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教育界秋后算帐「未审先判」 有形无形压力俱在老师透不过气

2020-01-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教育界遭秋后算帐,老师压力透不过气批评未审先判。(张展豪 摄)
教育界遭秋后算帐,老师压力透不过气批评未审先判。(张展豪 摄)

香港教育界秋后算帐「未审先判」 有形无形压力俱在老师透不过气

就香港「反送中」运动,教师有否参与及在校内的表现一直备受关注,至今已有80多名老师被捕,当中更有老师未完成法庭审讯就被停职。香港教育局更多次表示,教师若涉及刑事或不当行为,学校可著令教师停职。局长杨润雄更发表「DQ」校长言论,有老师坦言现时教育界弥漫一种白色恐怖,外界形容现在开始进入秋后算帐的阶段。(文海欣 报道)

香港教育局多番高调批评近月涉及教师失德及违法行为、又指政府可取消校长资格等、通识科更成为需被修改内容的目标之一。另外更有团体多次向教育局发信,针对个别老师之言论;不少老师亦被停职。另外,至今已有约80名教师及教学助理被捕、并有123名教师被投诉,大部份涉及「散播仇恨言论」、「挑衅行为」及「发布不适合教材」。亦有两名官校教师涉及在网络发表「不当言论」,目前已被调离教席。教师恐被以言入罪,政府有制造白色恐怖,打压之疑,坊间形容如同「大清算」。

记者了解过现时教育界的情况,任教中学通识科的V老师(化名)接受访问时,他笑说自己作为老师,现在竟然也要蒙面才能受访,原因就是因为白色恐怖、社会压力,令他担心被人认出来后会受到责罚。他坦言,在学校工作压力比以往大,校长会经常提醒同事要保持中立。他担心因言行被秋后算帐,因而会进行自我审查。

V老师说:其实有形、无形「压力」都有。(张展豪 摄)
V老师说:其实有形、无形「压力」都有。(张展豪 摄)

V老师说:其实有形、无形(压力)都有。无形就像刚才所说,自己提醒自己、有一个自我审查。有形的压力就是,总会在学校碰到校长,或他会在我上堂时巡堂,这种情况又算不算是压力呢?其实因人而异,但对我来说是有的。(我)和同学讨论到社会事件时,经常都会提出一些免责声明,例如说这些东西是在报纸或新闻上留意到,不是个人经历亦不代表本人立场。亦经常要提醒同学,资讯有不同角度及立场,我提出的只是其中一个。现在的提醒不单纯是学术上的提醒,压力驱使我要多说、多提。

除了老师的言行,学校的教材亦受关注,特别是通识科的教学内容。V老师表示,宁愿自我审查也不能禁声,任教通识科的他表示科目上有一些课题例如「今日香港」,会说到法治及公民社会,当中难以不谈及社会议题。虽然目前教育局未有特意修改课程,因为现时对教材上的准备仍是初步阶段,但他相信将来必然会更改。V老师续提到,现时运用校本剪裁(即校方自行制定)的课题其实是一个压力风险,当教育局认为这些课题或教材有偏颇,其实很难定义。V老师相信众多老师最终只会用官方或者出版社所提供的教材,因为风险最低。

另一位受访的香港小学老师力老师(化名),刚于本年退休、曾任教宗教伦理科,他忆述「反送中」初期,适逢学校考试及大家未掌握事件,校内基本未有热烈讨论事件。直至6月12日立法会外爆发冲突,当日教员室内的老师都放下手上工作,专注看电视机报道,并对政府不闻不问的态度感到哗然,但当时他们在校内仍能作出讨论。

力老师指出直至7月、8月时,事件在学校亦正式发酵、升温,因为9月便开学,大家都关注学生的罢课活动。香港教育局当时不论口传或用其他方式,已经下达「不能让学生参与有关反送中行动」的讯息给学校,并要求校方多留意学生。力老师指当时学校高层不停开会商讨对策,校内的压力亦续渐上升。不过直至开学,力老师的学校最终亦有设置「连侬墙」,让同学记名写上自己的想法。

让力老师意外的是,反而在「连侬墙」看到学生不同的观点,不单纯是「黄蓝之分」(支持示威者 / 支持政府),力老师表示非常欣赏学生有自己的思考,他认为给予平台学生发表意见,反而令他们能够从多角度去了解事情。

虽然力老师任教的学校相对地算是风平浪静,未有发生冲突事件,不过,力老师作为教育界的一份子,对教育界现时面对的排战、打压亦非常感触。现时不但教师言行操守被注视,教育界亦有约80名教师及教学助理被捕,教育局早前更促学校将涉及「严重违法事件而被捕」的教师立即停职。然而被捕老师至今仍未被定罪或控告,令人质疑教育局是否未审先判。力老师对一班被捕老师感到可惜,认为不应未定老师罪便将其停职。他质疑现时老师被捕,仍未知道被控何罪就已经收到教育局的警告信,甚至说要停职解雇是不合理,更形容此举就像文革式打压手法。

力老师说:未审先判是香港法治最大的危机。(张展豪 摄)
力老师说:未审先判是香港法治最大的危机。(张展豪 摄)

力老师说:未审先判是香港法治最大的危机,你根本现在所用的方法,就是文革时期式的审判方法。你还要法庭干甚么?找法官审甚么?现在教育局局长杨润雄更说,有老师参与(社会)运动,先不论他当时是在甚么情况下被捕,究竟是非法集会、施行暴力、抢东西还是甚么?甚么也不知道就说要解雇你或停职。10只手指有长短,谁敢说自己没有做错过。你杨润雄敢不敢说自己没有做错过?有我便解雇你!

V老师就批评「未审先判」的做法不理想,令市民观感认为处理老师与警察的问题相当不同,他批评例如有交通警驾车撞向人群,所面临的只是休假几天,然而老师被投诉已经可能面临停职,是不公平的对待。V老师续指,警方现时滥捕严重,亦令仍任教学生的他担心上街游行所面对的风险。

V老师说:担心是有的,因为你不知道何时会被捕。现在警察滥暴的情况相当严重,你不知道何时会被捕,亦不知道你所参与的游行何时会被定义为非法集会。

另一方面,两位老师谈及至12月,逾2380名学生于今次「反送中」被捕、以及中大、理大事件时,他们都感到痛心,亦坦言自己都有认识的学生被捕。然而一旦进入法律程序,学校、老师的支援都相当有限,令他们都大感无助。不过最令他们意外的是,社会上竟然有声音指「一众教育工作者彷佛成为了青年上街抗争的始作俑者」,力老师表示相信香港的教育工作者并不会希望教坏学生。

力老师说:我绝对相信香港的教育工作者,没有一个会教坏学生,或者说他们入行时是希望教坏学生。无疑问我们作为老师,应该时刻提醒、警醒自己的言行应该怎样,这个我同意。但不要一枝竹篙打一船人,不要如此快下结论「因为老师这样,所以学生就会这样」。那么现在香港不好,便是政府的事?如果用回这个逻辑。

V老师则认为,这种说法不妥,未免高估了教师的影响力。他反问半年前,很多学生有沉迷打机等不良的生活习惯,老师仍在想方设法教导学生改善良好的生活习惯,然而短短半年后却把矛头指血老师、学校,V老师认为这十分荒谬。

另外,除了老师面临庞大压力,校长作为学校管理层亦不能幸免。教育局局长杨润雄于12月尾接受内地传媒访问,称局方如知道学校、校长的态度和立场可能「有问题」,便会从管理角度处理,如认为校长已不能胜任,可取消其校长资格。此番言论同样引起教育界哗然,批评其扩大白色恐怖。

作为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会长、前中学校长黄均瑜,则认为杨润雄在此敏感时刻说这番话,是不合时宜,但此举的确是教育局的权力范围。对于校长是否真的能够管制教师下班后的言行,他认为学校是需要对老师作出评估,因为老师不适当的行为都会影响学校、学生,作为校长不能坐视不理。

黄均瑜说:(杨润雄解雇校长言论)只是事实的陈述,当然你说在这个时候说这番话,我认为是不合时宜。这半年来,学校都饱受政治冲击,老师校长都很辛苦才把校园平静下来,都是从重重压力下取得。此时再说这番话,或多或少也增添了大家的压力,但会大到去白色恐怖的程度?我觉得是夸大其辞。

面对外界有人批评学生上街抗争的「始作俑者」是教育界,黄均瑜表示绝不同意此说法,他相信绝大多数教育工作者都会谨守岗位,并不会呼吁学生上街。对老师而言,不论政治理念如何,学生的安全是首位。在学校亦不应有「黄蓝之分」,大家能谈论自己的观点但不涉及仇恨、暴力等。

另一教育界代表,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副会长、教育界议员叶建源称,教育局多番言论为教育界带来一种恐惧,教育工作者担心其言行会致工作不保。问到相关学校情况,例如在教材上有否受到压制,叶建源称确有此事。

叶建源说:教育局认为有些教材不当,当他指出后,学校方面、大家当然会担心。现在给大家的感觉就是风声鹤唳。教材(更改)主要是老师采用的一些工作纸,或是学校自己所使用的一些教材,暂时未涉及到教科书。

叶建源续指,教协会成立诉讼及紧急援助基金,为「反送中」事件中受影响的教师提供法律援助及紧急经济援助,因为现时很多老师正面对投诉,后果可以相当严重,例如被除牌。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