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結系列二之二:蕭若元的2019——「被逃離」的香港人

2019-12-31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香港資深傳媒人、時事評論員蕭若元接受本台專訪,他說2020年的最大願望,是香港可以恢復有自由和正義的太平,青少年可以有希望。(張展豪 攝)
香港資深傳媒人、時事評論員蕭若元接受本台專訪,他說2020年的最大願望,是香港可以恢復有自由和正義的太平,青少年可以有希望。(張展豪 攝)

年結系列二之二:蕭若元的2019——「被逃離」的香港人

2019年即將成為過去,民調顯示,近六成受訪港人覺得過去的一年不快樂,是相關民調開展27年以來最差成績。不少港人更決意「逃離」香港,其中就包括集製片人、時事評論員、商人等身份於一身的香港資深傳媒人蕭若元。經歷過八九民運、香港主權移交的風雨,他仍紮根香港;但2019年,他決定移民台灣。這個2019年,在他身上,到底有甚麼影響?(呂熙 報道)

2019年,對於香港人而言,是傷痛、淚水、血汗交織的一年,這一年走到最後一天,香港資深傳媒人蕭若元,對來年有這樣的期望:

「我是蕭若元,2020年的最大願望,當然是香港可以恢復太平,但是是一個有自由和正義的太平,而我們的青少年,是有希望的和平。」

今年70歲的蕭若元,除了是香港資深傳媒人、時事評論員和製片人,也是一個商人。他幾乎每一天,都會錄製視頻放到網上平台,分析政經時事。2019年11月,他突然在網台節目中宣布,年底將會隨妻子移民台灣。當時他形容,自己是到了「欲哭無淚」的境界,想不走都不行。

回顧香港歷史,曾經出現多次移民潮,其中一次,是1989年六四屠城之後。當時蕭若元曾經有機會移民加拿大,但最終他選擇放棄,繼續留在他熱愛的香港。

蕭若元說:我是捨不得離開香港的,1989年後我也沒有離開,當時加拿大批了我移民,我臨出發就撕掉了,我就一條心留在香港,我是回香港才舒服。

經歷過八九民運、香港主權移交前後的動蕩不安,他沒有想到,相隔三十年後,他要再一次面對去留的抉擇。他表示,2018年他就開始了解馬來西亞的「第二家園」計劃,當時他眼見美中貿易戰持續拉鋸,擔心雙方進入冷戰格局後,香港會失去營商優勢。他表示,當時只是去看看,但到了2019年,他才下定決心,非走不可,原因是眼見香港的警暴問題日漸猖獗。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香港警隊貪腐成風,警察更被稱為「有牌爛仔」,民間也流行一句「好仔唔當差」(好孩子不當警察)。但直至七十年代中期,時任港督麥理浩成立廉政公署反貪,香港警察的形象才開始有所改善,也從那個時候開始,警匪片成為了港產片的主流。而其中一個開創警匪片先河的電影人,就是蕭若元。他在1976年參與製作經典警匪電視劇《大丈夫》,之後拍過無數港產警匪片。

蕭若元說:以前沒有人能拍警匪片,為甚麼呢?因為警察的形象太差了,你拍警察英雄是不行的,因為那個警察全部都是貪污的。我幾乎是拍警匪片的始祖,在1976年拍《大丈夫》電視劇,才開始拍警匪片,因為有了廉政公署。

他說,昔日的香港警察只是貪腐,但今天的香港警察,卻是公然濫權、濫暴。2019年10月1日,一名警員在荃灣的衝突現場,近距離以實彈槍擊中一名18歲男生的左胸,離心臟只有三厘米;2019年11月11日,一名交通警在西灣河再以實彈槍擊中一名19歲男生,令他右邊腎臟及右邊肝臟撕裂。而在同一天,一名交通警駕駛電單車,在葵芳多次撞向人群。提起這些事件,蕭若元氣憤難平。

蕭若元說:我在這裡(香港)幾十年,(以前)任何警察如果拔槍打傷人,一定停職調查,現在他們繼續上班,未調查你怎麼知道他們對不對?我拍過無數警匪片,永遠都是這樣的。誰可以開電單車去撞人,現在可以沒事?至少都要告危險駕駛,吊銷他的電單車牌,現在已經沒有告他意圖謀殺。

他說,自己一向主張「和理非」,支持非暴力公民抗命,但目前香港警察已經拘捕六千多名示威者,卻沒有一個警察為自己的違法違規行為付上責任。

蕭若元說:有沒有一個警察被抓?警察有沒有錯?這個世界怎麼可以這樣不公平?你還有沒有法律?濫捕、過度暴力,如果警察不遵守法律,你怎麼可以期望其他人遵守法律?如果不讓他們回復紀律,香港還怎麼住下去?

而讓他更心寒的,是在香港的「反送中」風暴之下,中共仍然強硬,在十月底發布的中共四中全會公報當中,關於香港的部分,列明要堅持和完善「一國兩制」,嚴格依照憲法和基本法實行管治,更明言要建立健全特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在蕭若元看來,北京是在全面收緊香港。

蕭若元說:當時(1989年後)是想像我們的權利會受侵害,現在你是看到權利實際受侵害。(決定移民)當然有掙扎,我今年七十有多,我離開香港一個星期就不習慣,長期去外國怎麼會習慣?但你不去控制警隊,社會沒有公義。而且我坦白說,我還是被攻擊的目標,我的人身安全其實都受到威脅。

他說,過往幾十年,他都不曾落淚,但今年,看著香港中文大學被警方強攻,學生奮力抵抗,他在網台節目中,傷痛落淚。而即使要移民台灣、「逃離」香港,他仍然承諾會和香港年輕人同行,未來在台灣開店和公司以後,會聘請香港青年。他說:「其實我是要照顧一下青少年,我和年輕人同行。」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