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选「光复战」系列】抗争运动改变政治生态 「首投族」左右区选大局

2019-11-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随著「反送中」运动影响,今年香港新增选民人数上升。(路透社资料图片)
随著「反送中」运动影响,今年香港新增选民人数上升。(路透社资料图片)

抗争运动改变政治生态 「首投族」左右区选大局

香港区议会选举在即,以往不少市民对选举冷感,尤其年轻人偏向投「白票」或不愿意投票,但随著「反送中」运动影响之下,今年新增选民人数上升,究竟他们的心态有何转变?(刘少风  报道)

反修例浪潮持续之下,区议会选战周日(24日)即将上演。今届区议会选举新登记选民人数及参选人数齐创新高,选民登记人数首度突破四百万人。新登记选民超过39万人,较以往选举年度高。

2016年立法会宣誓风波,多名非建制派人士被褫夺资格,民众质疑选举制度,对选举不抱希望,去年两次立法会九龙西补选中,非建制派选民「投白票」,亦不投泛民主派人士,成为民主派败因之一。今次反修例风波期间,运动参与者秉持「不割席、不笃灰、不指责」的精神,不论泛民、本土还是「港独」的支持者,目标较过往一致,在今次区议会选举,这批关键选民的投票意向,似乎亦有所转变。

离岛区的选民徐小姐,原本对社会及政治漠不关心,但自从看到元朗721白衣人袭击市民后,开始留意反修例事件,她不停阅读各种新闻,感到愈来愈愤怒,更于7月辞职,全心参与「反送中」运动,后来发现原来香港早已变质。

她形容,警察与普通市民的角色,有如鸡蛋与高墙,面对警察的暴力、无理滥捕,一般百姓只能够指骂,「蚀底」的是普通市民,唯有再寄望选举,希望选出真正为香港人发声的议员,至少改善现时的社会问题。

徐小姐说︰其实我们不再出来的话,就连累了以后一代又一代,等于现在上年纪的人,可能之前贪蛇斋饼糭,乱投票,投到现在某些(区)助大,我又觉得贿选是严重的,只不过现在廉政都不会查,踢走这些无谓人,最好就是这样,或者他们变成少数,就要服从我们多数,起码民生会好很多。

徐小姐以往没有投票习惯,但她认为今次「胜算很大」,原因是未试过看到香港人那么团结,认为今年的区选非常重要。

徐小姐说︰我觉得今次不同,意思很大,因为今次我们人数很多,大家都明白应该要投哪一个人,如何投那一票,所以我觉得今年很有用,亦都是值得、需要去投,加上我觉得甚么都不试,只是坐弹劾政府,只是批评警察,我觉得没有意思。我觉得大家团结的力量很重要,三万人怎么对抗我们二百万人呢?

虽然徐小姐对区选抱有希望,认为非建制派议员当选可以改变社会现况;但亦有选民是「含泪投票」。

五十几岁的张先生属黄大仙区选民,回归后对选举制度冷感,不信任政党,亦质疑部分人参选的目的。他指香港并非按照《基本法》一人一票选特首,认为选举没有意义。

张先生说︰现在永远都是几千人选一堆人出来,永远占三分之二的投票权在立法局(会),何况是地区选举,对我们来说更加没有意义,就像我住在黄大仙,有些区议员都未落过区,我见都没有见过他真人(区议员),每个月拎十几万(薪金)做了些甚么?我都不知道,政府在做些甚么,完全我没有办法理解,亦都不知道它如何运作。

虽然对选举失去信心,但张先生称今年会勉强投票,希望对「反送中」运动发挥影响力。

张先生说︰我会勉强去投那一票,你问有没有意思?我希望可以有影响力,本身对我来说,影响力不是那么大,我宁愿民建联嬴更好,因为嬴后抗争力、反弹力更加大。

张先生不关心《逃犯条例》修订内容,但在「反送中」示威活动中,看到警方对待年轻人的手法,令他关心警暴问题,张先生后来更在这场运动中义务接「仔女」,希望保护年轻一代。

反修例风波激发年轻人走上街头,不满政府硬推「送中」条例,以及抗议警暴问题,运动至今有超过二千多人被捕,体制外的抗争持续之际,不少年轻人亦希望在体制内寻求出路,寄望区议会选举。相比2015年区议会换届选举,今届区选会新增四十几万名选民,当中年轻人占了约四成七。

18岁的莫同学是大专生,亦是「首投族」,她所属的东涌区有较多老人家,深怕区内建制派人士当选,希望以手中一票,帮助民主派人士连任。

莫同学说:很怕会是偏向建制派那边胜出,(原本区议员)是属于民主派,但都想他是连任,因为我都想香港好,不想(香港)再落入民建联手中。

莫同学过去一直参与「反送中」运动,关心社会,对于同样有年轻人觉得,投票无助解决社会困局,莫同学认为是各有各做。

莫同学说︰我觉得是各有各做,你觉得投票没用,不代表一定没用,但如果自己不去投票,香港就败在你手中。首先会看候选人是属于哪一边和看政纲,不希望区议员是内定的,是要由香港人自己选出来的。

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助理教授锺剑华指出,自2016年立法会选举出现DQ(撤销资格)事件之后,很多市民不相信选举制度,尤其是年轻人,所以对上两次补选,他们都不愿意出来投票,但反修例事件改变了这种风气。

锺剑华说︰发生这件事(反修例)之后,大家看到,无论行政会议、立法会、区议会,他们都是无条件撑政府,过一条几百万人都反对的例(逃犯条例修订),由几万人上街,到二百万人上街,它(政府)都够胆推上去立法会通过,大家才警觉到这个体制多么的荒谬。在这个气氛底下,正好年底选举,令到就算年轻一代都明白到,在体制外争,体制内都应该做些事。

锺剑华指,如果年轻人今届积极投票,相信能够左右某些选区的大局,对部分建制地区有翻盘作用。

城市大学政治学前教授郑宇硕对本台分析,如果纯粹从新增选民的角度而言,相信有四分一至三分一的新登记选民,是亲中或建制阵型;另一方面,今次新增选民的特征是年轻人比例较高,在目前政治气氛底下,他们希望藉选票打击建制派。

至于新增选民是否因「反送中」运动而政治醒觉,郑宇硕认为仍要视乎两个关键的因素。

郑宇硕说︰第一个就是投票率,区议会选举的投票率经常都是百分之四十以下,如果是百分之四十以上,叫做几好,投票率过五成才对我们特别有利,所以投票率能否突破五成?我们不知道;第二个因素就是我们不知道选民的反应,面对现任建制区议员,他有很多的服务网络,蛇斋饼糭做到足,选民会否在这种氛围下继续投他呢?这种传统的投票取向会否打破?我们真的不掌握。

郑宇硕指,选民对于现任区议员的服务是否感到满意,以及对政治素人的接受度,亦是考虑因素。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