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争2.0_香港人,归队!】浴火重生

2020-06-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抗争2.0_香港人,归队!】浴火重生

香港在过去一年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动荡,一条「送中」恶法被撤回,但换来另一条「港版国安法」。一场反修例运动重燃一班原本埋首工作的香港中产精英对本土政治的热情,但同时却加深了他们对专制极权的恐惧。有人觉得香港仍然是个适合居住的地方而选择留下来,亦有人慨叹局势已经彻底沦陷,无奈决意离开。是去是留,无论港人的抉择是甚么,不争的是「移民」已经再度成为香港热议词。(吕熙/胡凯文报道)

2019年8月13日,香港国际机场爆发反修例集会,一名「机场大叔」勇敢地站在年轻示威者和警察之间,尝试化解冲突。大叔名叫陈振哲,曾任四大会计师楼和跨国公司亚太区财务总监,十多年前开始经营殡仪业生意,年近半百的他本来可以过无忧的生活,但去年他毅然走上从政之路。

陈振哲说:我们这个年纪,你说认真要为口奔驰又不是,很丰裕又不是,若说可以享受人生,又的确社会环境是容许的。看似是你努力换取你的成果,但其实是整个社会的稳定,整个经济气候的发展,让水涨船高,是上一代的努力,遗留下来我们这一代去享受,其实是我们窃取了下一代人的享受。我们如果不走出来面对社会的转变,我们是在偷取下一代人的资源,在这一代享受了,是对不起下一代的。

在去年底的区议会选举中,陈振哲击败争取连任、建制派的陈灶良,当选大埔林村谷区议员。     现在他经常身穿西装,在烈日下奔走于田野之间。

陈振哲说:太安乐的日子你不会想很多事,反而去想怎样继续安乐,在忧患的日子你就会想如何挣扎求存。这个运动最大的启迪是,很多年轻人走到最前线,其实这些工作应该是我们年轻的时候做,但我们没有做,现在要这些年轻人来做。如果我们都是拍拍屁股走了去,其实是对他们不起。是否人人都有资格移民?就算移民是否代表你的生活好了?1997年时我没想过走,2014年时有想过,始终年纪不同了,到现在我反而没打算走。如果人人都走了,谁去发展呢?

同样是商人,又是香港资深传媒人的萧若元,上年决定随妻子移民台湾。他表示移民是个很挣扎的决定,亦别无他法。

萧若元说:我现在逐渐习惯多些台湾的生活,当然(移民)这是我非常之觉得伤心的事,因为我是很留恋香港的。习近平只是懂一套方法,就是强硬到底,权力就是一切,他不知道这样一定会摧毁香港,因为到最后我认识最多的30、40岁的人,香港的精英分子会移民离开,因为你是巨石压顶,我们是无可奈何。

一向敢言的萧若元,一直公开在社交媒体论尽时政,而且非常受欢迎。他坦言,香港的政治气候每况愈下,他身边的朋友乃至他本人都担心自己的安全。

萧若元说:近期香港的情况令我有些安全的担忧,其实很多人都为我的安全而担忧,因为拘捕了很多人。坦白来说,好像李柱铭、黎智英般拘捕我,我并不太介意,即是拘捕数小时然后释放出来,就算有甚么事,判的坐监坐一两个月,我都觉得小事一桩。但是如果现在是拘捕你,可以用基本法第14条宣布香港紧急状态,捉你回大陆,那么我就害怕,我就不是那么勇敢的人,这个我就害怕。

临别回首自己成长与发迹的香港,萧若元或多或少感到亏欠。他说,香港可贵之处,就是言论自由与法治,以往身边的好友多次传来讯息,要他收声,他都「一于少理」。惟「国安法」后,言论和法治这些核心价值恐将荡然无存。

萧若元说:香港的言论自由当然出大事了,所有媒体被收购然后被欺压。下一步如果要「一国一制」管香港,只有一种办法,把所有发言的人都抓了,不用捉很多,把全国性的「国安法」放过来,当时新加坡就是这样,把人抓去两年不用审,就没有人敢出声了。

过去一年,香港人移民的意愿大增。有香港的移民顾问公司表示,单在5月,移民查询较往年同期上升约四成,与前一个月比较亦有不少攀升。

中国问题专家程翔曾为新闻工作被中国大陆当局诱骗回国,其后被以间谍罪名判刑,身陷陷狱。程翔表示,香港的移民潮是中共迫出来的,因为中共在香港主权移交20多年来,不断违背承诺,令人自然会产生一种「不如大家分手」的绝望想法。

程翔说:这个实际上是共产党的惯性思维造成的。甚么叫共产党的惯性思维呢?共产党大家都知道,他的管理理念是无微不至,所有事都要管,他一不管就觉得你失控,我自己觉得正因为他有这种思维,一个这么重要的香港,他没可能不管。另一个现实问题是,由03年开始了第一次中央迫香港就廿三条立法,令香港50万人示威之后,开始启动了恶性循环,即是你愈迫香港做些事,香港的反抗愈大,香港反抗大的时候,上面的压力又愈大。

与共和国同龄的程翔祖籍潮州,年幼时随父母移居香港。现身在加州的程翔对本台说,回归前后香港出现移民潮,源于1989年六四屠城后港人的惶恐不安,邓小平「拍心口」保证香港前途,让一部分港人回心转意决定留下。可是,现今中共领导人的态度已经不一样。

程翔说:六四之后不久,1992年的邓小平南巡讲话,他说得很清楚,就是「左比右危险」,中国吃了很多左(派)的苦头,全国人民要铭记左(派)一样是可以毁坏整个中国,而且讲到谁不改革,谁要下台。在这种情况下,好多朋友重拾信心,希望能够通过我们自己努力,促进香港的民主化、自由化,来面对不明朗的前途,大家抱著这种乐观的精神,所以都愿意留下来。但到习近平上台的时候,中国的经济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他自信心爆棚,就看不到香港在过去为中国作出的经济贡献,他更加看不到即使今日,你虽然是世界经济第二,但是有六成的外资,到今日为止都是由香港引入。

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暮年才决心出走香港的萧若元仍然坚信,即使移居他方,也能创出新天地。他说,香港人的价值观和优势,不会因地域而改变。

萧若元说:我是租了一个颇大的地方,会卖一些香港特色的东西,因为我发现很多香港我们习惯的东西,这里(台湾)没有出售。我在香港办理,又一直卖台湾的东西去香港,我们会做出入口的生意。我又做一个香港人聚会的地方,又可以和香港来这里的年轻人举办一些课堂,现在是每个星期一次,补习数学、补习国语,可能举办一些所有香港人都可参加的国语及基本台语课程。

至于选择留守香港的人则需要勇气。此外,年过40的陈振哲说,还需要一股傻劲。

陈振哲说:很多他们说的问题,都摸不著头脑要怎么去弄,都要花一轮功夫去想到底应该怎么做,但现在还有这股傻劲去做。这股傻劲来自哪里?来自看不过去,为何不在一个地方自己紥根,有归属感,在你自己的地方努力经营,这就是为何选择留下。

2019年6月9日是香港反修例运动爆发一周年的日子,过去一年来,有近9000人被捕,而更多的香港人,仍在去留之间挣扎。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