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选「光复战」系列】「连登仔」「邨二代」齐参选 誓要「光复议会」


2019.11.22
feature-hk-map1 今年31岁的「源居民」杨思健,第一次参选沙田广源选区。(本台视频截图)

【区选「光复战」系列】「连登仔」「邨二代」齐参选 誓要「光复议会」

当年「伞运」后,出现不少年青「伞兵」参战区议会选举,不过最终因分化等问题,未能成功争取大多数议席。4年后的今天,香港再经历一场政治风暴——「反送中」运动;同样再有一批年轻素人冒起参选。其中两名素人「连登仔」,    从「连登」连结到参选,誓要「光复议会」,在区议会这场战线上,为民主争一席位。与「伞运」不同的是,今次这班「连登仔」都表示,要与示威者「齐上齐落」。(文海欣 报道)

报称独立民主派、在广源邨土生土长、今年31岁的「源居民」杨思健,第一次参选沙田广源选区,他坦言「连登」讨论区是他的参政起点,当时单纯发了一个帖,希望召集邨内的「邨二代」年青人出来参政,在区议会的「战场」上奋斗。在「反送中」运动下,他相信不同人有不同的岗位,去争取民主。

杨思健说︰「连登」是我们参政的起点,因为我们开了一个post,连结了我们当区广源及广康的居民。如果要用一句简洁的字句形容「源居民」及「连登」,我想最贴切都是「兄弟爬山,各自努力」。「连登」有他们努力做的事,我们「源居民」有我们年青人在做的事,我们这一组现在聚焦在区选,因为我们希望用民意告知政府,其实他们是错的。我们亦不想这个民意调查输,输了的结果会很严重。

杨思健坦言,自己其实也可以做「港猪」,不理身边的事。但当他看到年青人的付出,他希望自己亦能尽一分力。他称结婚前,自己可能也会站在前线,但婚后有了负担,所做的事只能较为「和理非」,但他希望大家继续和勇不分。他认为区选是支线,是副本(电玩术语,指次要战场),同样需要有人做。

杨思健说︰我本身也不是一个政治的人,其实我好有潜质做一个离地的中产,可能甚么也不理会,做一只「港猪」。但因为见到社会上太多的不公义,太多的年青人去前线,可能会牺牲自己的性命,他们的后果会很严重,但他们仍要这样做。这样说吧,区选是11月24日进行,其实真真正正出力就是那几个月,那些人坐监则是几年,那么为何不能放弃自己港猪的生活,牺牲少少自己个人休息的时间,为香港做些事。

有别于当年伞运下的区选主打焦土政策、「揽抄」成份居多,今年区选却让杨思健有不同的感受。他称今年虽然在社会上同样有「揽抄」成份,但大多数人都强调「兄弟爬山,各自努力」,一起在不同地方争取胜利。若当选,杨思健最希望做的就是重建议会,他批评为何调查「沙中线」沉降问题等,所谓亲民的建制派只提要监察社会,但面对这些大事大非的议题就不说,更投否决票不去调查。所以杨思健希望在议会内,与抗争者做公义的事情。而面对现在社会严重的撕裂,杨思健盼透过设流动街站,收集居民意见,展开理性对话并连结邨内居民,了解他们的立场。

谈到今次参选让他最深刻的事,杨思健指区选前,区内年青人的命运可能并无交叉点,但因为今次区选就连结了大家。虽然大家都是素人,所有参选事宜、工作等都是重新学习,但他发现每人都有不同的优点、长处,一个团队就是这样诞生,彼此学习。

广源选区过往多届都是由「公民力量」的陈敏绢当选,而她今年亦会再次出战。可能杨思健作为素人团队,未有较建制派多的资源,为区内较多的老年人提供蛇斋饼糭。但杨思健认为,他们的团队是由百分百由邨内的人组成,是邨内用家之一,只有邨内的人才能更了解其状况及需求。

另一位「连登仔」,23岁的「将向天晴」余浚宁,毕业后便参选西贡坑口西选区。他的竞选口号是「风雨再大、终有天晴」,他深信即使香港现今局势如此,但黎明终会到来。有别于特首林郑月娥经常使用蓝色喻意蓝天,却只令人联想起蓝色水。余浚宁表示当初同样是看到有人在「连登」发帖,表示西贡区需要人,他便加入了「将向天晴」这个组织。适逢6月初是「反送中」运动起始,当时过百万人上街、和平理性表达意见,但政府仍用催泪弹等武力驱散,这一切都让他感到愕然。

余浚宁说︰原来香港也会发生这种事,我不断地想在这场运动中,自己可否做多些事呢?不久我就发现区选这条战线。最初都没有打算参选,但看到陆续地、西贡区仍有两个白区,是没有人愿意参选。我就想,预期等别人来,倒不如自己试试看,反正自己也有兴趣,希望为香港做更多事。

就是这股热血,及对香港幻想的破灭,让余浚宁毅然参选。谈到上街抗争与参选区选的分别,他称希望在体制内表达诉求,打破平衡,用一些社会资源帮助被捕人士,例如利用合适平台为他们寻求工作,这是余浚宁一直所希望做的事。

余浚宁说︰其实体制内都需要一班人去表达,因为现在不论区议会或立法会,都是由建制派把持著议席、把握了话语权,那么就需要一班人去打破这个平衡,拿回多数派的议席,看看在体制内拿到甚么成果。其实最主要是可以拿到区议会议席,拿到政府资源去帮助这场社会运动或被捕的「义士」。

虽然如此,但回归社区,翻看余浚宁的宣传单张,并未见他以「反送中」等诉求作渲染,相反是切切实实的地区议题。自小在区内长大的他,深知区内不少问题。他表示不希望议会继续做「社会保母」,只懂少修少补,而是要讨论贴地议题,为区内建设,并非像建制派只懂以蛇斋饼糭、哄居民。例如区内的野猪问题,可以透过重新设计一款垃圾桶,减少野猪到区内觅食,又可为野猪绝育。而清水湾道交通堵塞问题,亦是他关注的议题之一。

现时「坑口西」区议员是民建联的邱玉麟,他亦是井栏树村原居民,过往多届坑口西区议员都是由邱氏家族当选,而今届则由邱浩麟参选。要对抗资源较大且「世袭」制的邱氏家族,显然也是不容易。竞选团队人数不多的余浚宁,每天都是自己一手一脚到不同村口设街站,简单一个直幡、易拉架、宣传单张,再配以亲切的笑容,让居民认识他。余浚宁称,该选区的范围相当大,当中包括邻近宝林邨的鱿鱼湾村,又包括壁屋及井栏树等,分散于山不同部份,所以每天只是挑选一至两个村口设街站,他称唯有尽力而为。

他指区内原居民居多,绝大多数思想相对较保守,但当他设街站时,亦意外地有不少支持者。令他印象最深刻的是,曾经有一位年长的街坊凶神恶煞的走向他,他起初先入为主以为年长就是亲中派,是想骂他,但原来并非如此。他认为这一切反映,原来当区居民其实同样希望有选择权,而非接受自动当选。

他续指,不像当年「雨伞运动」,现在的香港市民已经觉醒。他认为政治与民生息息相关,自从「721元朗西铁站袭击」事件,有白衣人使用木棍等追打市民,警方迟迟未有出现,更有人拍摄到有两名警方看到此情况后就离开现场,这一切事件都让市民认为警黑合作,让市民觉醒认为要站出来。

余浚宁认为,今届区议员背负著不同使命,要协助被捕人士,亦要打破平衡,取得过半议席,反映给政府知香港的主流民意是五大诉求。最后记者问到,若果区选取消了,年纪轻轻的他有何打算。他用坚定的眼神回应指,会继续上街抗争。

余浚宁说:上街抗争、没有办法,不用多说。如果区选这条战线没有了,就去主战线,上街抗争。至少尽自己能力,做到甚么就甚么,物资也好、罢食蓝店也好。所有可以帮助到香港,要抗争的人,日常运动,所有事都去形合。

过往年青人都给予人不理政治的观感,不过近年来年青人参政则有上升趋势。在2015年,35岁以下的候选人有301人。至2019年「反送中」运动下,根据本台统计,35岁以下的候选人上升至约470人。而且今届区选再无白区、自动当选不再。「光复议会」则成为年青新一代不少参选人的共同理念。

不过能否左右建制派议席居多的大局,香港城市大学政治学前教授郑宇硕分析称投票率是关键。

他称部份选区的确是老年人占多,较少上网而且相对依靠区议员的帮忙,相反网上宣传对他们作用不大。然而,若传统泛民的支持者支持这班年青素人,而又再多一班年青人希望改变现今局势而出来投票,结局则有机会改变。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