】「独立不独立」扑朔迷离 「鎅票」疑云浓罩区选

2019-11-2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今年2月,冯敬彦出席了中联办的新春酒会,还跟多名建制派人士合照,再放到个人社交帐户上。(冯敬彦社交网页截)
今年2月,冯敬彦出席了中联办的新春酒会,还跟多名建制派人士合照,再放到个人社交帐户上。(冯敬彦社交网页截)

【区选「光复战」系列】「独立不独立」扑朔迷离 「鎅票」疑云浓罩区选

香港的区议会选举,以往选民可能更关心候选人的地区民生工作,但这一届的区选,在「反送中」气氛之下,愈来愈多选民把候选人的政治立场放在首位,于是出现了大量旗帜鲜明,自称是独立的「深黄」候选人,但蓝黄之间,又是否真的那么容易分辨?背后有没有亲中阵营的操控和选举布局?(覃晓言 / 吕熙 报道)

香港中西区宝翠选区候选人冯敬彦,今年29岁,报称独立、无党无派,我们给他一分钟时间,让他自我介绍。

冯敬彦说︰我是冯敬彦,Kenny,参选了区议会选举宝翠选区,早在我刚提名而未入闸时,已经受到一些主流媒体或讨论区,对我种种的怀疑、质疑,说我「鎅票」。

一分钟的自我介绍,他用了超过一半时间,澄清自己被「抺黑」,他所指的「抺黑」又是甚么呢?

看看他的选举广告,用上鲜黄色作为背景色,打正旗号说要「更新换代」,而政纲除了有地区民生议题,还包括「五大诉求,缺一不可」、「遏止制度暴力,彻查并改革警队」,他亦以「黄丝」自居。

但他就被网民起底,翻出他过往和建制派的接触。今年2月,他出席了中联办的新春酒会,还跟多名建制派人士合照,再放到个人社交帐户上。去年10月,他出席了香港广东社团总会的国庆酒会,根据他发布的相片,名牌上写他是「义工代表」,他也说,自己是「为人民服务的义工」。而在去年的立法会补选,他还帮民建联的郑泳舜助选,令他被网民质疑,他和建制派关系密切,但就为了是次选举,才「忽然变黄」。

而这一点,亦令他被对手,同区的民主党候选人杨浩然,在选举论坛上穷追猛打。

杨浩然说︰我送给冯先生的礼物是这一盒,表面上是黄色,但只是表面,但里面其实是一只变色龙,有时又蓝,然后又变黄,接著又变绿。我想问还有这一张(照片),你去深圳见统战部,是发生甚么事,我不想信一个有政治素养的人,会在短时间内会这样改变。

冯敬彦就这样回应。

冯敬彦说︰我想说我还是很年青,我参与这些活动并不等于我的立场,还有一个很重点就是,那个所谓民建联的(候选人),我是在后面做一个小小的青年,但我希望是一种见识,我不进去见识过,我是不会知道建制派,你们所说的有多黑暗,那个所谓的系统、配票的机器,我觉得中间我是一种见识。黑白是良知,黄蓝只不过是政见。

冯敬彦接受我们访问的时候,也出尽九牛二虎之力,尝试逐一解释这些「黑历史」,亦强调自己绝对不是「蓝丝」。

冯敬彦说︰我觉得是一种,其实就算是接触不同的人,都是自己开眼界、体验。在2019年时是一种「钟摆效应」,一些所谓本来蓝色的人,或是中立的人、或浅蓝的人,都走去黄色,我觉得同样可以这样理解(我),如果认为我本来是浅蓝的,其实我就绝对不是,我觉得我不是蓝的。

被质疑「蓝扮黄」的候选人,他并不是唯一一个。「南山、大坑东及大坑西」选区候选人徐骏楠,选举广告列明要「坚守五大诉求」,但被网民揭发他曾在建制派阵营工作。被网民起底之后,他最后宣布退选。屯门乐翠选区候选人蒋靖雯,报称无党派,选举广告亦写明五大诉求,但她在提名期最后一日才突然宣布参选,打破了同区本来建制派何君尧和民主党卢俊宇对阵的局面,因此她被质疑是「扮黄假独立」,实际是要「鎅票」,掩护何君尧。

事实上,在「反送中」气氛之下,这一届的区议会选举,愈来愈多选民,都把候选人的政治立场放在首位。有网民就收集各个候选人的资料及过往言论,把他们分类为「黄」、「蓝」和「红色」,即选民要警惕的「假独立」和「鎅票鬼」。按目前的计算,一千多名候选人当中,有151人被归类为「假独立」,13人被归类为「鎅票鬼」,还有97人被归类为政治立场「未知」。

香港城市大学政治学前教授郑宇硕接受本台访问,他说建制派以「假独立」候选人「鎅票」的做法,过往很常见。他以2015年民主派何俊仁出选屯门乐翠选区为例子,当年这个选区有六个候选人,包括有「中联办契仔(乾儿子)」之称的何君尧。

郑宇硕说︰通常「鎅票」的手段都会是这样的,比如何俊仁是律师,真命天子是乡事派的,(建制派)全力动员,(建制派)他可能会找个年青的社工,说何先生年纪大了,应该让给年青人。会针对民主派候选人的特征,再找人「鎅票」。老的(民主派候选人),就找个年青的(鎅票),男的(民主派候选人),就找个女的(鎅票)。

当年何俊仁最后以277票之差,输了给何君尧,同区两个报称无党派的参选人共取得124票,而「热血公民」郑松泰,就拿了391票。

但郑宇硕同时提醒,在「反送中」运动后,是次区议会选举有过千人参选,亦史无前例没有「白区」,即每一个选区都有竞争,因此确实有大量没有政党背景的政治素人参选,不能一概而论地,指控他们都是「假独立真鎅票」。他提醒选民可以留意这些政治素人的推荐人和支持者,有没有政治背景,以辨别他们背后有否受到操控。

香港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助理教授锺剑华就认为,在网络「起底」盛行之时,很难有人可以完全掩藏自己的过去,骗取选票。

锺剑华说︰现在「连登仔」也好,网上的起底能力在这次运动中,真的让人看到比很多人想像中有效率和强,所以我觉得骗不了人。现在很多连过往言论、参与过甚么活动、和谁握过手的照片都被放出来了,所以我觉得愈接近选举,就愈多这些资料。大家都盯得很紧,用尽各种方法去验证这个人的正身,去了解他是否假装的。总之目的就是相当清楚,很多人都想透过这次区议会选举,作一个民意大检阅,亦希望可以在区议会(选举)显示民意意向。

时事评论员刘锐绍表示,从香港主权移交前开始,中共已经用不同方式操控香港的选举,而中联办就扮演了重要角色。

刘锐绍说︰在每一次选举之前,他们(中联办)很多不同部门的人,因为他们是分了很多不同部门来联系不同的版块。其中协调部,以至青年、妇女等等,他(中联办)有一个社会工作,这些全部是公开的。到了具体操作,如何去配票,可能是建制本身内部有联系,无办法证实官方在背后如何去操纵。有些地区的参选人,未到候选人阶段,已经是有一些碰撞磨合,到最后是会自动解决的,到底是哪里发挥力量呢?总体来说,这个可以看到北京称之为「系统工程」,所以是有很多层次和步骤,是早已铺排下来。

香港城市大学政治学前教授郑宇硕就表示,是次选举另一个特点,是不少有传统建制政党背景的候选人,都会尽量淡化其政党色彩,把他们原来的建制派政党归属隐藏起来,可见建制派也意识到现时的选举形势对他们不利。而在建制派刻意隐藏、独立候选人真假难辨的情况下,选民神圣的一票要怎样投,就要花时间多做功课。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