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爭2.0_香港人,歸隊!】浴火重生


2020-06-15
Share
ep6 ep6

【抗爭2.0_香港人,歸隊!】浴火重生

香港在過去一年經歷了前所未有的動盪,一條「送中」惡法被撤回,但換來另一條「港版國安法」。一場反修例運動重燃一班原本埋首工作的香港中產精英對本土政治的熱情,但同時卻加深了他們對專制極權的恐懼。有人覺得香港仍然是個適合居住的地方而選擇留下來,亦有人慨嘆局勢已經徹底淪陷,無奈決意離開。是去是留,無論港人的抉擇是甚麼,不爭的是「移民」已經再度成為香港熱議詞。(呂熙/胡凱文報道)

2019年8月13日,香港國際機場爆發反修例集會,一名「機場大叔」勇敢地站在年輕示威者和警察之間,嘗試化解衝突。大叔名叫陳振哲,曾任四大會計師樓和跨國公司亞太區財務總監,十多年前開始經營殯儀業生意,年近半百的他本來可以過無憂的生活,但去年他毅然走上從政之路。

陳振哲說:我們這個年紀,你說認真要為口奔馳又不是,很豐裕又不是,若說可以享受人生,又的確社會環境是容許的。看似是你努力換取你的成果,但其實是整個社會的穩定,整個經濟氣候的發展,讓水漲船高,是上一代的努力,遺留下來我們這一代去享受,其實是我們竊取了下一代人的享受。我們如果不走出來面對社會的轉變,我們是在偷取下一代人的資源,在這一代享受了,是對不起下一代的。

在去年底的區議會選舉中,陳振哲擊敗爭取連任、建制派的陳灶良,當選大埔林村谷區議員。     現在他經常身穿西裝,在烈日下奔走於田野之間。

陳振哲說:太安樂的日子你不會想很多事,反而去想怎樣繼續安樂,在憂患的日子你就會想如何掙扎求存。這個運動最大的啟迪是,很多年輕人走到最前線,其實這些工作應該是我們年輕的時候做,但我們沒有做,現在要這些年輕人來做。如果我們都是拍拍屁股走了去,其實是對他們不起。是否人人都有資格移民?就算移民是否代表你的生活好了?1997年時我沒想過走,2014年時有想過,始終年紀不同了,到現在我反而沒打算走。如果人人都走了,誰去發展呢?

同樣是商人,又是香港資深傳媒人的蕭若元,上年決定隨妻子移民台灣。他表示移民是個很掙扎的決定,亦別無他法。

蕭若元說:我現在逐漸習慣多些台灣的生活,當然(移民)這是我非常之覺得傷心的事,因為我是很留戀香港的。習近平只是懂一套方法,就是強硬到底,權力就是一切,他不知道這樣一定會摧毁香港,因為到最後我認識最多的30、40歲的人,香港的精英分子會移民離開,因為你是巨石壓頂,我們是無可奈何。

一向敢言的蕭若元,一直公開在社交媒體論盡時政,而且非常受歡迎。他坦言,香港的政治氣候每況愈下,他身邊的朋友乃至他本人都擔心自己的安全。

蕭若元說:近期香港的情況令我有些安全的擔憂,其實很多人都為我的安全而擔憂,因為拘捕了很多人。坦白來說,好像李柱銘、黎智英般拘捕我,我並不太介意,即是拘捕數小時然後釋放出來,就算有甚麼事,判的坐監坐一兩個月,我都覺得小事一樁。但是如果現在是拘捕你,可以用基本法第14條宣布香港緊急狀態,捉你回大陸,那麼我就害怕,我就不是那麼勇敢的人,這個我就害怕。

臨別回首自己成長與發跡的香港,蕭若元或多或少感到虧欠。他說,香港可貴之處,就是言論自由與法治,以往身邊的好友多次傳來訊息,要他收聲,他都「一於少理」。惟「國安法」後,言論和法治這些核心價值恐將蕩然無存。

蕭若元說:香港的言論自由當然出大事了,所有媒體被收購然後被欺壓。下一步如果要「一國一制」管香港,只有一種辦法,把所有發言的人都抓了,不用捉很多,把全國性的「國安法」放過來,當時新加坡就是這樣,把人抓去兩年不用審,就沒有人敢出聲了。

過去一年,香港人移民的意願大增。有香港的移民顧問公司表示,單在5月,移民查詢較往年同期上升約四成,與前一個月比較亦有不少攀升。

中國問題專家程翔曾為新聞工作被中國大陸當局誘騙回國,其後被以間諜罪名判刑,身陷陷獄。程翔表示,香港的移民潮是中共迫出來的,因為中共在香港主權移交20多年來,不斷違背承諾,令人自然會產生一種「不如大家分手」的絕望想法。

程翔說:這個實際上是共產黨的慣性思維造成的。甚麼叫共產黨的慣性思維呢?共產黨大家都知道,他的管理理念是無微不至,所有事都要管,他一不管就覺得你失控,我自己覺得正因為他有這種思維,一個這麼重要的香港,他沒可能不管。另一個現實問題是,由03年開始了第一次中央迫香港就廿三條立法,令香港50萬人示威之後,開始啟動了惡性循環,即是你愈迫香港做些事,香港的反抗愈大,香港反抗大的時候,上面的壓力又愈大。

與共和國同齡的程翔祖籍潮州,年幼時隨父母移居香港。現身在加州的程翔對本台說,回歸前後香港出現移民潮,源於1989年六四屠城後港人的惶恐不安,鄧小平「拍心口」保證香港前途,讓一部分港人回心轉意決定留下。可是,現今中共領導人的態度已經不一樣。

程翔說:六四之後不久,1992年的鄧小平南巡講話,他說得很清楚,就是「左比右危險」,中國吃了很多左(派)的苦頭,全國人民要銘記左(派)一樣是可以毀壞整個中國,而且講到誰不改革,誰要下台。在這種情況下,好多朋友重拾信心,希望能夠通過我們自己努力,促進香港的民主化、自由化,來面對不明朗的前途,大家抱著這種樂觀的精神,所以都願意留下來。但到習近平上台的時候,中國的經濟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他自信心爆棚,就看不到香港在過去為中國作出的經濟貢獻,他更加看不到即使今日,你雖然是世界經濟第二,但是有六成的外資,到今日為止都是由香港引入。

此處不留人,自有留人處。暮年才決心出走香港的蕭若元仍然堅信,即使移居他方,也能創出新天地。他說,香港人的價值觀和優勢,不會因地域而改變。

蕭若元說:我是租了一個頗大的地方,會賣一些香港特色的東西,因為我發現很多香港我們習慣的東西,這裡(台灣)沒有出售。我在香港辦理,又一直賣台灣的東西去香港,我們會做出入口的生意。我又做一個香港人聚會的地方,又可以和香港來這裡的年輕人舉辦一些課堂,現在是每個星期一次,補習數學、補習國語,可能舉辦一些所有香港人都可參加的國語及基本台語課程。

至於選擇留守香港的人則需要勇氣。此外,年過40的陳振哲說,還需要一股傻勁。

陳振哲說:很多他們說的問題,都摸不著頭腦要怎麼去弄,都要花一輪功夫去想到底應該怎麼做,但現在還有這股傻勁去做。這股傻勁來自哪裡?來自看不過去,為何不在一個地方自己紥根,有歸屬感,在你自己的地方努力經營,這就是為何選擇留下。

2019年6月9日是香港反修例運動爆發一周年的日子,過去一年來,有近9000人被捕,而更多的香港人,仍在去留之間掙扎。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