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示威者懷疑「被失蹤」 特區政府公信力低人人自危

2019-11-27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上周一(18日)網上流出多名年輕男女被防暴警察押上東鐵列車的視頻,令人憂慮會否「被送中」。(網上圖片 / 拍攝日期不詳)
上周一(18日)網上流出多名年輕男女被防暴警察押上東鐵列車的視頻,令人憂慮會否「被送中」。(網上圖片 / 拍攝日期不詳)

香港「反送中」浪潮激發市民對政府零信任下,衍生連串示威者「被失蹤」、「被自殺」傳聞甚囂塵上,早前英國駐港總領事館前僱員鄭文傑向外媒透露,在大陸被拘押時曾目睹一批香港示威者「被送中」關押,令到很多港人甚至國際再次關注這些被捕人的下落。本台曾就坊間流傳的失蹤者名單追查,亦訪問過關注事件的人權組織,都發現官方公開的資訊太少、透明度太低,影響公眾無法查證事件。傳聞言言之鑿,坊間人心惶惶。(鄭日堯/覃曉言/高鋒 報道)

香港自今年6月爆發反修例運動以來,不斷傳出各種傳聞,特別是有大量年輕示威者懷疑「被失蹤」,也有死亡案件中的年輕死者,遭網民懷疑是「被自殺」,認為多宗事件背後可能另有隱情,甚至將矛頭指向警方。

其中英國駐港總領事館前僱員鄭文傑,今年8月前往深圳出差時,被大陸公安拘押獲釋後,他日前接受外媒訪問時,透露自己在大陸被關押期間,不僅遭到酷刑對待,更聲稱親眼目睹一群香港人被審訊,並報稱從國安人員處明確得知,有一批批的香港示威者被捕後,遭送到大陸關押,令到有關懷疑「被失蹤」事件,更顯得撲朔迷離。

事有湊巧,上周一(18日)網上流傳一段影片,顯示十多名穿黑衣人士,被大批防暴警察押送到港鐵路軌範圍,疑似登上一列東鐵線列車。據了解,拍片者是在何文田愛民邨對開拍攝得有關片段,而該班東鐵列車其後向北行駛走。事件隨即引起網民質疑,該批黑衣人是否理大抗爭者,並憂慮他們會否「被送中」。

香港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江永祥當日在警方記者會上承認曾徵用港鐵,但他指當時有約20人企圖經紅磡站路軌逃出理大,警方由旺角東站趕往紅磡站制止,而列車是唯一能夠運載他們的交通運輸工具,故警方由港鐵協助運走該些被捕人士。江永祥又聲稱列車只開到就近港鐵站,再由警方轉送被捕人士到附近警署,意圖粉碎坊間懷疑「送中」傳聞。

本台訪問過90後前線抗爭者阿偉(化名)對事件有何看法,他坦言相信坊間流傳的「被失蹤」說法,自己亦有可能已列入「被消失」名單中,但他活躍於社運圈子,若被失蹤有可能對官方引起輿論壓力,反而很多疑似被失蹤者都是普通市民,就算「被消失」也不容易被發現,而公眾目前可查證的途徑甚少,加上政府的公信力極低,人人自危。

阿偉說:我最憂慮是香港與中國之間的屏障愈來愈薄弱,除了從銅鑼灣書店事件及鄭文傑事件,可以看到香港境內都不是安全地方,中國公安機關隨時來香港拉人(抓人)。另一方面我對香港政府的不信任,就算我們很不幸被消失,香港政府都無力協助我們做任何事,因為可能製造「被自殺」或「被失蹤」是由香港政府去進行,我們根本沒有權力或方法,去制衡如此強大的機器來對付我們的市民,而且某程度上是製造恐懼,讓我們會害怕發生這些事情。

阿偉認為,若該些香港抗爭者真的「被送中」,相信是政府藉著製造「白色恐怖」,令其他示威者不敢再走上前線,亦想藉此來減少抗爭人士,及減低抗爭程度。他又指,政府及警方的公信力極低,尤其每次解釋都往往是意圖掩飾,無疑是加深與市民之間的芥蒂,令市民不再相信官方之言。

記者瀏覽過連登討論區、Facebook及telegram通訊程式,發現有大量關於香港示威者疑似「被失蹤」、「被消失」的群組討論及留言,其中一個由網民開設名為「失蹤人士關注組」的telegram群組,內有由一班網民從多方收集及核實整理的資料,指出由今年6月至11月期間,最少有15名參與「反送中」運動人士下落不明。另有至少46名男女失蹤,他們的共通點是年輕及持反修例立場,但未能確定是否真正參與過這場運動。不過,對於警方愈來愈嚴重的濫捕情況,不少網民相信,即使這些人士無參與示威,都有可能被捕。

本台翻查香港警務處網站的呼籲尋找失蹤人士公告,發現警方於過去半年發出了10則尋人公告,其中5名失蹤人士為年輕人,年齡介乎15至35歲,並無提及是否與「反送中」運動有關,但不少網民對這些年輕失蹤者,都聯想到與「被送中」、「被消失」扯上關係。

一直關注反修例運動及警暴問題的民權觀察成員王浩賢向本台指出,他們非常關注網上的「被失蹤」傳聞,因有關指控相當嚴重,但他們目前未有實質證據去追查和判斷,若警方被證實利用鐵路將香港示威者運送返大陸,會嚴重破壞「一國兩制」,以及對香港人的法律和人權保障。

王浩賢說:暫時我們沒有足夠資料去判斷是否有些人「被失蹤」,我們所理解是有些人返內地過關時,會被內地公安截查,然後被扣留數十小時進行查問和盤問工作。但我們當然有留意網上有很多指控,對於離奇的屍體發現,警方往往都以無可疑的方式處理,如果要進一步推論是否有些「被消失」或被殺人滅口的事件,我們真的需要再有多些資訊,才能作出判斷。

國際特赦組織中國研究員潘嘉偉亦向本台表示,該組識的總部及不同地區分會,亦收到很多類似失蹤消息的報料電郵,希望他們作出跟進,但潘嘉偉慨歎,因為所掌握的資料不多,難以判斷及辨證真偽,難以採取具體措施。

潘嘉偉認為,目前最關鍵是不論中國政府或特區政府,都不會就該些傳聞而公開更多資訊,更不會展開獨立調查,純粹單方面否認,又以警察「自己查自己」的方式去處理事件,令公信力成疑。他亦看不到港府設法保障港人的安全,加上香港受中國嚴重影響的因素下,的確不能排除相關傳聞的可能性。

潘嘉偉說:現時無辦法去從多方求證現時的情況,中國政府和香港政府要交代相關指控,其實要有獨立調查才可,現在這個狀況恐令大家質疑,掌握公權力的機構如警方或香港政府部門,到底有否可能提供足夠訊息,讓大家作出判斷?很令人擔心,因為現在狀況絕不是以前所理解及制衡到公權力的狀況,單單只有警方提供自己調查自己的資料,是沒有任何公信力。

潘嘉偉稱,香港的問題必須委托如聯合國人權專家進行獨立調查,但目前香港狀況與新疆問題愈來愈相似,資訊流通性低、審訊變得隱密,更令他擔心被捕人士遭受不人道對待。

潘嘉偉說:如果像前英國領事館職員所指他看到的情況,我覺得會否有人在關押期間受到酷刑或不人道對待,這可能最值得需要大家關心,因為在中國其他人權案件中,如果無辦法令到當事人接觸到他們的律師,亦無法保障他的法律權利有公平審訊的可能性,當中絕有可能令大家擔心是,被關押期間會否遭受酷刑及不人道對待。

網上傳聞言之鑿鑿,本台記者曾經嘗試以網上流傳的失蹤者名單,試圖尋找蛛絲馬迹,但要查證並非易事,首先被捕人數太多,其身分、背景資料真假難辨,而且無法確定他們是否涉及抗爭運動已經被捕,抑或已被檢控提堂仍在羈押中,也有可能是獲釋後已經離開香港,存在太多可能性,最重要是官方未有公布更多資訊,也嚴重影響求證。

記者亦嘗試將該些失蹤者名單,與在「反送中」運動被檢控者提堂的資料作對照,但坊間流出的聆訊名單亦不齊全,在有限資訊下,未能完成對照驗證。

根據警察公共關係科向本台提供的數字,由6月9日至11月21日,警方於各區示威活動中共拘捕5,856人,年齡介乎11歲至83歲,涉及罪名包括參與暴動、非法集結、傷人、及襲警等,當中923人已被落案控告。而被捕人士中,有332人年齡為16歲以下,並有2,327人為學生。

如果這些被捕人士一直在香港境內,他們會被關押在哪裏呢?除了過去警方在記者會上,略為提及被捕人會被羈押在部分警署,以及曾經使用新屋嶺扣留中心,警方未有向本台進一步提供被捕人曾被關押的地點。

本台亦曾就示威者「被送中」傳聞向保安局查詢,曾否收到有港人被關押在大陸的相關通報,或曾否收到相關人士的家屬求助紀錄,但至截稿前仍未獲回覆。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